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21章

教父【三】

深夜三点半,黑猫酒馆烛火闪烁,刻着Mafia字样的牌子黝黑发亮。

挂上这牌子,意味着这地方是臭名昭著的意大利黑手党罩着的地儿。

二楼房内,谢寻细长手指麻利地用算盘计算着账目,章片裘则一旁对账。

这一个月以来,谢寻这少年很是寡言,但干活极为麻利,有时候章片裘还未抬眼就知道要拿什么,只是总是习惯性地跪下,腰肢软得很。

“不要动不动就下跪,男人得腰杆硬。”章片裘说道。

“谢谢章先生教诲。”谢寻跪下道。

无妨,他还小,可以教,日子长着呢。

年纪如此小就成了阉人,实在是可怜,章片裘比他年长十几岁,看到他就像看到自己那小学六年级的小侄子,很是疼爱。

有时候深夜了还会去房间看看被子盖好了没,别凉着了。只是每一次,他刚推开门就感觉到谢寻醒着的,刚开始会立刻爬起来跪到地上,后来熟悉了些,许是怕辜负了章片裘的心意,明明警醒着却闭上眼,佯装睡着。

想必,这少年短短的十二年人生,活得如履薄冰。

无妨,他还小,慢慢养,日子长着呢。

“算好了,章先生。”

谢寻将所有账目对得整整齐齐,腰肢塌着,递了过去。章片裘接过,手在他后背拍了拍,谢寻连忙直起腰,只是双手依旧垂着。

“你真聪明,股份制算法只教了一次就会了。”章片裘赞叹道。

络绎不绝前来投奔的都是可怜的奴才,有些带了盘缠,大部分身无分文,要收留他们、养活他们,光靠着琳娜酒馆的收益可不行,得让人凝聚在一起,劲儿往一处使才行。

股份制,是章片裘的办法。

若你有盘缠,可交给酒馆,根据盘缠的多少计算股份,盈利了按照股份多少来分红;若你没盘缠,那就出力,给你工资,可以自己花,若想入股,可优先。

这种方式对于大清国人来说实在独特,哪有主子和奴才吃一口大锅饭的?

但对于此时的英格兰来说并不陌生。

毕竟,哪怕是1860年的欧洲,大英帝国采取股份制公司也已经几百年了。

“我们这盘子太小了,大伙儿别说分不了多少,吃的估计都不够。”琳娜嘀咕着,“不像东印度公司。”

三四百年前,侵略他国的列强们为了方便瓜分战果,形成了股份制公司。

1554年,美国攻打墨西哥,成立了墨西哥股份公司。

1557年,英法联合攻打西班牙,成立了西班牙股份公司。

至于琳娜口中的东印度公司,是1600年英法联军对印度发动战争时成立的。

如今,1860年了,东印度公司日益庞大,成为了攻打大清国背后的最重要的股份有限公司。打完了,大清国白花花的银子,数不胜数的赔偿款、各地区买卖利润怎么分,就通过这家公司。

拿黑猫酒馆的股份制和东印度公司比,这女人实在是想钱想疯了。

“先活下来,活下来后再谈赚钱的事。”章片裘笑了笑,“你大概不知道我们的韧性,无论命运将我们抛到哪,只要能活着,就会往下扎根,就能生机勃勃。”

我们?

琳娜背过身去,显然,这‘我们’里没有她。

自然没有她,文化不同,一个是东方文明古国,一个是雄心勃勃的大英帝国。

“再生机勃勃也不过是一群唐人,这可是大英帝国,你这块黑手党的假牌子能管多久?”用舌头润了润突然干涸的唇,琳娜言语中是带着气的,“章片裘,我为你们这群人冒的风险是不是太大了?”

后院内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又进来了好几个唐人。

此时的后院摆满了桌子,李端着一大盆约莫得四十多斤的牛肉给人添菜,满屋子全是饿得前胸贴后背狼吞虎咽的唐人。

“慢慢吃,还有,还有的。”李高声说着。

正如琳娜所说,这可是大英帝国的地盘。

大清,在自己的国家都让英法联军打得山河皆破,想杀你便杀你,更何况远离大清的英格兰本土。

“大家别怕,这里安全,我们有黑手党罩着。”李宽慰着惊魂不安的众人。

立黑手党的牌子,这也是章片裘的主意。

他的预判总是很准确,不到一个月,很多仆人被老爷们毫不留情地赶了出来,如今英格兰全民反感大清国人,若不是章片裘这能收留,他们活不下来。

至于与黑手党的交情,自然是假的。

“靠你我当然护不住,我最亲密的合作伙伴琳娜小姐。”章片裘微笑着抬起头。

方才还生气垮脸的琳娜,嘴角压不住了。哼,她的娇嗔中透着得意,挑了挑眉。最喜欢别人叫她‘小姐’而不是‘夫人’了,只是她的确是个寡妇,旁人不敢叫,以示尊重也不会这么叫。

况且,‘最亲密的合作伙伴’听上去比代表同胞的‘我们’差不多嘛。

“一个假的黑手党的牌子而已,居然这么管用,真的没警察找上门,也没其他人过来生事。”琳娜感叹道。

这个举动明显是非常大胆且冒险的,若是别人要她这么多,她是不会的,可章片裘的预判总是那么准确,她觉得既然他说没问题,那应该问题不大。

此时的章片裘知道这个举动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或代价,但眼下,除了利用黑手党身份来狐假虎威一番,让这些流落街头的难民——是啊,他们沦为了难民——让他们能活过今天、努力活过明天。

这是眼下唯一的办法。

对于西西里的黑手党,虽然哪怕是历史学副教授的他也并未深入地研究过,但多多少少阅读过,他觉得,事态应该是可控的。

现在是1860年,此时的西西里黑手党虽然已经在意大利风生水起,连政府都需要仰仗他们维持秩序,但他们的手还未伸到伦敦来。

基本上,依旧是围绕着‘柠檬’这一暴利的水果,在西西里那座小岛上一手遮天。

“黑手党,他们有钱,有势力,走的又是黑道,虽然实力没到伦敦,但大部分人还是惧怕的,游离于法律之外的组织……哪怕是警署,也没必要得罪他们。”章片裘解释着。

这个时候的黑手党,还处于野蛮扩张且无恶不作时期。

不过,他们的形成还得从1790年的一项科学研究发现说起。

1790年,英国海军伤兵委员会推荐全体海军定期喝柠檬,因为科学研究发现喝柠檬能预防白血病。

正值英法两国争夺海上霸主地位的关键时期,大西洋、地中海、美洲等地的海上激战正酣,海军极多,长期出海让海员们白血病达到了泛滥的程度。

这项科学研究,无疑给英法海上霸主注入了新的健康血液。

柠檬,成了抢手货,堪称战备物资。

“不过,放眼世界,适合种植柠檬的土地并不多,此时的美国还没有开始种植柠檬……而且,西西里处于……”章片裘在房内找了找,“你有地图吗?”

琳娜摇了摇头,这东西,此时只有军方才有。

章片裘用手指沾了水,在桌子上画了下,“西西里岛不仅适合种植柠檬膏,且位于地中海贸易航线上,简直是天选之地。”

“我知道柠檬很赚钱,但有那么赚钱吗?”琳娜问道。

“今年……西西里出口的柠檬估摸着得九十万箱,这个数目远超其他农作物,且每公顷的获利是种植其他农作物的60倍。”章片裘冷笑了声。

60倍,如此巨额利润之下,起初,他们只是农场主负责保护农场的‘保安’,到‘不给钱就捣乱’的群伙,再到控制了整个港口运输的码头,继而开始黑吃黑,争夺地盘,一系列勒索、暗杀、绑架等犯罪活动开始闻名遐迩。

黑手党诞生了。

“贫穷只能产生泥腿子,财富与权力才能诞生大规模的黑社会。”章片裘说道。

挂上Mafia的牌子,就等于告诉众人,这里有黑手党罩着,无非是几个唐人投奔而已,也不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无论是当地激进的民众还是警署,没必要为了这么点事去招惹他们,凭空为自己惹上麻烦。

这个牌子,是个假的。

“被发现了,找上门来可怎么办?”琳娜担心地看着院子。

此时的章片裘知道这个假牌子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但眼下,先救人再说,况且,他判断虽然黑手党会在未来的一百多年名震全球,但此时的伦敦,黑手党很少。

按理来说……就算是有麻烦,应该也能耗一段日子。

“现在西西里柠檬产量激增,黑手党们帮派众多,竞争激烈,且迭代非常非常快,几大固定家族还未形成……”章片裘透过玻璃往外看去,外头漆黑一片,“就算是找上门来,我们随便说个姓氏,难不成他们还去核实?”

这倒也是。

琳娜松了口气,扇了扇扇子后,说道,“随便说个姓氏,这主意好。我听说,在西西里,他们手段特别凶残,杀人不算什么,他们还杀骡子呢。”

“骡?”章片裘楞了下。

“对呀,驴。”琳娜比划了下,“如果某个农场主不合作,或者黑吃黑,他们就会杀死对方的骡子,把那么大的骡头丢割下来,丢到对方的家门口!”

电影里,就是那全球闻名的电影《教父》里,教父将马的头割下来,丢到了对手的床上。

事实里,他们的习惯是割下骡子的头吗?

窗外,一只黑猫蹿了过去,阴嗖嗖的,烛火将章片裘的影子拉得很长。

“不会那么快找上门来就行,过阵子,我们就把那块‘mafia’的牌子摘下来。”琳娜松了口气。

“不会这么快的。”章片裘说道。

话音刚落,咚咚咚!大门被人粗鲁地敲响,不,应该是同时被好几个用脚踹着。

------

李刚把门打开一丝丝。

啪的一声,外头的人就把门猛踢一脚,撞到了李的额头上,下个瞬间,他庞大的身躯就被涌进来的人撞倒在地。

从几名警察的后头走出一名黑色卷发的男人,皮质的大风衣微微敞开,掏出了里头的枪。看也不看,啪的一声,打中了放在二楼那罐用于摆设的小酒缸。

酒香四溢,危机四起。

刚刚还在炉火跳跃下吃了几口饱饭的大清国人,顿时吓得全部趴到了地上,抖如颤动的豆腐。

“谁是章片裘?”杰哥的枪压到了李的头上,吼道,“滚出来!”

琳娜几乎要吓晕过去,她惊慌失措地看向章片裘,“意大利口音!不会是……不会是……黑手党吧?!”

“应该不是。”章片裘从房内走出,手放到她的后背安抚了下,声音徐缓,往下看去。

“我是西西里的mafia,我数到三,不出来,就开枪了!”底下的威胁透着浓浓的意大利口音,以及子弹上膛的声音。

来者,正是意大利的黑手党。

琳娜只觉得腿不听使唤地抖,很显然,一向预判精准的章片裘,出现了第一次失误,而这个失误,是致命的。

“我下去一趟,你别怕。”章片裘回过头看了眼脸色煞白的琳娜,说了这句话后,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抬腿往外走。

当他的身影出现在二楼栏杆处时,几杆枪瞬间对准了他。

“谁?敢在教父罩着的地方撒野?”章片裘说道,声音不高、不厉,仿佛危机并未来临,甚至透着压迫感,这种自信让底下的黑手党杰哥愣了下。

章片裘深知,慌乱救不了自己,也对危机于事无补。

他抖了抖袖子,缓步朝着楼梯那走去,只听得楼下那黑手党一声令下‘堵住!’,又是啪啪啪一阵脚步声。

楼梯暗得很,如同此刻他的心。

他们怎么会来得这么快呢?我太自大了,以为有一定历史储备就能度过所有危机,铤而走险,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章片裘一步步地往下走,步子很慢。

突然,他明白了。

虽然如今还未破北京,英法联军也没有冲入浩瀚宝藏所在地,世间的众人知道大清国富饶且国防极差,虽最终整个大清国上千万件珍品,光圆明园就一百多万件的数目,与此时他们预想的数目并不一样——他们觉得,顶多十几万件。

但……

如今鼎盛时期的大英帝国由谁掌控着军队呢?由那帮富家的纨绔子弟,可以说,能前往大清国战场的都是贵族、贵权的自己人。

这里头,就有和黑手党脱不了干系的。

“消息,传到了西西里某些人的耳朵里,他们会派人提前来布局,对,我应该考虑到这件事的,对……”章片裘恍然大悟。

他只考虑到了,这些英法的政府贵族绝对不会带黑手党玩,毕竟他们是那么高高在上,为什么发动战争?无非是为了钱、珍品,为了掠夺。

“他们不会带黑手党进入到东方古物这盛宴里,但黑手党……他们在柠檬里赚到太多钱了,他们也会想要扩充业务,是的,这个时候是他们最初扩充业务的时期,我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章片裘理清楚了这场危机的起因,眼下,是如何解决。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即将为这‘第一次失误’付出多大的代价,但内心已经为代价做好了心理准备。

眼下,镇定和保持松弛,是唯一的法宝。

见招拆招吧,他想。

刚走到一楼拐角处,几把黑色的枪口就齐齐对准了他。

只是,与这帮黑手党以最快速度冲过来不同的是,章片裘看上去不但压根没打算跑,下楼的步子还很徐缓呢。

远远地,杰哥上下打量了下。

这个拖着长长辫子,穿着黑色长褂,外头套着一看就很昂贵的裘皮袄子的唐人,就是在门口挂上黑手党牌子那位胆大包天的小子,此时被自己的人拿枪顶着。

他却不怕,也不慌。

手背在身后,朝着自己缓缓走过来,像一头吃饱了的豹,慵懒极了——这让刚刚杰哥那声‘堵住’和黑手党们着急忙慌冲过去,显得更加可笑。

“你是章片裘?”杰哥再一次问道。

章片裘没回答,目光却看向了后面,杰哥顺着他的目光也看了过去,见大树底下站着一个羸弱的黄衣少年,塌着腰。

章片裘皱了皱眉头,那少年见状,立刻挺直了腰。

……

杰哥觉得这实在太荒谬,他拔出枪,抵住了章片裘的咽喉,“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章片裘笑了笑,眼底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我实在是不懂。”

“不懂什么。”

“不懂,你为什么要找死。”章片裘摊开手,耸了耸肩,“你明明是意大利口音,怎么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没看到门口的牌子吗?”

这人表现得太镇定了,杰哥有些吃不准。

前几天,他接到了信息,说黑猫酒馆有人冒充黑手党的人,挂上了牌子。要知道此时的伦敦黑手党本就不多,连这一片谁罩着,都是昨天晚上几十个家族开了会,才决定的分给他们家。

问过父亲了,并未接受过叫章片裘的义子,也问了助手,从未有过大清国人前来合作或投诚。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这人假装他们家族的人,借他家的势来谋自己的利。

伦敦的势力本就还在起步阶段,上来就有人搞这种花样,还得了?

他今天来,就是来清算的。

枪口松了松,杰哥看了眼带过来的人,那几名意大利人显然也被唬住了。

“呃,这位是杰瑞.穆楠,我们都喊杰哥。”长官连忙出来打圆场。这大晚上的,管你是哪个家族的黑手党,他都没必要得罪。

“这位是章片裘。”长官陪着笑,“章先生,要不,您说下是哪位教父护着?也好解除误会,交个朋友嘛。”

他叫杰瑞.穆楠……

章片裘微微笑了笑,那只要不是穆楠家族,想必就不碍事,挑个很冷门的姓说吧。

“礼扎。”章片裘说道。

“什么?”杰瑞.穆楠眨了眨眼,“礼扎?见过蠢的,也见过倒霉的,倒没见过这么蠢这么倒霉的。”

院子里爆发出笑声,这几个意大利人笑得枪头打颤,杰瑞.穆楠笑得汗都出来了,一手扯着皮大衣扇了两下,“自我介绍下,让你死得明白些,我的全名:杰瑞.穆楠.礼扎。”

……

只听得楼上咚的一声,琳娜晕了过去,倒到了地上。

杰瑞.穆楠.礼扎,就姓礼扎。

礼扎家族,在意大利南部黑手党势力中,短短的三年内,异军突起,以凶狠为最大竞争力的家族。

刚派了小儿子到伦敦,正愁没人祭旗呢。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21章 教父【三】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