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四章

桃花巷

缩回手,直接便转过身来靠在门上的陈朝挑了挑眉,看着那个端着个大海碗正在往嘴里扒饭的汉子,“咋的,羡慕了?羡慕也没办法,谁叫小爷生得俊俏!”

汉子刚咽下大海碗里的最后一口饭,吸溜一声把嘴角的白菜叶子一并吞入肚中,“好看顶什么用,有老子婆娘这两百多斤来得有安全感?!”

将手中的大海碗随手放在门槛上,随手抹了一把嘴角的汤汁,牙齿微黄的汉子咧嘴笑道:“陈小子,听老子这个过来人一句劝,好看的小媳妇你小子把握不住,你这小门小户的,没那个命!”

“我说那个姑娘,哪家的啊?怎么瞎了眼看上了这穷小子?”

汉子的目光在谢南渡身上来回打量,不过倒是该略过的地方就略过,该停留的地方,也是不着痕迹浅看一眼,做得相当隐蔽。

谢南渡捧着没吃完冒着热气的红薯,也看了一眼那个汉子,眼中倒是没有厌恶的情绪,只是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注定在家里见不到的邋遢汉子。

“滚你娘的!”陈朝骂了一句,朝着那汉子竖起中指,换做以往,他肯定就坐下来和这老小子好好掰扯掰扯了,但今天不知道怎么的,才开了个头,他就没了兴致。

陈朝自认自己的这张嘴也不算差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每和眼前的中年男人吵架,都落在下风,这老小子好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每次都能精确一语致死,可偏偏两人又是住在对门,平日里常常遇见,而一遇见也免不得就是吵一场。

还是功夫不够。

陈朝咬了咬牙,朝着那边大门喊道:“婶子,你家男人说要娶李寡妇做小妾,问你是个什么想法!”

听着这话,原本还仰着头以鼻孔对着陈朝汉子脸色微变,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下来,他压低声音,“你个狗日的,这么不厚道。当心找不到媳妇儿……”

话音未落,门内就响起了一道极其响亮的声音,“周枸杞,你给老娘滚进来!”

谢南渡往汉子那边看去,隐约可以看到庭院里有个健壮妇人,手里拿着一根擀面杖。

这道声音一响起,巷子里便瞬间哄笑起来,气氛一下子变得很欢快。

听见门内声音,还是翘着二郎腿坐在门槛上的汉子恶狠狠地看了陈朝一眼,但还是扯着嗓子,一脸无所谓道:“想娶李寡妇咋了?老子还喜欢大梁公主呢,不一样捏着鼻子跟你这婆娘过日子?咋的,做不成驸马就算了,也不兴老子想想?”

汉子这话说得极有气势,不过显然在场的街坊也不是外人,这种话他们早就听得耳朵生出茧子了,因此只是等着看好戏。

忽有风起,一根擀面杖就从院子里飞了出来,正好打中那汉子后脑勺,汉子哎哟一声,从门槛上跌下,有些狼狈地坐在地面,破口大骂,“你这胖婆娘,老子等会儿把你吊起来打!”

这是这句话说完的当口,一个面容普通,但身材壮硕的高大妇人已经黑着脸到了门口,也不说话,一把抓住汉子衣领,就这么把汉子往门里拖。

看起来不是第一次了。

巷子里再度响起些笑声。

“陈小子,给老子等着……”

不情不愿进了门的汉子冷哼一声,消失了陈朝的视线里。

陈朝看着这一幕,咧嘴一笑,舒服!

……

……

“都散了,都散了。”

陈朝招招手,也不管这些街坊是不是真的要散去,他只是转身麻利地打开门,走进了那方不大不小的院子里。

院子里的布置简单,除去一张石桌之外,就只有一个长满青苔的水缸,水缸的边缘有一层薄薄的雪花,地面满是积雪,靠近屋檐的那些石砖缝隙里有些枯败的野草,正在蛰伏,看起来过了这个冬,就会顽强地生长起来。

“滚远点!”

随手抓起一团积雪,陈朝精准地砸向屋檐下的一只黑色野猫,野猫喵呜地叫了一声,借着柱子爬到房顶,转头看了一眼陈朝,消失在大雪里。

身后的少女静静跟着,不快不慢,始终和陈朝保持着一丈左右的距离。

看着陈朝做完这一切,两人这才来到堂屋前。

整座院子有些年岁了,木柱什么的,上面的漆皮掉落不少,露出的部分甚至已经遭受了虫蛀。

陈朝从堂屋拖出一把老旧的木椅和一条长凳,挠了挠头,正准备说话的陈朝便看着眼前的谢南渡径直朝着那张木椅走去,然后坐下。

“够自觉的。”陈朝嘟囔了一句,原本是打算让这谢南渡坐那条长凳上的。

但此刻他只能自己坐在长凳上,扭了扭屁股,实在是不太舒服。

她在打量这个和在破庙里完全不一样的少年。

在破庙里,这个少年果断而冷静,可到了这里,他却又像是个地痞,整个人浑身上下全是痞气。

这种变化让少女觉得很奇怪。

陈朝靠在一旁的柱子上,用手抠落一块已经要掉的漆皮,有些百无聊赖的样子。

说话的时候,陈朝的手掌一直在那把断刀的刀柄上不断来回摩擦。

那些掌心的老茧其实足以说明些什么。

能一刀砍死那血妖,说来容易,但若不是平日里的刻苦修行,哪里会有这样的结果。

“还在想那些事情?”

陈朝看到了少女眼中的悲意,如今都没有散去。

谢南渡说道:“他们一直护送我北上,从白鹿出发,一直到这里,宋伯伯更是教了我不少东西。”

“人死不能复生,想开些,人被妖物吃掉,大梁朝每天都在发生这样的事情。”

也就是在天青县城里好过一些,在大梁朝别的偏僻地方,即便是县城,只怕也说不上安全。

谢南渡摇摇头,这样的事情,她自然知晓。

坐在椅子上,她有些失神,事已至此她也知晓,除去到了神都写信回去白鹿,让家中对这些人的家眷多加抚恤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两人之间,沉默许久,一直没有说话。

不过陈朝却不在意,一个人独居的日子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没有理会她,他只是靠在掉漆严重的柱子上,有些走神的想着些什么东西。

谢南渡看了一眼外面的大雪,然后才把目光收回,有些认真说道:“你救我一命,或许我能给你一个更好的前途。”

“如果你是说要我送你去神都,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陈朝伸手接了些雪花,然后按在额头上,有些疲倦道:“有些事情,你知道,我也能猜到一些,但说透就没有意思了。”

“况且我还不想离开这里。”

听着这话,谢南渡的脸色凝重了几分,看向眼前的黑衣少年,几次想要开口,最后只是问道:“我住哪儿?”

“拢共两间房,东边那间很久没住人了,有床旧棉被,不保证暖和,你要是嫌弃,拿钱来,我等会儿去帮你买,不过说好了,到时候这东西可不能带走。”

陈朝揉了揉有些红的鼻头,一双眼睛里有些狡黠的意味。

一床棉被花不了什么钱,可现在每一枚天金钱在陈朝看来都是极为重要的东西,他可不愿意在这个上搭半点上去。

“还有,你要住几天?甭管几天,反正每天十枚天金钱,就当每天你的开销了。”

“你好像有些贪心,在这里十枚天金钱至少也能吃好几个月了。”

少女是出生在那些高门大户里,但不意味着她就是那种问何不食肉糜的女子。

天金钱是大梁朝流通的钱币,只是这种钱币更多地会在那些大户和修行者之间流通,生活在大梁朝底层的百姓则是用刻有大梁通宝四字的铜钱作为日常使用。

一枚天金钱,足以兑换百枚大梁通宝。

“小门小户,这不想着能挣点就挣点?”

陈朝满脸堆笑,活脱脱一个市井小民的样子。

听着这小门小户几个字,谢南渡没来由地想起了之前在门口陈朝和那汉子的对话,

那些话要是被教自己圣贤道理的那些读书先生听去,只怕肯定会气急骂一句粗鄙,但也同样是从来没有听过这些的她却没觉得有什么反感的,但也谈不上喜欢。

“我不嫌弃,至于每天开销,一枚天金钱。”

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和这个少年,好像关系拉近了一些。

“你这也太能讲价了吧?没有你这么砍价的,五枚好不好?再不济三枚!”

“就一枚。”

谢南渡看着他,没多说什么。

陈朝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说道:“一枚就一枚。”

他嘟囔了几句,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他本来就是狮子大开口,此刻没能成,也在情理之中。

天色渐晚。

谢南渡朝着东边的屋子走去,陈朝则是在房檐下打量着她。

不多时,谢南渡去而复返,远远地丢出一个钱袋子。

“去买棉被,这是钱。”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四章 桃花巷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