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1章

夺宝

1860年9月,晨,大英博物馆。

排在大门口等着开馆的蜿蜒的长队,浓雾笼罩之下如盘桓的巨蟒,看不到头。

“大清国还在奴才长、奴才短呢,他们就有了这么好的博物馆,还向民众开放。”

身穿黑色羊呢大衣的男人憋闷地叹了口气,将帽檐压得极低,沿着街边角暗处走到博物馆的公示栏前,这才微微抬眼,露出了黑色的眼睛。

大门一侧的公示栏,上头密密麻麻写着这几日博物馆的重要事项。

“博物馆礼聘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的自然哲学家10名,投入馆务。”

“收藏家理查德捐献600尊埃及文物、405本埃及古书籍,其中古书籍为埃及古代史、民族志等。”

“达尔文首版《物种起源》已复印,阅览室可借阅。”

此时,大清国的圆明园修得熠熠生辉,边挨打还有功夫嘲笑着欧洲人不洗澡。而彼时,欧洲却已经形成了完整的科学体系,并有大学教学系统对其支撑和延续。

男人憋着气,目光落到到了这本达尔文这本生物学巨著的消息上。

下写:上午9点,围绕《物种起源》著作中的“生物进化论”的讨论会,邀请剑桥大学生物学、植物学相关科学家主持,潘尼兹馆长亲临,学子凭借邀请函可参与讨论,民众凭借读者卡可旁听。

“潘尼兹。”

男人似乎得到了想要的信息,从嘴里吐出着三个字的同时,从兜里掏出一块糖,连带包装纸一起,丢进了嘴里。

手摸了摸背着的藏在大衣底下的枪支。

Lee-Enfield线膛步枪,11斤,沉得很。

比起现代武器,这不过是件恩菲尔德兵工厂生产的老古董,但在1860年,这就是本时代最为先进的杀人利器。

下个月,英法联军就将背着这把崭新的枪破北京,沉闷入肉的米涅弹伴随着火帽击发,一枪打瓢一个大清国子民的脑袋,风光无限。

“第二次挨英法联军的打了,大清国还不长记性。”男人压了压帽檐,疾步走到大门口那几根罗马柱后头,隐匿到了阴影处。

今天,是英法侵华战争破北京、火烧圆明园发生前的1个月,也是他穿越过来的第30天。

男人的眸子盯着长街一端,眉眼并不锐利,也无杀气,仿佛浓雾中的湖泊,无风、无景。

经过30天的摸索,早已明白不能回到现代,而历史也不可改变。

但活在这乱世,总要做点什么。

今天是个好日子。

浓雾弥漫,嘴里有糖。

宜入财、宜动土、宜杀人。

一阵风吹过,尘土扬了起来。

“呸,大门口的灰都这么大,这扩建真是没完没了。”

“没下雨就行,附近几条街的地面就没好过,坑坑洼洼的,一下雨那才叫难受。”

英国的九月份,很是寒凉,民众们紧了紧衣服,有一搭没一搭地埋怨了起来,只是虽埋怨,大家眉眼间却都是容忍和理解。

“打大清国,听说进他们的皇城,好东西多,是得扩建。”

“那群猪猡……据说遍地黄金,有数不胜数的稀世珍宝。”

“温莎城堡和荷里路德宫,还有所有的军事博物馆,都在扩。”

低头咀嚼着糖的男人听在耳里,脸上依旧没有表情,手下意识的再一次摸了摸枪。

大拇指和食指位置有一层薄茧,薄茧上覆着密密麻麻的新的血泡。

男人眼前浮现出历史书上的画面:破败的,被大火烧毁的圆明园,被掳走的文物,保守估计就有150万件。

“1500000件。”男人的脸阴影里低了下去,“光一个圆明园,便这么多,而此时的大英博物馆……”

此时的大英博物馆只有零零星星几件中国文物。

而接下来……

就是下个月,伴随着大清国收藏的历代珍宝被掳走,别说大英博物馆了,整个欧洲的博物馆、各宗教圣母院、皇家乃至私人收藏室,都将随之壮大,且世界闻名。

一个中国的文物,便能喂饱整个欧洲。

这么大的动作,大清国当真无人知晓吗?

“让让!”远处传来了马夫的声音,清脆。

马夫是个少年,也就十一二岁,很是清秀,马车刚停下便立刻跳了下来跪在地上,将瘦弱的身体拱成平的,如同凳子。

帘子掀开,穿着灰色长衫外披黑色马褂的男人抖了抖袖子,将长辫子尖尖捋到身后的布带子里头,这才探出头来,看了眼大门后,很自然地一脚踩到了跪着的少年背部,稳当落地。

右手咯吱窝下用手臂团兜着一个深色箱子,箱子雕龙盘桓,紫檀木的,看上去名贵得很。

“老爷,我去问问。”少年从地上爬起来后,飞速拢了拢黄色长衫,又朝着男人弯了弯腰,低眉顺眼的。

“多嘴。”老爷从齿缝里吐出这两个字。

黄衫少年立刻双手垂到腿侧,弓着腰往后退了几步,跟在身后。

“您好,鄙人姓章,由科登中尉引荐,前来拜见潘尼兹馆长,这是帖,请您过目。”

大门口有个警卫厅,章老爷亲自把帖子毕恭毕敬递到窗户口,方才对少年阴沉的脸此刻却绽放出讨好的笑容,英文虽有口音,但很是熟练。

这老爷姓章。

不远处藏匿在罗马柱的男人,眼底亮了刹那。

保卫只是斜着眼睛瞟了眼,便皱起眉头,“猪猡。”

猪猡,是他们对背后拖着小辫子的中国人的统称。

章老爷堆着笑,帖子也未落下。

“鄙人来献宝的,潘尼兹馆长安排鄙人今日来,说是清晨给留了时间,单独会面。”

黄衫少年很有眼力见,章老爷说话微微顿了顿的间隙,细瘦白皙的手便从兜里掏出了几个银锭子,从窗户那递了进去。

果然,钱是个好东西,虽然保卫的目光依旧傲慢,但拿过银子后推开了警卫室的门,走了出来。

保卫用下巴指了指章老爷咯吱窝下面的箱子,“打开。”

“这……”章老爷显然没料到要检查箱子,颇为犹豫,目光忐忑地看了看一侧排队的民众,脸上的笑容不敢落,“这东西很是重要,按规矩来说……证件齐全的情况下……”

“规矩?”保卫打断了他的话,觉得实在是滑稽,一个猪猡居然提“规矩”,噗嗤笑了起来,从兜里掏出烟斗点燃后,叼着。

吸了一口。

浓雾中,火星点点。

吐了出来。

烟,带着口臭喷到了章老爷的脸上。

章老爷愈发赔着笑,而下一秒,枪,冰冷地抵住了老爷的咽喉。

“这就是规矩。”保卫的枪口微微用力。

1860年的英国,不仅科技已经开始绽放,法制也日益完善,无故当众在街头尤其是大英博物馆这种地方打死一个人,是要被判刑的。

但猪猡,不算人。

来献宝又如何?

那也不算人。

扑通一声。

本就软了腰肢的章老爷立刻滑跪,头磕到尘里,手将箱子举起,抖如筛糠。

“是小的不对,按您的规矩来,按您的规矩来。”

仿佛复刻,他身后的少年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额头抵地,身体如同黏到了土里。

听人说过,这叫奴才样,是大清国的特色。

民众们忍不住笑了起来。

傲慢的保卫更是笑眯了眼,用枪口撂开箱子,斜着身体探了一眼。

就一眼。

他脸上的傲慢僵了几秒后,头往后一退,手立刻拿走了叼在嘴上的烟斗,并放远了些。

显然,箱子里东西镇住了他,他怕烟斗落灰,毁了里头的物件。

“这是什么?”保卫问道。

“档案。”

“哪儿的档案,你们大清国皇宫里头的吗?”保卫立刻扭过头朝着其他几名同伴招了招手。

几名保卫忙好奇地走出来,探头一看后,纷纷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其中一人,伸出手立刻合上了箱子,仿佛怕这浓雾弄坏。

不远处,躲在阴影处的男人停止了咀嚼,像蛰伏的兽,进入了猎杀姿态。

“圆明园,是圆明园陈设档里头的档案,用的最好的娟绣,当然,材质对于内容来说,不是最重要的……”老爷欲言又止。

“进去吧。”保卫意识到了什么,不再多问,打开了小门,指了指东边;“去那边等着。”

那边,是指这两年才新建好的苍穹般圆顶的阅览室,光收藏的古书籍就有百万本之多。

“劳您的驾了,谢谢。”章老爷从地上爬了起来,依旧哈着腰,说话间扭过头看向少年,刚刚还讨好的目光瞬间变得阴沉且高高在上:“在此处候着,有屎也憋着,别乱走,否则打死你。”

“是,老爷。”

老爷的身影消失在浓雾中。

咚……

不远处,钟声响起。

距离博物馆开门只剩最后十分钟,排队的民众躁动了起来。

那猪猡章老爷刚彻底消失在浓雾中,又有一个猪猡走了过来,不声不响的。

“有枪!”伴随着保卫的惊叫,咔嚓两声,子弹上了膛。

如今,港口停满了军舰和装备船,士兵们来来往往,而路上各种物质拖向港口,繁忙得很。

士兵背着枪、贵族背着枪走来走去,这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怎么会有猪猡背着枪。

整个队伍都惊吓了起来,往后退去。

枪,立刻抵住了男人的头,而其他几名保卫的枪则抵住他的咽喉、胸膛。

“别怕。”男人双手摊开,云淡风轻。

果然是大清国的,与刚刚那章老爷的英文有着类似的口音。

只是……

别怕?

仿佛被枪抵着的不是他,而是保卫。

不,保卫们。

面子挂不住,里子也不允许,为首的保卫脸色极差,枪愈发用力地往后压他的头。

“你是谁。”保卫厉声问道。

扣在扳手上的手,手背青筋暴起,若没有足够硬的身份,就蹦了他的脑瓜子。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归藏
加入书架
字体
A-
A+
夜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