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14章

假货

琳娜一宿没睡好。

“200磅!”

她的手从被子来探出来,在空中晃了晃。

别说在现场时她亢奋了,这都第二天清晨了,依旧一想到这幕便咯咯笑得床都吱吱呀呀。

“他怎么那么镇定啊?”翻了个身,用腿夹着被子露出一半的身体,眼前浮现出拍卖现场那一幕来,他比尼维斯山都稳得住。

要说,开酒馆见的男人也足够多了,无论是浪漫的法国人、严谨的德国人,甚至意大利的黑手党,他们也没这般稳。

以前,她喜欢张扬的、有力的、强壮的,见着她就跟饿狼扑食般的男人。

就像亡夫,第一次见她就仿佛被雷劈了般,上帝见证,他当时就想把她剥光了得到手。真是男人味十足。

可章片裘的出现,让她对男人味有了新的认识。

“他也不高,算不上魁梧……”琳娜嘀咕着,又翻了个身。

闭上眼,被窝里的热气让她双颊绯红,刚迤逦非常,脑子里却忽又浮现出温默那个女人来。

这个大清国的女人走路居然是直的!要知道,其他大清国女人走路都歪着,跟个瘸子似的,那双脚极小,听说从小就用布裹着不让长大,吓死人了。

可温默却是正常的脚,而且不驼背——这可太罕见了,大清国的女人总喜欢把胸给窝起来。

她就这么挺着,意气风发,看着身材极好可是却不诱惑。

想到这,琳娜坐了起来,低头看了眼自己。

与东方人身形大多偏瘦不同,琳娜的身材很是丰腴,凹凸有致肥而不腻,而黑色的自来卷在昏暗的月光下水泽非常,像中欧时期的油画。

莫说她此时穿着的是轻薄袒露的睡衣了,就是日常穿着寡妇装,旁人也觉得诱惑的。

“他喜欢含蓄的女人?”

“温默也不含蓄啊,看着像早晨的太阳,明晃晃的,那鞭子,可真厉害!”

琳娜站了起来,学着温默的样子挥舞着手,却站不稳,一下又倒到了床上,许是觉得自己好笑,又咯咯咯笑了起来。

她是个爱笑的女人,一个寡妇看着酒馆,哪能不笑?但这么真心的、纯粹的笑,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哪有男人不喜欢我?像雾蒙蒙的麦田,看了就想播种,这可是麦德先生说的,他阅人无数。”琳娜闭上眼睛,回忆着从前。

记得,亡夫每次和自己睡觉都会激动得像第一次的小伙子般,浑身都冒热气;麦德先生也是,这个美国佬对自己神魂颠倒到了痴狂的程度,只要从美国到了英国,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立刻奔来。

每次,都在第二天下不了床。

又胡思乱想了一阵后,她回到了现实。

“光花出去却没入账的,两下就花光了,接下来怎么办啊?”从床上起来,推开窗户往章片裘窗那看了眼,见灯亮着。立刻,她转身走到窗前拿起外套,刚拿起,想了想,又放下,就这么穿着睡裙走了出去。

此时已经接近清晨,天最黑的时刻,雾气很重,他的门窗一直关着,一推门,房间里有股墨的味道和章片裘身上淡淡的茶香汹涌而来。

东方人,总喝茶,且很喜欢洗澡,总把自己收拾得很干净,昨天晚上那么晚回来,还去冲了个澡,这与亡夫身上的气味截然不同,他啊,总是酒味和干马粪的味道夹杂在一起,个把月都不洗。

听到动静,章片裘半抬眼,目光刚到她胸口的位置便立刻垂下眸子,“早。”

琳娜唇往上勾了勾。

哼,想看又不敢看的男人,她想。

走到桌子前,抬腿半坐到桌子上,俯身下去,摇曳的烛光在她胸前不断跳动、滚动,伴随着她坐上去的瞬间,抖了抖。

她微微俯身,刚想逗逗这个古板的东方人,目光刚落到了桌子上,便愣了几秒。

桌面右上角放着的画正是昨天晚上拍来的那个叫沈什么的画,而正中间是墨汁还没干的临摹品。

“你!”她大惊失色,“你画假画?”

“也不能说是假画吧。”

章片裘后退一步仔细观摩后,又加了几笔,得益于儿时父亲的严厉,送他学过画,画工不错。总之,糊弄中国人够呛,糊弄糊弄这19世纪的老外,简直是杀鸡用牛刀,小意思。

“这还不是假画?”琳娜翻了个白眼,抓到假画制作现场还狡辩。

“过个一两百年,这也是文物了。”章片裘熬红了的眼,俯身继续下一张。而这时,琳娜这才发现后面的地面上铺了满满一地。有的是全部临摹,有的是临摹部分当成一整幅。

说实在的,这些画都干了,她分不清楚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这是不道德的。”琳娜严肃了起来。

“你不卖假酒吗?兑那么多水。”章片裘反问道。

……

空气里漫起淡淡的尴尬。

咳……琳娜清了清嗓子,胸前都红了。

“过一两百年也是文物,这纸多贵啊,全是老纸呢,费了好大的劲才弄来。”章片裘抖了抖纸,满意极了。

琳娜深知这个男人是个犟种,决定的事没那么好说服,来回踱步一番后,想好了如何劝,“你这么弄,虽然短时间内能赚到钱,可日子久了,市场上知道有假货,谁还敢买大清国的字画?”

“不敢买就更好了,价格走低,我全收了。”

“你……你的目的不是赚钱,是为了作乱市场,低价收购字画?”说到这,琳娜这才恍然大悟。

如今大清国的珍品过来的不多,眼见着伴随着战争会有大批涌过来,但字画这种珍品很不好辨别,大家不敢出手。

如今没有假货的情况下,都如此,若有假货,风声一起,价格的确只会更低。

“谁说不赚钱?”章片裘指了指画,“画得多好,钱也得赚的。”

“市场乱了后,别人也会请人鉴定的。”

“正好,从我这请嘛。”章片裘摊开手。

……

假货,他出。

鉴定师傅,他也出。

真是完美闭环,那报纸上还说大清国人不懂贸易,这哪里是不懂贸易?这分明是个人精,琳娜心想。

“这才能画多少?”她驳道。

“招人。”

“白人可不会用这种笔。”

“招大清国人。”

“哪儿来的大清国人?就今天那几船运过来的?你们大清国分主子和仆吧,主子不会给你画这个,仆……人家听主子的,大老远带过来的,都是亲信,谁会跟你出来干活?”

章片裘没有接话,放下画笔,刚刚还飞扬的神采瞬间暗了下去。

她不知道的是,这些出逃的人虽然是权贵,但大清国连自己国家都保不住,又怎么可能保得住外逃在外的子民呢?

更何况,跟着出来的仆,基本上都签了死契。而签了死契的仆,莫说在这遥远的英格兰了,就算是大清国,主子家也能打死的。

“你还是太善良。不懂这些外逃的人有多狠,也不懂你的国家有多狠,很快,会有一些大清国人被赶出来,我要抓紧些,让他们知道这里可以投奔。”章片裘吸了口气,又重重地吐出来。

方才满脸的沉重淡去,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是琳娜总觉得,章片裘的身上似乎永远不会有松弛的宁静,他的眉头总会微微皱着,嘴角也抿着发力。

窗外,应已破晓。

只听得报童的声音忽远忽近,一些马车的声音也轻轻浅浅地传来。

她不懂为何会有仆人被赶出来,但那句‘让他们有地方可以投奔’,令人有种英雄之感,总觉得这个男人与她见过的任何男人都不一样。

想到这,不由地噗嗤一笑。

一个画假画来卖的男人,却给了她这种感觉,真是上了头了。

在窗口停了几分钟,两人都没说话,鱼贯而入的清新空气将房内墨水的气味和茶的气味,以及琳娜身上的香水味道和章片裘的气息,缠在一起。

光影浓了些,衬得琳娜愈发像油画般夺目。

琳娜突然觉得自己这一身单薄的睡裙,显得有些轻浮,刻意俯下的身体悄然立起来,全然没有了之前在其他男人面前的自信,也丢失了刚进门时的狂放。

她从桌子上滑下来,站在前头。

章片裘转过身,拿起自己的大衣走到了琳娜的面前,“你长得漂亮,又孤身一人,以后切莫穿这么露跑男人的房间里,男人可没几个好东西。”

他的目光只看着她的脸,并没有往下,别过头去,将衣服披到了她的身上裹了裹。

若是旁的男人这么说,琳娜定会妩媚地接上一句,“那你是好东西吗?”

但此时的琳娜却没有,她只觉得一股热流往上涌,感动、温暖,还有羞耻感卷在一起,让往日里最喜欢怼他的伶牙俐齿此刻也哑了火。

“我出去转转。”章片裘指了指门口。

“去干嘛?”琳娜问道。

章片裘没回头,只是侧脸转过来,只见他的耳朵肉眼可见地红了。

作为一个开酒馆的寡妇,她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想来,他出去冷静下。

琳娜的脸,竟突然像一个未曾嫁人的姑娘般也红了起来。紧了紧衣服,章片裘身上淡淡的茶味裹住了她。

脑子里,又想起了温默。真是的,怎么又会想起那个女人呢?若是温默如此,他会如何呢?

眼前,浮现出章片裘在马车上看向温默的那一刻,他舒展的眉头和微微前倾的身体,身上漫开浓浓的生命力。这是他在她面前从未出现过的。

“嘿,你什么时候回来?”琳娜快走几步,依靠在栏杆上俯身问道。

“我喊上李,去博物馆附近,没那么快回来,怎么了?”章片裘抬起头。

“呃,我做早餐给你吃。”她说道。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14章 假货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