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9章

小手

这二人,什么来路?

没等章片裘细细分析,只听得马匹嘶鸣,横冲而来,径直停到了红颜酒馆的正门中间。

这驾马车与众不同,后面并非只坐人,而是一个大大的敞篷方斗,里头放了颇多物件,上面盖着厚厚的皮毯子,拱起老高。

马车上刻着字:每日电讯报。

“这是报社的专用马车?”这倒是没见过,章片裘探出身看着。

还处于湿版摄影的时代的1860年,并没有实现便捷摄影,若要拍照需要带一马车的装备,除了相机和三脚架,还得带上厚重的感光板、一桶化学药水以及遮光用的帐篷。

“对!记者拍照!”琳娜开心极了,扭过头时,目光捉到了章片裘眼底的雀跃。

当时的琳娜只觉得惊讶,因为她认识他一个月以来,从未见过他露出这般孩童好奇的模样,平日里,哪怕是笑,也是因为某件事尽在掌握中微微一笑。

若用色彩来形容人的话,这个男人是黑灰色,强大又厚重。

而多年后的琳娜想起这一幕,总忍不住嘴角勾起,这是章片裘难得让自己放松的微小时刻,而在这一刻,他身上难得地多了点儿明黄色,像玻璃上折射过来的烛火。

她立刻拉起他的手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像一条泥鳅般往人群里钻。

虽然报纸上总有照片,但现实中遇到记者拍摄很不容易,毕竟这么大一堆物件呢,再说了,摄影机数量很少,通常只有采访官方时,才会用到。

这两唐人面子真大,记者来倒不稀奇,居然带着拍照机来,这太罕见了。

“真是贵客啊。”老人迎了上去。

“有失远迎,欢迎欢迎。”女人也迎了上去。

从马车上跳下来一名年轻的穿着马甲的记者,叼着烟,掀开后头的油布,露出了拍摄的一堆器材,而最上头,放着一束被压扁了的红白相间的鲜花。

“这是潘尼兹馆长助理理查德先生亲自挑的花。”记者说着,单手递上鲜花。

潘尼兹馆长助理亲选?!章片裘脸色一凝,立刻看向老人,又看了看女子。

这老人脸上永远笑呵呵的,而女子则脸色微微变了变,目光往后看看,似乎在看后头可还有人,见没有,难掩失望。

“太客气了,我温行鹤与女儿温默,谢过潘尼兹馆长助理理查德先生。”老人倒依旧笑脸呵呵的,弯腰,双手很是客气地接过花。

他叫温行鹤。

她叫温默。

章片裘微微皱眉,这两人什么来路?说她们有背景吧,却开个酒馆,做的是地下拍卖行和酒水买卖,真有背景,直接入股拍卖行便是;说他们没背景吧,开这么个酒馆,又能让14个贵族给他们背书,还能让堂堂大英博物馆馆长潘尼兹的助理亲自挑选鲜花,并喊着媒体前来拜贺。

要知道,他的助理就代表了潘尼兹,也可以说,代表了大英博物馆。

伴随着记者开始摆开设备,准备拍照,小二提过来一桶水,泼到感光板上保持湿润,人流涌动,每个人都往红颜酒馆牌匾下挤,希望能一起登登报纸,露个脸。

琳娜挤在最前头,而章片裘对上报没兴趣,往后退了退。

“再在这块‘收唐人好货’的牌子下拍一个吧,找几个唐人抱着珍品什么的,往里头走……”记者抽了口烟,目光在人群总扫了一圈,在一群白人里很容易找到黄皮黑眼长辫的章片裘,他指了指,“嘿,就你了。”

这地儿,收唐人好货。

既然是宣传,那拍几个唐人走进去的画面,的确不错。

“侧门。”记者调整着镜头,又搬起沉重的相机,挪动着三脚架,指了指正门一侧,搬运货物的小侧门。

人群安静了几秒后,一些人发出了轻轻的嗤笑。

这几天港口来了一批船只,带过来一堆的大清国人,旁边的酒馆立刻清一色挂上了牌子,‘大清国人不得入’;‘猪猡不得入’等字样。

若不是这老板是唐人,章片裘压根不可能进到这种级别的酒馆里。

走侧门,对于他们而言,这不但是毋庸置疑的,而且还已经给了唐人极大的脸面了,所以记者根本不需要询问老板,便很自然地将庞大的相机对准了侧门。

“我们走。”琳娜走了过来,拽住章片裘的袖子,声音透着生气。

她是个商人,的确视财如命,但她见不得自己的朋友被人欺负。或许是因为自己的祖上是唐人,又或许是她本性如此,就像当年流落街头的李,她本能地伸出了援手。

再说了,章片裘还有命案在身,拍摄到报纸上,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章片裘看了看侧门,又看了看温行鹤,见温行鹤面色略略尴尬,但并未开口,可见,本身他们也是打算让唐人走侧门,免得惹来麻烦。

“这位客官,您是来看特展的,还是来卖珍品的?”温默走上前来,看着章片裘。

这是章片裘第一次如今近距离接触温默。

她褪去了之前应战般的警惕和怒意,也没有面对记者的客套,脸上浮现出柔和。

怎么说呢。

她似乎是权贵后代,却有着武士的豪情,面对普通百姓不凌厉,也不霸道,而是颇为随和的善意,烛火透过斑斓的玻璃窗折射到她脸上,看得章片裘有些恍惚。

“他是我的鉴宝师傅。”琳娜接过话头。

“哦……原来如此,谢谢您赏脸。”温默用了个请的手势,“我和您一起拍一张,就站在那牌子旁,如何?”

她用的‘您’,且自己也过去一起走侧门拍,这让记者颇为诧异,再一次从黑布里探出头来。

章片裘下意识地捋了捋衣服,黑色的长褂,外面套着那老爷的裘皮袄子,辫子用香油沾了,溜光。

今儿穿得挺体面。

“你要拍?你疯了吗?!”琳娜低声说着,用力扯了扯他的衣角。

章片裘咬了牙,扭头看了温默一眼,脑子里将所有事情过了一遍后,伸出手,“好,交个朋友。”

温默看着章片裘伸出的手。

虽大清国讲究男女授受不亲,但握手是西方的社交礼仪,莫说握手了,贴面吻也常有,拒绝……倒显得很没礼貌。

她伸出手,握了握。

握得很淡,但劲儿挺大,恍惚间,让章片裘想起京剧舞台上的穆桂英。

“好吧,站这是吗?”章片裘扶正‘收唐人好货’的牌子,背过身去,做出佯装往里走的样子,将辫子露出来。

“你很懂啊。”记者很是诧异,刚刚探入黑布的头,忍不住又探出来。

要知道这可是1860年,虽然新闻媒体已经开始发达,大部分老百姓或许知道拍照的时候,人要保持静态,但像章片裘一样,立刻知道记者需要什么镜头,极少。

连后背的辫子,都刻意捋了下,记者就是要这个画面。

“略懂。”章片裘身上没有其他大清国人的那种奴才感,似乎并不在意旁人的轻视,笑道,“希望你们《每日电讯报》越做越好,早日超过《泰晤士报》,不过,小沃尔特是个媒体高手,很难超越啊。”

记者愣了下,刚刚进入厚厚黑色镜布中的头,再一次探出头来,推了推眼镜,“你一个唐人,你……你……你怎么知道小沃尔特?”

他的诧异,透着难以置信。

“小沃尔特?”温默跟着嘀咕了句,显然,她不知道。

“小沃尔特是《泰晤士报》的领头羊,现在的《泰晤士报》发行量光在英国就已经三万多份,远超《每日电讯报》。”章片裘侧过头,看向温默,耐心解释道,“一家报纸,领头羊很重要。”

“对!”这位年轻的记者显然与那群迂腐的白人不一样,他再一次推了推眼镜,从黑布那走了出来,伸出手,“你见识真广。”

温默微微侧头,眼睛眨了下。

看得出,她是佩服的,开始认真上下打量章片裘。

眼前这个男人,三十多岁。

以她习武多年的习惯,她注意到了他虎口处血茧子一层叠一层,而隔着衣服,也能看到手臂肌肉略发达。

他最近一直在练枪,是个新手,但眉眼间却极为稳重,他不是个鉴宝师傅吗?怎么……温默下意识地,右手放到了九节鞭。

就这么一打眼,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绝非文弱的鉴宝师傅。

多年后的琳娜,总会想起这一幕。

每次想起,她的眸子都会暗淡下去。

这是她认识章片裘以来,第一次看到他眉眼间有活力,那种对生活的渴望,对美好的期盼,在层层叠叠的黑灰色中透出来。

他,大概是看上这个女人了,她想。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9章 小手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