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19章

教父【一】

1860年9月初,庄园内。

一名小厮拿着报纸向内狂奔,在草坪上摔了个跟头后,顾不得擦掉满身的泥,连滚带爬,“老爷!老爷!不好了!大清败了!大清败了!”

一份刚刚出炉的沾满了泥土的《泰晤士报》放到了一名大清国老爷正在吃早餐的桌上。

“吵吵什么?又不是第一次败。”老爷放下碗,斥责道,“我们人都在英格兰了,败不败的有什么关系?”

说着,懒洋洋抬起手接过报纸。

啪,脆响。

汤勺砸落到了盘子上。

“怎么会这样?!”老爷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一旁吃饭的妇人拿过报纸看了眼,她不懂英文,但很少见到自己很有本事的男人如此惶恐,不由地抓紧帕子捂住了胸口。

半小时后,厨房的师傅拿着剪刀,庄园内所有男丁排成两排。

“老爷命令,所有人,剪辫!”扬长的声音在这座刚刚买下,还未来得及整理好的庄园内响起,秋天的风,吹得落叶呼啸而起,排成两排的男丁们哭了起来。

“哭什么?!世道不太平,不剪掉命都没了!”老爷怒骂道。

哭声变成了抽泣声。

老爷坐了下来,右手抓着鞭子,虽要别人莫哭,自己却红了眼眶,在那憋了一两分钟后,捶胸顿足了起来。

后头,是端坐在那裹着小脚的女人,抹着泪,手中拿着今日刚到的《泰晤士报》。

头版头条:《阿姆斯特朗大炮1500码外开炮,每炮42片弹片,清军大败》

附图两张。

其一,在非洲有27年作战经验的蒙托邦将军出发前得到的来自郎东元帅的临别赠言:

“愿上帝保佑这支军队,漂洋过海,远离故土五千海里,去为基督教和文明的神圣权利而复仇吧……你们将国旗插到了不朽的罗马在其全盛时代也从未蹭想过派兵深入过的地方!”

其中,“复仇”二字被额外摘出来,加大加粗标注在该照片的下方。

其二,战争现场照片,一群长辫子的大清国人跳下壕沟站在水里用脑袋顶着木板,用身体当桥梁协助英法联军冲进炮台。

下写:对大清国觉醒的天津子民,致以感谢。

“复仇?我们又没打他们,他们复什么仇啊?”

“是啊,这明明是他们开着船去了我们的国家,打我们,杀我们,怎么还扯上他们复仇了呢?”

“见了鬼了,这些是劳工吧?强迫去的呀,不去,人家用枪直接爆头的!这怎么拍得跟我们大清国人欢迎他们去打似的。”

师爷自然要跟男丁们解释剪了辫子的缘由,这篇报道意味着,英法联军早就占领了天津。

天津,就离北京不远了。

不,这意味着攻打北京,他们有了辽阔的后方作为补给。

“老爷,我们人都来了英格兰,输就输呗,为什么我们要剪辫子啊?”一人问道。

老爷长叹口气,摇了摇头。

这边媒体的报道,并不是什么第一次鸦片战争、第二次鸦片战争,而是正义的通商战争。

“林公硝烟,是为了我大清,这是我大清内部事务,他们有什么资格谈什么自由贸易?”一位年轻人愤怒地猛地甩手,将辫子甩到脖颈上饶了好几个圈。

“就是,而且那都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儿了,现在这个报道……我们应该是安全的吧。”

“他们不是有法律吗?按照法律,我们在这边难道也会安全问题吗?”

“对啊,况且老爷带了那么多钱财,我们又不是不交税。”

男丁们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他们死死抓着辫子。

哪有剃辫子的?荒天下之大谬。

说话间,只听得门口一片吵杂,两个外出采购的小厮一身的血,刚进门就倒了下去。

手骨断了、鼻青脸肿、身上钱财悉数被抢走,最可怕的是,头顶的辫子被粗暴地剪去,露出了流血的头皮。

瞬间,庄园内寂静无声。

半小时后,管家将满袋子的黑色辫子挪到远处大树下,伴随着炊烟袅袅,毁之一炬。

两小时后,所有的人将带过来的衣物精简得只剩贴身所穿,包括夫人带过来那金丝璀璨的华服,也打了包。

老爷摸了摸自己的短发,他很不适应,拿起帽子盖住后,又取下这顶从大清国带过来的帽子,丢到地上。

“拿洋人戴的帽子来。”他命令道。

“把带过来的所有衣物,除贴身所穿,全部丢了,立刻去外面买洋人穿的衣服。”他又命令道。

来到了英格兰,这是人家的地盘。

他们的民众支持攻打大清国,因为这是‘复仇’,也是‘自由’的战争。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来到欧洲的这些中国人是被歧视的,是被憎恨的,是会被排挤的。

似乎,要活下去且活得好,只剩一条路:尽可能地融入白人的社会。

衣服必须得换了,为防止下人舍不得偷偷穿,倒时给自己惹来麻烦,不如统统搜走烧了罢了。再者,这么多物件得腾空些,新搬家,好多东西得添置呢。

“老爷,我们这些奴才的衣服不值什么钱,夫人、小姐和您的,那可都是好东西啊,要不……卖了?”师爷很是肉疼地看着这堆积如山的衣服。

崭新的啊!能从大清国带来,那都是好衣服。

“卖了,卖给谁?能穿这些衣服的都是大清国人,而其他大清国人谁敢在大街上穿这个?”老爷摆了摆手。

“有地方可以卖,曹老爷他们家前几天就开始清理衣服了,有一批送过去,人家就要了,只是价格不高。”师爷说道。

老爷很是惊讶,问道,“哪儿?”

“黑猫酒馆。”

-----

1860年9月月中。

“头条!头条!《蒙古马队四处逃散,家禽而已》

“印度军人胜仗后高喊,大清国骑兵就是一群家禽!”

“正面迎战僧格林沁!费恩锡克骑兵团骁勇非常!印度军人欢呼,蒙古骑兵就是一群家禽!就是一群家禽!”

报童的声音响彻街头巷尾。

英国的《泰晤士报》、《每日电讯报》,法国的《费加罗报》、《新闻报》,对战事有着第一手的消息,几乎在同一天发布了这场战况。

上午九点不到,报纸售罄。

酒馆,清一色地挂上了蒙古人的大旗,只是在大旗上纷纷画上了红色的叉。

“大清国人不得入内”的字样,在各个店铺到处都是。

虽说大英帝国打的仗和殖民地实在是多,但眼下大清国战争是新鲜发生的,备受瞩目,民众们讨论着这场为了贸易的‘正义之战’。

“只有靠武力才能打开大清国的通商大门!”

“誓为我大英帝国嬴回公道!为我大英帝国合法商人的死,嬴回公道!”

三三两两的学生举着报纸,不断地宣传着、呐喊着。

所有来到了伦敦的大清国人大门紧闭,囤积了食材的还好,若没囤积的,也只能请英国的佣人代为出去购买。

庄园内,连饭都不敢做。

炊烟若燃起,怕是惹来附近民众不满——是的,任何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可能惹来他们的不满。

“可得小心啊,老爷。”师爷匆匆而进,指着外头,“刚刚有人对着我们庄园的大门放枪。”

“老爷!下水道被堵了,我们的下水道被堵了!”

“东边的果林……果林……起火了!”

接二连三,小厮们惊恐而入不断地带来坏消息。经历了这几天媒体的狂轰滥炸,从大清国来的这群中国人已经明白了,在这,他们叫通商战争,是正义的,而反抗的大清国则是邪恶的。

凭什么大清国的茶叶、陶瓷、丝绸能倾销到欧洲,而欧洲那么多好东西却不能销往大清国呢?

皇帝太傲慢了,居然说我泱泱大国什么都有,你买我的,我允许,我买你的?倒没必要,不过,尔等蛮夷来朝拜倒是可以。

而那林则徐居然敢销毁大英帝国238万吨鸦片——这给了大英帝国攻打的最好契机。

于是,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了,也就是英法口中的通商战争,为‘合法商人’和‘合法物品’而讨伐。

他们赢了。

签订了条约,谈好了可以倾销并划分了自由贸易区。

随后,林则徐虎门销烟的事件被西方媒体淡化,而他那封写给维多利亚女王的信却被炒作起来,在世界范围内,将林公营销成小丑。

“林公,竟成了小丑?”这是这些时日里,来到大英帝国后的中国人这才知道的信息。

无奈的是,第一次鸦片战争过去二十年后,这些条例开始无法满足英法等国日益壮大的资本,他们要求再次修改第一次鸦片战争签订的条约。

皇帝拒绝,于是英法联军再次拔船远洋进攻,发起了第二次鸦片战争,也就是眼下这场战争。

无奈的事,虽经过第一次鸦片战争这么多年,大清国却没有长记性,依旧羸弱、依旧腐败、依旧享乐,而英法联军的科技却蓬勃发展,这仗,输定了。

“没想到,躲到英格兰,还是躲不过这场灾难。”老爷长叹一口气。

“他人即地狱,老爷。”师爷是个有能耐的,劝道,“我们远道而来,手里头盘缠多,住着这么大的院子,英国佬嫉妒。”

师爷倒是说到了关键点。

老爷看着偌大的庄园,他带着满宅的珍宝远洋而来,丰富的盘缠原本能让在英国保持优渥的生活,却没成想……

“温老爷那边,还没回信吗?”老爷问道。

红颜酒馆的温行鹤,是贝勒爷最为信任的人,也不知为了什么任务来的,竟能让十几个贵族为他背书。

听说,他还好几次深夜拜见博物馆的潘尼兹馆长,馆长对他极好,这几天介绍了七八个理事给他。

这位老爷拖了关系,希望能去温行鹤那拜个码头。

再者,把带过来的一些瓶瓶罐罐通过他拍卖出去,换成钱财——这些古董都是好货,但眼下看来,世道太乱了,还是卖了的好。

“没呢。”师爷叹了口气,“曹老爷、刘老爷、李老爷、赵老爷都给温老爷送了拜帖,许是人太多,他顾不上。”

这就难办了。

老爷挠了挠头,本没有辫子,但还是习惯性地往后抓了抓,只觉得脖子后空落落的,怔了怔。

“不过,除了红颜酒馆,还有个地方收大清国古董,只是他们不拍卖,只收,价格没有拍卖的高。”师爷说道。

“哪?”

“黑猫酒馆。”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19章 教父【一】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