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难哄:王爷离我远点

宠妃难哄:王爷离我远点
宠妃难哄:王爷离我远点
一件蓑衣
架空历史 7.0万字5312人读过
书架
亦正亦邪的文案:
 睿王萧成枫是个厉害人物,连太子都要忌惮他三分,可惜这样的人却有一些不好的传闻。传闻他撬八十岁老头的墙角;六十岁老太太见过他的容颜后为情而死;自从他出宫建府后,皇城附近的尼姑庵里就多了许多未看破红尘,正准备看破红尘的小尼姑。
  潘媛媛是个厉害人物,自从她出现在萧成枫的人生里,萧成枫的身上再没有了那些奇怪的传闻。只是皇城附近的尼姑庵里多了更多的未看破红尘,正打算看破红尘的小尼姑。
  萧成枫:遇见她才知道什么叫爱情。
  削魂谷主:命运的捉弄是一辈子的纠结,错过了,错的是什么?
  潘媛媛:我们的错过,错的不是相遇的时间,是我拥有的太多。愿来生我一无所有,陪你天涯海角,白头偕老。
  注:削不是错别字,削魂就是能把魂削掉,说法虽然有一点儿夸张,但是男配的武力值确实很高。
虐恋情深 宫廷斗争 江湖恩怨 欢喜冤家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纵横APP免费看
第二十二章 亲祖母 2019-04-21 21:34:20

目录(共 22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试读作品圈子
发布评论

第一章 花开了,老祸害死了

初春的清晨虽不如冬日里那样冷到骨子里,却也依旧是寒风飒飒。此时正是卯时初,安王府里的下人们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无论是前院、后院、偏院、还是其它各处园子、绣楼,再或是各处角落里的小院都能看到行色匆匆却又脚步踩的极轻的下人们。

安王府在城东最好的地段上,也是最大最奢华的一坐府邸,安王府的气派是这京城里数一数二的,足足有三个一品官员府邸那么大。按理来说这么大的府邸,府里应该显得空旷、清幽、雅静一些,但是安王府却是京城里除了茶楼和青楼外最热闹的地方。这个形容一点儿都不夸张,安王府里人口实在是多,光安王自己就有整整九十房小妾,再加上他的儿孙们还有儿孙们的正妻、小妾••••••安王府里到底有多少主子,大概只有安王府的大管家知道,连安王本人都不一定知道,这么多的人口,平日里勾心斗角、鸡毛蒜皮、叽叽吵吵、吵吵叽叽,不热闹才怪。

安王今年整整八十岁了,人生已经临到尽头,平日里很少搭理府里那些鸡毛蒜皮勾心斗角的事情。对于安王来说,如今的人生里只剩下一件事情可做,那就是行乐、行乐、行乐••••••

安王曾经戏言:要在活到一百岁的时候娶第一百房小妾。这话传到百姓们的耳朵里,百姓们在私底下编排他:等活到九十九岁的时候他就归一了(死了),哪有机会娶第一百房小妾?不怪百姓们这么编排他,实在是安王这个人就是个老祸害。

“死人啦!”

安王府里离正院不太远的一座偏院里,传来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叫声,叫声里似乎还夹杂着惊恐和颤抖,可是这嘹亮的一嗓子吼声就像是汹涌澎湃的大海上滴进了一滴水,没激起一点儿涟漪。下人们依旧是该干嘛干嘛,主子们依旧是窝在被窝里懒得动弹。笑话,这安王府里哪一天不死人?死人很正常,不死人才是怪事,又不是安王死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听到那一嗓子吼声的人们这么想着,心里有点儿鄙夷那个大惊小怪的人。

“安王死啦!”

依旧是刚才的女声,声音依旧尖锐刺耳,声音里依旧是带着恐惧和颤抖,这一声吼叫声里似乎还带着一点儿不可置信。

这一嗓子吼叫声传开,府里静了半刻钟,之后突然整个府里炸开了锅。各处忙碌的下人们最先反应过来,纷纷停下手里的活计,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又半刻钟过去后,传出声音的那座院子里已经挤满了人。这是安王第八十八房小妾住的院子,叫结香院,住在这座院子里的那位小妾就叫结香,长的妖娆妩媚,似有万种风情,极得安王宠爱,那位小妾进府时安王把她安排在这座小院里,将原来得院名改成那位小妾得名字。

如今安王赤条条地躺在内室的床上,喉咙上插着一把剪刀,眼睛睁得大大的,脖子周围汪了一大滩血,此时已经凝固,一条胳膊搭在床沿上,手里还攥着一把头发。

内室里没有那位小妾的身影。一位十三四岁的小丫鬟窝在角落里捂着眼睛,埋着头,瑟瑟发抖。这个小丫头应该就是刚才发出吼叫声的那个人,小小的年纪能吼出那么嘹亮的一嗓子也真实难为她了,一定是惊恐到了极致。

听到吼声后最先奔进来的丫鬟们这时候都惊恐地退到了院子里,都是年轻的姑娘们,谁敢看赤条条的男人身体,还是个死人的尸体!可是这些丫鬟们又不想离开这里,好奇心使得她们想要留下来看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围在内室里的都是男仆们,这些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却谁都不知道安王到底是被什么人害死的。安王府里养了为数不少的护卫,按理说没有刺客能悄无声息地潜入安王府里刺杀安王。

又半刻多钟过去后,六十多岁的老世子急急忙忙奔进院子里,因为奔的急,头上都出了汗。此时他顾不上擦一把头上的汗,一路奔到内室里,嘴里嚷嚷着:“父王,父王,你死了?”

围在内室里的男仆们见世子风风火火地奔进来,便都自觉地退到两旁,中间让开了一条道,站到两旁等待着世子看到内室的场景后的反应,此时谁都没有注意到世子嘴里喊的那句话不太恰当,连世子本人都没觉得他那句话有问题,似乎那句话合情合理。

视线豁然开阔,床上的场景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世子的眼里,世子似乎是被眼前的场景骇到了,猛地趔趄了一下,又扶着门框站稳了,呆愣愣地朝床上望了一会儿,似乎是心神稳定了,松开了扶在门框上的手,抖着腿,颤颤巍巍地走到床边儿,伸手往鼻子底下探了探,此时床上躺着的安王早没了鼻息,已经死的透透的了。

“父王啊!你怎么就走了呢?呜••••••呜••••••”

安王世子歇斯底里地吼了一声之后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趴在床沿上埋头痛哭。见此场景,围在两旁的男仆们纷纷上来将安王世子拉起,众仆人们你三言他两语地劝解着,安王世子顺势从地上起来,抬起袖子擦了一把似有似无的眼泪,也许是安王世子擦的太快,反正等围在周围的仆人们朝安王世子的眼角望去时,安王世子的眼角没有一滴泪痕。

其实安王世子此时的心情有点儿复杂,原本以为安王那么长寿,他这个安王世子不一定能活的过安王,也许到死的那一天他都只是个安王世子,他也做好了一辈子当个安王世子的准备了,可是安王却突然死了。此时安王世子的脸色其实是有点儿怪异的,难过和兴奋夹杂在一起,他自己也不知道是难过多一点儿还是兴奋多一点儿。

男仆们都在劝解陶宏,可是陶宏还沉浸在几种复杂的心绪中,不知道如何是好,接下来到底该干什么。

平日里跟在陶宏身边儿的仆人廖明东此时才赶来,他原本是跟陶宏一起往这里奔的,路上却不小心绊了一跤,崴了脚,此时一瘸一拐地进了门,先望了一眼陶宏,又望了一眼床上的场景,然后走到陶宏身边儿低声说道:“世子,为今之计该先查出是谁害的王爷,王爷一看就是被人谋杀的。”

这句话似是一语惊醒了梦中人,陶宏瞬间回了神儿,“对,对,该先查凶手的。”陶宏这才往周围扫了一眼,问围在周围的仆人们:“是谁最先发现王爷遇害的?”

围在周围的男仆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又都摇了摇头,最后大伙儿的视线一起转向那个还窝在角落里捂着眼睛埋着头瑟瑟发抖的小丫鬟身上。

不知是谁最先开口说道:“回世子爷的话,奴才们也是听到吼叫声后奔过来的,奴才们进来时王爷已经遭遇不测了,屋子里只有那个窝在角落里的小丫鬟。”

陶宏此时才注意到角落里还窝着个丫鬟,不待陶宏有所动作,廖明东已经一瘸一拐地走到那个丫鬟面前,准备用脚踢一踢那个丫鬟,却因为一只脚崴了,另一只脚要踩在地面上,腾不出脚,没办法踢人。

“抬起头来,世子爷有话要问你!”

廖明东沉声喊了一声之后又往一边儿挪了挪,那丫鬟听到廖明东的喊声之后哆哆嗦嗦地抬起头,放下捂在眼睛上的手,恰好就看到世子陶宏正站在不远处寒着脸看着她。

“世子爷,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呜••••••奴婢进来时王爷已经遇害了,呜••••••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呜••••••”那丫鬟一边儿说着,一边儿哭着,又往角落里缩了缩。

陶宏瞅了几眼那个哭的眼泪鼻涕,身子抖的像是筛糠的丫鬟之后就嫌弃地移开了眼睛,视线落到那个丫鬟身旁站着的廖明东身上,吩咐道:“先把这丫鬟关起来,严刑拷问,再派人去衙门里报案。”

“是,奴才这就去安排。”廖明东说完后朝着陶宏弯了弯腰,待陶宏挥了挥手后便一瘸一拐地往外走,走了几步又停下脚步回过头问陶宏:“世子爷,我们用不用再另外派人调查凶手?”

“当然要调查啊,贼人敢来我安王府行凶,不要祖坟了?”世子陶宏说完后愤恨地跺了跺脚,好似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他的威严。

“是,奴才明白了,奴才这就安排人去办。”廖明东依旧是朝陶宏弯了弯腰,然后转身一瘸一拐地向外行去。

世子陶宏转过身朝身边儿围着的一群男仆们皱着眉头低吼道:“留下几个人处理这边儿的事情,其他人都散了,该干嘛干嘛去。”

世子的话音一落,几个胆子壮的男仆留了下来,其他人蜂拥似的往外涌去。还没涌到院子里,院子里又进来了一群人,最先涌进来的是世子陶宏的十几个年纪大一些的弟弟,还有跟在他们身边儿的仆人们,院子外面还有打扮了一番后又急急忙忙地跑过来的安王的小妾们,还有小妾们身边儿的丫鬟们。院子里挤满了人,想要出去的出不去,想要进来的进不来,院子里的使劲儿往外挤,院子外面的使劲儿往里挤,那劲头,就好像枝头待要绽开的花苞,正使劲儿地想要绽放。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HCY喜欢SCX

    描写跟主要情节相关的不多,太繁琐,不该有的该有的细节全写出来了,像记流水账

    2020-02-14 16:39:55 ·来自四川
    评论
  • HCY喜欢SCX

    沙发沙发

    2020-02-14 16:16:46 ·来自四川
    评论
  • 书友44466281

    离圣签到

    司空前来大神宝地拜访,携上玄幻新作《离圣》,请给我六十章的时间,还你玄幻所有期待~ 【一片妖红枫叶,一个病弱少年,在怨情仇的洗濯下,洗却浮世的铅华如梦,濯净人生的奈何缘浅,终成离圣!】 、、、、、、、、、、、、、、

    2019-04-30 18:49:41 ·来自福建
    评论
  • 白笙啊

    晚上好呀

    签到了

    2019-04-27 18:50:59 ·来自江苏
    评论
  • 桫椤林公主

    写的好

    支持

    2019-04-25 12:01:12 ·来自河南
    评论
  • 奔跑的向日葵

    投一张红票支持你

    《初恋考卷:易先生借个吻呗》来看你了 投一张红票支持你 你怎么又不更新了啊?

    2019-04-25 15:56:06 ·来自河南
    评论
  • 汤汤的本尊

    周三签到~

    今天汤汤这里下雨了哦~湿哒哒的,不过超级清新,果然雨水专治雾霾呀~

    2019-04-24 14:10:28 ·来自北京
    评论
  • 蘅芜仙人

    回访支持

    收藏加红票支持[花花

    2019-04-24 16:53:49 ·来自黑龙江
    评论
  • 奔跑的向日葵

    投一张红票支持你

    《初恋考卷:易先生借个吻呗》来看你了 你的红票留着自己用哈 不用给我投了

    2019-04-23 15:35:45 ·来自河南
    评论
  • 迴龙三姐

    早上好

    加油加油,支持不变

    2019-04-23 10:29:32 ·来自四川
    评论
  • 石头姬

    斯炎来了

    支持下

    2019-04-22 15:59:12 ·来自江苏
    评论
  • 白笙啊

    晚上好呀

    签到啦

    2019-04-22 19:39:54 ·来自江苏
    评论
  • 奔跑的向日葵

    投一张红票支持你

    《初恋考卷:易先生借个吻呗》来看你了 投一张红票支持你

    2019-04-21 22:49:41 ·来自河南
    评论
  • 白笙啊

    下午好呀

    加油哦

    2019-04-21 14:36:22 ·来自江苏
    评论
  • 迴龙三姐

    早上好

    三姐来啦,周末愉快

    2019-04-21 07:16:29 ·来自四川
    评论
  • 书友62319102

    !!!

    写作愉快!么么哒!

    2019-04-20 21:28:28 ·属地未知
    评论
  • 迴龙三姐

    晚上好

    三姐晚签问好

    2019-04-20 21:27:04 ·来自四川
    评论
  • 白笙啊

    晚上好

    签到加油哦

    2019-04-20 20:39:09 ·来自江苏
    评论
  • 奔跑的向日葵

    投一张红票支持你

    《初恋考卷:易先生借个吻呗》来看你了 你的红票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不用给我投了哈 你自己的红票有点少啊

    2019-04-19 16:05:06 ·来自河南
    评论
  • a思义

    周五了周五了,想好怎么过周末了吗?

    周五了周五了

    2019-04-19 09:34:38 ·来自黑龙江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