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四章

灵蛟谷

感谢:常亦与陵、书友59928305、书友58707385、俗人俗念、书友59212601、三两才气、zhongxingqiu、阿黄的baba、砸锅卖铁人、东方舰的捧场支持!感谢大家收藏红票!

………………

冰雪山谷。

万籁俱寂。

便在这寂静山谷的一隅,白雪覆盖的树丛之间,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紧接着从中蹿出一野物。其双耳耸立,皮毛粗短,尾巴低垂,四肢矫健,双睛幽黄,竟然是头成年的野狼。

野狼现身之后,蹑足徘徊,左顾右盼。

雪后的山谷,似乎有些异样。寒风之中,好像多了一丝让它感到陌生的气味。

野狼停了下来,两眼冒着凶光。

两、三丈外,有个低矮的雪丘。如此情景,在冰雪覆盖的山谷中随处可见。而小小的雪丘竟然微微抖动起来,随之冰雪片片崩落,从中冒出一道趴着的人影,手里还抓着一把锋利的猎刀。

野狼稍稍弓起身子,“嗖”的扑了过去。

那是个年轻男子,只见他急忙从雪堆里爬起来,许是恐慌所致,竟然猎刀脱手。而猛兽已扑了过来,他顿时不知所措。

危急关头,有人大喊:

“狗子莫怕!”

几丈外的雪地里跳出一位中年汉子,挥臂掷出一把铁叉。

野狼猝然遭袭,一个翻滚躲开。

铁叉落空的瞬间,中年汉子趁机跑到年轻男子的身前,顺手捡起猎刀,摆出搏命的架势。

野狼呲牙咧嘴,作势欲扑,而稍作迟疑,又夹着尾巴,慢慢往后退去。

中年汉子也是有所忌惮。

面对一头成年的野狼,倘若伏击不成,再行猎杀,难有胜算。更何况他顾及身后男子的安危,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野狼一步一步退后,眼看着便要蹿入山林。

便于此时,林边的雪堆突然炸开,从中飞出一根木棍,直直戳向野狼的眼睛。

野狼机敏异常,抽身躲闪。木棍却虚晃一招,狠狠砸在它的腰上。躲避不及,它“嗷”的惨叫着翻滚在地。

中年汉子岂肯错失良机,猛的扑过去挥刀便砍。野狼尚未来得及反扑,已被他一刀砍下脑袋。那畜生抽搐了几下,再也没了动静。

“好险!”

中年汉子伸手擦着脸上的污血,大口喘着粗气,他庆幸之余,回头怒道:“狗子,你差点活不成了!”

“又非山獾、獐子、麋鹿、山兔,野狼吃人哩,我难免慌了手脚……”

“于野他为何不怕?”

“五伯,我也怕呢!”

于野站在林边的雪地里,满头满脸的积雪,嘴里微微喘着粗气,手里依然紧紧抓着木棍。

之前藏在雪丘里的年轻男子,是于二狗,救他的中年汉子,自然便是他爹于石头。爷俩拌了几句嘴,动手剥取野狼的皮毛。一番忙碌过后,三人来到一片树林环绕的山洼里。

山洼里存放着一头死去的山鹿,几只野兔,一袋山果,还有两捆草药。

“嗯,回去吧!”

于石头看着眼前的收获,满意的点了点头。再有几日的辛苦,此次便能满载而归。他正要吩咐两个晚辈返回继续打猎,又禁不住叹息一声。

有人走到面前,双膝跪地,一言不发,冲着他重重磕了几个头。

于石头纠结了片刻,无奈道:“罢了,随我来吧!”

……

冰天雪地里,站着两个人。

于石头,依然唉声叹气。他身边的于野,则是抿着嘴唇,神态坚决。

几丈外的山脚下,堆积着厚厚的积雪。而积雪塌陷一块,露出一个小小的洞口。

于石头伸手一指,分说道:“此处已远离枯草峡,与虎跳峡相邻。去岁今时,我与你爹追赶野物至此。洞内虚实不明,我未敢深入,你爹胆大过人,没想到他……”

于野扒开齐膝深的积雪,抬脚往前走去。

于石头慌忙阻拦道:“狗子已去召唤人手,你可不敢孤身犯险啊!”

于野没有回头,径自钻入山洞。

于石头抱怨道:“这孩子性子倔强,不听话哩……”

山洞内。

于野背靠石壁,轻轻缓了口气。

他之所以参与今年的冬狩,并非为了玩耍,或捕杀野物,而是为了找寻爹爹的下落。在他的再三央求逼迫之下,五伯终于带他来到这个地方。

此处,便是爹爹的遇难之地?

眼前,一片黑暗。

据五伯所说,爹爹遇险的时候,族人们亦曾尝试救援,却因各种缘故放弃。而爹爹的死因又过于诡异,所以没人愿意提起此事。

于野从怀中掏出火折子吹了吹。

借助火折子发出的光亮,大致能够看清四周的情形。

山洞有着一间屋子大小,布满了碎石、枯草与积雪;另有一个洞口与之连接,一时深浅难辨。

于野定了定心神,左手举着火折子照亮,右手拿着木棍探路,朝着山洞的深处走去。

洞口过人高,行走无碍。

而几步之后,去路受阻。

一堆碎石头,像是人为堆砌,封堵了大半个洞口。

于野小心翼翼爬上石堆。

手脚触动之下,石头坍塌滚落。

于野翻过石堆,石头的撞击声依然在黑暗中“砰砰”回响。他不敢过于莽撞,待四周安静下来,这才继续寻觅往前。

十余丈之后,去路已无。

于野停下脚步。

这又是一个洞穴,有着两丈多高,四、五丈方圆,却四壁空空,什么都没有,也未见其它的洞口与之相连。

五伯亲口告知,爹爹在此遇难。倘若他所言属实,为何没有留下痕迹?

于野愣怔片刻,便欲原路返回。

找到五伯,定要问个明白。

于野转身之际,脚下发出声响。他后退一步,引着火折子查看。

地上,布满碎石。碎石碓里,有件东西。

一把折断的猎刀?

猎刀仅剩半截,且锈迹斑斑,而兽皮缠裹的刀柄,竟是那样的熟悉。

这是爹爹的猎刀!

猎刀在此,人呢?

于野放下木棍,伸手捡起猎刀。便在他俯身的一刹那,忽然觉着后脊背发凉,似有一股寒风掠过头顶。

洞穴的穹顶,看不清楚,好像裂开一道石缝,并发出“哧哧”的风声,还有一团黑影在晃动。

那是何物?

于野正待看个分明,突然腥风扑面。

他猝不及防,慌忙举刀阻挡。“砰”的一声,半截猎刀崩飞出去。他吓得往后躲避,却为时已晚。令人窒息的黑暗,瞬息吞噬而至。不过闪念之间,他已被死死的禁锢在浓重的血腥之中。

于野只觉得筋骨痛疼,口鼻难以喘息,偏偏摆脱不得,亦喊叫不能。此时此刻的他,仿若陷入泥潭深渊,沉沦于神魂颠倒,冲撞于惊涛骇浪,却又身不由己,随时都将憋闷昏死过去。便在他绝望挣扎之际,忽然触摸到腰间的短刀。犹如溺水之人抓住一根水草,他抽出短刀奋力往上捅去。

“扑——”

随着一声轻微而又清晰的声响爆裂,难以忍受的黑暗天地霍然打开一个豁口。

于野拼命划动短刀。

又是“哗啦”一声。

如同江流崩岸,恰似泥浆奔涌。

于野尚自浑浑噩噩,已被“泥浆”抛了出去。他“扑通”摔在地上,可怕的束缚与难耐的窒息顿然消失。他来不及喘口气,伸手抹了把脸,使得双眼能够自如,然后带着惊恐的神情四处张望。

依旧是什么也看不见,唯有风声大作,碎石乱飞, “啪啪”、“砰砰”的震响声令人胆战心惊。

于野趴在地上,不敢抬头。

不知过去多久,飞沙走石般的动静终于慢慢消停下来。

于野悄悄爬起。

脚底湿滑,浓重的血腥味熏得他只想作呕。

于野伸手摸向怀里,拿出一个备用的火折子。他刚刚吹亮火折子,又脚下磕绊闪个趔趄。

磕绊之物,是个火把,为松枝捆绑而成,却仅剩半截,上面残存着燃烧过的痕迹。

于野捡起火把与火折子凑在一起,用力猛吹了几下。稍加尝试,火把终于燃烧起来。借着火把的亮光看去,四周的情形收入眼底。

几丈之外,卧着一堆黑色之物。看它首尾形状,竟是一条黑色的大蛇,足有尺半粗、十五六尺长。其蛇腹裂开一个大口子,从中流淌的血污腥臭不堪。

于野惊愕之余,后怕不已。

稀里糊涂之下,竟被大蛇给活吞了?

如此凶狠的大蛇,三、五个猎户也对付不了。自己被它吞进肚子,还能够活下来,着实难以想象。

那把救命的短刀呢?

若非捅破了大蛇的肚皮,今日死的便是他于野。

于野急忙低头寻找,在一滩污血中找到短刀。他将其擦拭干净,极为爱惜的揣入怀里。

侥幸逃生的地方,依然是个山洞。另有几个洞口通往远处,黑暗之中看不清楚。左手十余丈外的角落里,有个井口般的裂缝通往地下。想必那条大蛇便是藏身其中,冲着下方山洞中的自己发动了偷袭。

难道去年的这个时候,爹爹也是同样的遭遇?

若真如此,倒是错怪了五伯。即便他断定爹爹遇险身亡,却并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于野想到此处,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两行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

总以为爹爹还活着,为此苦苦等到今日,而眼前所见到的一切,将他最后一丝侥幸击得粉碎。

那条凶狠的大蛇,已然死绝。满地的血污之间,尚能看到残存的碎骨、野兽的皮毛,以及破布的碎片。其中或许便有爹爹的遗骸,却难以辨别,也无法收殓。

于野更加悲恸,泪流不止。便在他抽泣之际,禁不住眼角一挑。

越过大蛇的死尸看去,十余丈外的石壁下,竟然坐在一道人影,好像盯了他许久,却被黑暗遮挡,让他一时没有察觉。

于野的心“怦怦”直跳,不由得站起身来。

人影端坐着,没有丝毫动静。

活人,死人?

难道是爹爹?

而爹爹已葬身蛇腹,那是……?

于野顾不得悲伤,也忘却了恐惧,他举着火把,踉踉跄跄走了过去。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四章 灵蛟谷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