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一卷_第19章

自缢

夜间寒凉,屋檐下,宫灯被夜风吹得四处乱晃,就连一路的影子都跟着晃晃悠悠。

沈从云赶到后院时,这儿空无一人。

小厨房里,点着一根微弱的蜡烛。窗户紧闭,隐约能看见里面好像有个奇怪的人影。

沈从云驻足停在门口,脸色瞬间苍白。

珍珠紧跟着她的脚步:“娘娘,您等等奴婢……啊!”

她话还没说完,就变成了惊声尖叫。

“快去叫人。”沈从云在来的路上,已经有了准备,所以反而能迅速镇定下来,“封锁整个景元宫,把守所有出口,不准让任何人离开这儿!”

“是!”珍珠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后院。

沈从云嗓子眼儿略微发紧,她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厨房门。

房梁上,悬挂着一条赤色腰带。那腰带打了个死结,下面吊着一个熟悉的人——陈厨娘。

陈厨娘脑袋一歪,双手无力的垂在身侧。就连她的衣服,也松松垮垮的,她用来上吊的腰带,很明显就是属于她的。

她甚至脸上还带着血色,很明显,她的死亡也就发生在刚刚。

沈从云不知道她是怎么被放下来的,总之东福壮着胆子探了探她的鼻息,颤着嘴唇说:“娘娘,死了。”

“啊?!”

“陈姑姑为什么要上吊自缢?”

“今天白天她还好好的……”

宫女们七嘴八舌的说着,个个都满脸惊吓,连靠近都不敢。

沈从云看着后院里的这些宫女太监,突然感觉有些后怕。这景元宫里,到底被安插了多少暗线?

“珍珠,你快去请皇上过来。”她面如冰霜,“还有,再去叫内务府的人过来。”

“是。”珍珠明显被吓得不轻,几乎是没有任何思考,转身就跑。

东福说:“娘娘,长生殿跟内务府不在一个方向,珍珠一个人恐怕忙不过来。要不,奴才跟她一同去吧?”

沈从云扫了他一眼,摇头拒绝:“不用了。在皇上没过来之前,你们所有人都不可以离开。”

“是。”

陈厨娘刚死不久,刚才只有珍珠一直在她身边伺候,所以绝对不可能会是珍珠。

后院光线太暗,宫女们又多点了几只灯笼,将这片小小天地照亮,连带着陈厨娘脸颊上的血管,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很快,内务府的人就过来了。

一个穿着藏青色袍子的年轻男人在一众太监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还没来得及行礼,他惊诧的目光就落在了地上摆放的尸首上。

“奴才杨海德,叩见娘娘。”

沈从云说:“杨总管免礼。本宫的这个宫女,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竟然上吊了。你可有法子查一查,她究竟是自缢,还是他杀?”

杨德海估计也是头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恭恭敬敬道:“回禀娘娘,内务府中没有会验尸的,需要叫刑部的仵作来。”

“行。”沈从云扫了几眼他身后的四个小太监,一个内务府总管,架势比她这个当皇后的还足,“让你的人去把守宫门。”

“是。”杨德海吩咐着,很快就封锁了整个院子。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皇上驾到!”。

燕昊阳在似谨和珍珠的簇拥下,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他面色寒若冰霜,冷眸扫过跪伏在地上的众人,随后落在了沈从云脸上:“皇后,怎么回事。”

沈从云咽了口唾沫,故作镇定道:“臣妾赶到小厨房时,就发现陈姑姑已经自缢了。”

“仵作可有到来?”

似谨躬身说:“奴才已经派人出宫传唤了。”

燕昊阳冷眸深邃:“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皇后,你为何这么晚了会想到来这儿?”

沈从云心底咯噔一声,木着一张脸道:“臣妾……半个时辰前,陈姑姑曾经找到臣妾,说要与臣妾坦白一件事。”

“嗯,后来呢。”

“她刚开口,宫中就起了骚乱。”她嘴唇打颤,迫不得已撒了个谎,“臣妾叫她先在殿里等候,谁知,等臣妾回去后,才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不能让他知道是我让陈姑姑回来的,不然我的嫌疑会变大!】

沈从云想着,硬着头皮说:“臣妾回想着她的异常,觉得她可能会出事,就与珍珠一同过来了。这一点,珍珠可以为臣妾作证。我们到这儿时,她就已经自缢了。”

燕昊阳听见她的心声,面色一沉,随后又恢复如初。

他明白她的难处。

“她之前,究竟想说什么?”他忽略了与她有关的疑点,问道。

沈从云有些难以启齿,毕竟陈姑姑的话还没说完,人就没了。

纵使她怀疑,陈姑姑的死跟寿安宫那边脱不了干系。这时候如果说出来,对她没什么好处。

【不行,我不能说!太后是燕昊阳的妈,他肯定信他妈更多一点!】

【说不定我如果说了实话,他会以为我在栽赃太后。】

燕昊阳薄唇紧绷成一条直线,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比刚才脸色还要冷几分。

沈从云在他压迫的目光下,只能硬着头皮开口:“陈姑姑是来求臣妾开恩的。”

“是因为姜昭仪中毒之事么?”

沈从云咽了口唾沫:“臣妾不知,她刚说了两句话,外面就传出了骚乱。臣妾便出去了,并不知道她想说什么。不过最近,景元宫中只发生了中毒一事,臣妾想,她应该是跟那件事有关联。”

【在没有确切的证据时,我决不能说真话,免得惹火烧身!】

燕昊阳见她一张本就雪白的小脸儿,此刻在烛光的照耀下,却更显得苍白,知道她一定也被吓坏了。

“嗯,朕知道了。”他声音低沉,“似谨,杨德海。这些宫人交给你们筛查,将可疑的人找出来。”

“是。”

恰好这时,刑部尚书王瑞和仵作捕快也到了,便将陈姑姑的尸体搬到一间废弃柴房中。

出了这样的事情,王瑞明显是匆忙而来,连官服都皱皱巴巴的,明显刚刚才穿上。

“皇上,皇后娘娘,微臣……”

“皇上,死者衣服里藏着一封信!”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一卷_第19章 自缢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