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22章

教父【四】

杰瑞.穆楠.礼扎并没有立刻用枪崩了章片裘,他期待看到这个扯谎又荒谬的唐人惊慌失措、跪地求饶的模样——刚才你装什么气定神闲呢?

最烦装逼的人!

但让他吃惊的是,眼前这个男人并没有惊慌失措,更没有跪地求饶,脸上露出刚刚出现过的疑惑神色,摊开了手,“难道,意大利只有你一家人姓礼扎吗?意大利就一个教父?”

杰瑞.穆楠.礼扎是西西里南部礼扎家族的小儿子,虽是小儿子,但他除了勇敢、冲动之外,还有着西西里人骨子里的骄傲。

这种骄傲,在章片裘轻描淡写的回答下,仿佛拉屎时,一屁股戳屎尖子上了。

这让他很不爽。

漆黑的枪口猛地上挑,从咽喉处换到了额头,是啊,礼扎家的小儿子最喜欢打头,子弹打过去后,会在尸体的后方喷出一团血雾,那是弹药的余晖、血、脑浆形成的艺术。

意大利人真是天生的艺术家,尤其是我杰瑞.穆楠.礼扎,眼前这个东方男人是个什么鬼?

魔鬼吗?

枪都他妈的抵着头了!

这人的手依旧松弛摊开,眼底依旧疑惑,就这么看着杰瑞.穆楠.礼扎,就像刚从楼梯上下来时一样,仿佛他做了多么愚蠢的事。

说起来真是奇怪,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那个在西西里南部拼杀出来的礼扎家族的教父。

是啊,教父有很多。

在意大利的文化里,父母会选择一位可靠的、具备良好品质的男人作为孩子的教父,由教父赐予孩子教名并作为宗教信仰的引路人,引导他们传统的信仰并解决孩子生活中的困惑和难题。

在西西里,若是能得到极为有能力的人拜为教父,那真是一件幸运又幸福的事:这就是靠山。

杰瑞.穆楠.礼扎的父亲,就是很多很多人的教父——他们都渴望能得到礼扎家族的庇佑。

而他的父亲却总是用这种……这种……和此时这个东方男人一样的眼神看着他,总是训斥他,“你这个色厉内荏的草包,如果做事每次都不仔细斟酌的话,没有一个人会希望你成为他孩子的教父!”

难道……

难道是我搞错了?杰瑞.穆楠.礼扎挠了挠头。

的确,意大利不止他们一家姓礼扎,也不止他们家一个德高望重的教父。

“枪放下吧,朋友。”章片裘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的迟疑,这迟疑便是生机,他的手拉开椅子后,伸出手,做出了握手的姿态。

这时,章片裘的余光瞥见被撞倒在地的李,他应该是也嗅到了生机,立刻爬了起来。

糟糕!

在对方没有觉得信任之前,李不该动的!

杰瑞.穆楠.礼扎觉察到了左方有动静,他的枪口瞬间调转。

砰!

枪响,血雾喷了出来。

血雾不浓,远没有打破头的时候那种漫散开一米多的视觉效果,只是极小极小的一团。

杰瑞.穆楠.礼扎握枪的手微微颤抖,他无比震惊地看向章片裘。

只见章片裘的脸,瞬间狰得铁青,豆大的汗水就这么像被泼上去般,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他的手,在这个瞬间竟一把抓住了枪口!

子弹穿过他的手掌,伴随着这一握,微微偏离了方向打到了李左腰旁的地上。

下颚处死死咬着,剧烈的疼痛让他脸部的肌肉不可控的抽搐了起来,打穿的手掌脆骨头渣和血管从不多的肉内翻出来,血液沿着枪口往枪身处流淌。

“全是血,我没法和你握手了,朋友,抱歉。”章片裘眼底露出笑,他并不管脸上皮肉不可控地抽搐,将受伤的右手放到背后,用左手坐了个请的手势。

杰瑞.穆楠.礼扎的心脏,从未跳得这么快。

若不是亲眼看到,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这人哼都不哼一声已经令人敬佩,居然挨了枪子之后还能情绪如此稳定说:朋友。

怎么办,他又想起自己的父亲。

父亲作为教父,总会教育所有的子女:“我们西西里人在没有绝对掌控事态之前,没有动怒的资格”;“能在极度愤怒时压下怒火的那一个,才有可能成为最后的赢家”;“压下怒火,比发泄怒火更让对手胆颤,这是西西里的文化,你们要记住。”

杰瑞.穆楠.礼扎的血疯狂地涌,手放到额头上摸了摸,又蹭了下鼻子,看了眼刚爬起来闯了祸的那个傻大个——此时的李,眼睛瞪得仿佛一头牛。

身后的意大利人们后背全都湿透了。

“请坐。”章片裘说道。

杰瑞.穆楠.礼扎坐下了。

接下来,章片裘说了一些话,但这位被人称为杰哥的礼扎家小儿子却不知怎的,开始耳鸣了起来。此刻的他终于明白了父亲那几句话之正确——压下怒火,比发泄怒火果然更让人胆颤。

“这里面应该有误会,我与西西里最北边位置,他们也姓礼扎,关系不错。”章片裘说着,走到桌子的另一边,踢了谢寻一脚。

跪在地上的谢寻连忙爬了起来,看了章片裘一眼,见他看着酒杯,连忙倒酒。

章片裘的左手轻轻地在他后背拍了拍。

谢寻直起腰杆。

“最北边?”杰瑞.穆楠.礼扎侧了侧耳朵,脑子里的血一阵又一阵地涌,他真的听不太清楚。

“嗯,你住北边吗?”章片裘问道。

问这句话的时候,章片裘翘起了二郎腿,显然,他心里有数。

眼前这个被人称为杰哥的人,虽然看着凶神恶煞,但在这一带却没有兴风作浪,周围也没听过他的人收保护费。

那么只有两个原因,其一,他们家族刚到,处于打开伦敦市场的起步阶段;其二,他们是南部的。

意大利南部黑手党会配合政府维持秩序,在老百姓中国名声颇有威望,他们习惯性会与当地警局合作,而非单纯地打砸抢杀。

“我住南边。”杰瑞.穆楠.礼扎飞速地用手指头弹开几颗脑门汗,目光又看向章片裘的右手。此时受伤的右手垂在椅子一侧,血浆一丝丝流淌下来,像细长的鼻涕。

这手,应该残废了,他想。

“嗯,那就是误会了。”章片裘用左手举起酒杯,“这么着,你给我几天时间,我会去一趟意大利北部,与礼扎先生以及他的家族再见个面,到时……到时拍个合照给你,到时你也好和家里人说明,请问可以吗?”

烛火摇曳,章片裘一饮而尽。

喝完后,他微笑着看着杰瑞.穆楠.礼扎。

这位礼扎家的小儿子算是遇着狠人了,对方伤也受了,朋友也喊了,酒也喝了,事情也解释了,还替自己想到了和家里人说明需要的物件——合照,他怎么想到的?

的确,在意大利的文化里,回去他得跟父亲交代这件事的情况。

这酒,再不喝似乎就不妥了,万一,真是误会呢?

“好。”杰瑞.穆楠.礼扎举了举杯,一饮而尽。

“再来一杯,我的客人。”章片裘又举杯,“为了今天晚上这美丽的误会。”

“嗯?”杰瑞.穆楠.礼扎没料到又举杯,但‘美丽的误会’这几个字,将晚上这场冲突描述得温情了起来。

他的手还在滴血呢,礼扎心想,举起了杯,喝了下去。

“接下来这一杯,我代表黑猫酒馆全体人员,敬我的朋友,尊敬的杰瑞.穆楠.礼扎先生,你和其他朋友的到来,让我们这蓬荜生辉。”

……

眼前这个人是不是魔鬼,不清楚,但一定是个千杯不倒的酒鬼。

章片裘让医生简单地包扎,特粗鲁地将高度酒倒上头消毒,便回到了酒桌前。

酒,喝不少。

这个东方人总有那么多劝酒的词,连‘我们都讨厌法国人’都出来了。

“我们意大利人最讨厌法国人!”手下们喝得一声比一声高。

“大清国人,更讨厌法国人,他们现在正入侵我们国家,我们恨不得把法国佬剥皮抽筋。”章片裘举杯,“为法国鬼佬的无耻,为我们的志同道合,干杯!”

奇了怪了,怎么每提一杯,话都那好听、那么有道理、那么让人觉得非喝不可?

“因为我们华夏民族和你们意大利文明在很多地方是相似的,我们都重视家庭、我们的妻子都贤惠,我们的儿子都听父亲的话,弟弟听兄长的话,为我们的相似,干杯。”

杰瑞.穆楠.礼扎喝得摇摇晃晃。

虽说喝得摇摇晃晃让人扶着出来的,但该说的,他还是强调了:别诓我,千万不要诓一个意大利的黑手党家族。

“你的右手残废了,但命还在,如果让我发现你诓人我……”他记得很清楚,酒很是上头,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迷离又凶狠,手拍了拍枪,“你知道的,诓骗黑手党的下场,别耍我。”

他喝得有些多,话语有些重复,但将威胁表达到位了。

这个时期,黑手党虽并未弥漫到整个欧洲,也没有走向美国,更没有势力庞大到让好莱坞都拍摄以他们为原型的电影。

但1860年,也就是今年年初,加里波蒂统一了意大利,西西里岛并入意大利王国,伴随着统一,整个意大利陷入资源的争夺中,此时,是黑手党从零散走向几大家族的关键时期。

乱,则杀戮非常。

得罪他们或许用死可以了事,但若戏耍他们,那可比得罪邪恶的地狱之王还要可怕。

“十天,我把我认识的礼扎教父的合照或他的重要信物带回来。”章片裘承诺道。

右手虽简单止了血,但血形成血浆还在不断地流,一丝丝的。

杰瑞.穆楠.礼扎说得没错,这右手怕是会残废。

但命,的确还在。

“哎,你……”临出门时,杰瑞.穆楠.礼扎酒气冲天地回过头,看向那满院子一直跪着的唐人。

“你是他们的教父吗?”他问道。

“我是个大家长。”章片裘耸了耸肩,“不过文化不同,你也可以理解为我是他们的教父。”

“嗯,有种,朋友,记住我的话,别戏耍西西里人,否则,我会让你知道西西里的教父会如何虐杀东方教父。”杰瑞.穆楠.礼扎扯着嘴,笑容满是威胁,

“十天,只给你十天时间,我就住在科所街,很近,十天后,我亲自上门查看信物。”

“好,十天后见,朋友。我会负全责。”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22章 教父【四】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