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一卷_第16章

她对他的不满,宛如滔滔江水

“好了吧?”沈从云再也忍不住了,暗暗翻了个白眼。

燕昊阳并未放过她的眼神,板着一张俊脸,松开了她。

笔尖轻轻蘸墨,他十指修长,握着笔在奏折上洋洋洒洒写下了批语:“皇后好像对朕有些不满?”

“臣妾不敢。”

【不满多了去了!哼!】

燕昊阳眼角微微抽搐,他忍耐限度非常高,再加上不能让沈从云知道他能听见她的心声,故而面色虽有寒霜但却什么都不说。

“渴了。”他批复了几本奏折后,突然头也不抬地说。

耳边却只传来女人深沉的呼吸声,他抬眸,果然看见沈从云侧身坐在椅子上,脑袋靠在椅背,双目已经紧闭了。

呵,想睡觉?

他重重咳嗽几声,沈从云一脸懵逼的睁开眼睛。

燕昊阳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檀木桌:“茶。”

【自己不会动手吗?你个生活残废!离开了宫女就不会生活了吗?】

饶是心中不悦,沈从云也只能乖乖给他倒茶。

燕昊阳轻抿了一口茶,眉头微微一皱:“凉了。”

“……”

沈从云又重新倒了一杯,一饮而尽:“不凉呀,还是温热的。”

“凉。”

燕昊阳就好像多说一个字都费劲似的,轻轻敲了敲茶壶,就继续批复奏折了。

他听着她窸窸窣窣端茶壶出去的声音,也听见她在心底里将自己又骂了一遍。

他哑然一笑。

这笑容无人察觉,或许连他自己都未察觉。

烧水沏茶这种事情,肯定不会轮到堂堂一个皇后去做。

沈从云提着茶壶,走到屋檐下,碰巧看见珍珠和琥珀两个人不知在说什么悄悄话。二人脸颊都微微泛红,好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似的。

“咳咳!”

珍珠圆溜溜的眼珠子转啊转,狡黠一笑:“娘娘,这么快就结束了吗?”

“啊?”沈从云没听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详细说说。”

琥珀虽然年纪大,但脸皮比珍珠要薄很多。

她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说:“奴婢们在猜,娘娘您什么时候能生下龙子。”

就算沈从云对男女之事的脑回路再曲折,也很快听明白了她们话里的意思,顿时恼羞成怒。

“好啊,你们两个!就,就算真的有点什么,现在也是白天!”更何况她跟他真的没什么。

珍珠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有些话本子,不就是这么写的么。奴婢听说过。”

“珍珠你一天天都在看什么东西!”沈从云脸颊也染上了一抹绯红,将茶壶放到了她手里,“去沏茶。”

珍珠咯咯笑道:“好嘞。”

琥珀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微微摇头笑道:“珍珠胆子可比奴婢大多了,什么话都敢在您面前说。”

“咱们三个人在一起时,没必要太过拘束。”沈从云恹恹的说着,打了个哈欠。

琥珀望着她原本清亮的眸子,此刻布满了红血丝,有些心疼道:“娘娘,您去歇息吧。皇上那儿,奴婢去伺候吧。”

沈从云原本也想就这样不管燕昊阳这儿了,趁此机会溜回去歇息。

可一想到,如果自己离开,指不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眼下狗皇帝因为姜婉儿的事情,肯定对自己有怨言。如果贸然离开,她以后还能有好果子吃么?

她只能幽幽叹了口气:“算了,我自己去就行了。对了,她这会儿有什么动向没有?”

琥珀很快就猜到了她在说陈厨娘,摇摇头道:“没什么动向,跟其他有嫌疑的宫女一样,都被限制在宫女所内,不准离开。”

沈从云知道一直这样僵持着,对破案没什么好处,于是说:“那你吩咐下去,从现在开始,不在将她们禁足。让她们一切照旧,无需担忧。”

“这……”琥珀有些不解,“倘若她起了怀疑?”

“就说,似谨公公那边已经查到了线索,毒药是从宫外来的。初步判断是有人趁着午膳时间,偷偷溜进景元宫作案的。”

“好。奴婢这就去。”

琥珀刚离开不久,珍珠就提着一壶滚烫的茶水回来了。

小厨房常年都留着火星子,只需吹一吹,然后用干枯的松针叶扔进去,就能烧旺火。

沈从云又打了个哈欠,提着茶壶走回了暖阁。

原本全部都堆在燕昊阳左侧的奏折,已经有三分之一都整整齐齐堆放在了右侧。

“回来了?”燕昊阳头也不抬的问。

“嗯。”沈从云恹恹的给他斟茶,随后继续坐回了之前的椅子,打了个哈欠说,“皇上再有什么吩咐,叫醒臣妾便是。”

这一副坦坦荡荡的样子,让燕昊阳心底一阵好笑。

刚说完那句话,她便不顾形象的打起了呼噜,丝毫不在意燕昊阳还在旁边。

宫女们都在外间,暖阁里的地火都已经凉了,睡在这里不光不舒服,而且会着凉。

燕昊阳有些无奈,脱下了外袍,轻轻搭在了她身上。

然后,将炭火炉子抬到了她脚边。

本该决定苍生生死的手,捡起了上好的乌炭,扔进了炭火炉里。

沈从云醒来时,感觉丝毫没有冷意,身上反而比睡着之前还要暖和。

定睛一看,才发现狗皇帝不知什么时候走了,桌上的奏折和笔墨纸砚已经收好了。

而自己身上,盖着一件银灰色的袍子,脚边还放着炭盆,怪不得一点儿也不冷。

她伸了个懒腰,睡在凳子上始终伸展不开身体,脖子和肩膀都十分僵硬。

“难道是珍珠和琥珀来过了?”沈从云捏着那件外裳,又看了看烧得正旺的炭火,嫌弃的把外袍放到了一边。

切,以为自己是偶像剧男主角吗?

这么冷的天,搭一件外套算什么。还是珍珠琥珀好,知道给她烧炭火取暖。

此刻已经到了晚上,暖阁的窗户透着夜空漆黑。

琉璃宫灯在夜风里轻轻摇晃,伴随着稀碎微星,相得益彰。

沈从云将外袍折叠好,这才走出了房门。

“娘娘,您醒啦?”珍珠不知在门口守了多久,笑道,“皇上让奴婢们别去打扰您小憩,奴婢便只能在外面候着了。”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一卷_第16章 她对他的不满,宛如滔滔江水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