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皇子

亡国皇子
亡国皇子
韩瀚
东方玄幻 3022字66人读过
书架
这是一部好看的爽文。
热血 千金 丹药 洪荒 军事 爽文 世子 一见钟情 废柴 智商在线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纵横APP免费看
第一章玄力为零 2023-05-01 08:04:35

目录(共 1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试读作品圈子
发布评论

第一章玄力为零

皇历1080年8月1日,仓岚国云断山脉。

此时一个少年骑着一匹黑色的骨瘦如柴的马匹,马是千里马,是少年在一个形貌猥琐的中年马贩子那里买来的,马贩子不识货,所以十个金币这样低廉价格买得了这样一匹千里良驹。

少年清秀的脸上满是泥泞,他本来长的极其的帅气,五官精致,且眼角有着一颗美人痣,占星师说这是这是大吉大利之相。

其实少年是在逃命,被很多的黑衣甲胄的兵士杀戳,他本来有一千玄术师组成的兵马,而今却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而已了。

他永远也忘记不了自己的亲朋好友死去的场景,他们的赤血洒在少年的脸上,他的脸上充满了恐惧与悲恨。少年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他在修行方面是一个白痴,根本无法修行玄力,只能够无力的看着挚友一个个在战场倒下。

少年的名字叫做武鹤。

看着周围的黄沙漫天,连一株有毒的植物都没有,这让武鹤不但饥饿且口渴,他已经十天没有吃的了,特别是精神上的折磨令他痛入骨髓。

“前方就是仓岚国的军营了,兄弟们,我一定会在军营里扬名立万,之后为你们报仇。”

武鹤自言自语着,这成了他唯一活下去的信念,为了那些枉死的兄弟们,他一定要变强。

瘦马踏入那绿洲之中,武鹤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到一处山涧,喝了一些甘甜的泉水便升起了火,吃着山涧里插的白色的烤鱼。

等吃饱了以后,武鹤继续上路,他此行的目的就是参军。

走在这林间的小路上,花草所弥漫的药香令人心旷神怡。武鹤略微懂点儿医术,便将一些治伤的草药吞下,身上的伤口便不再那么疼了。他的后背受了两处箭伤,这也是令他疲惫的原因。

路上有着许多形态各异的人,他们背着行囊且眼神空洞的朝着前方而去,这群人自然怀揣着跟武鹤同样的目标,但是他们只是一个凡人而已,如何跟那些玄术师相比。

只见天空之中不时有玄术师飞过,每当这时武鹤都会充满了羡慕,他也想要游历于天地之间,被清风与明媚的阳光所沐浴。

武鹤也想要站在高处俯视着整个苍生,看着那些凡人们对他顶礼膜拜。成为仙人,成了他的终极目标。

远处可以看见仓岚国军营了,那里到处都是营寨,而最中心的上方悬浮着一座巨大的殿宇楼台,想必这就是仓岚国军营大人物们的居住地。

……

“武鹤,玄力等级为零”一个黑衣苍老的玄术师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没有玄力就等同于一个废物。

望着高约十米的测试石碑,上面赫然写着零级的苍穹大字,武鹤略带自嘲的一笑,这让他想起了故国的自己,那里长满了凤兰树的花朵。他独自一个人被花雨所笼罩,而身边的哥哥姐姐们,却使劲的羞辱着他。

“武鹤,你连玄力都没有,真是给我们武家丢脸”。

只见其中一个哥哥一把将他给推倒,疼的武鹤咬牙切齿,哥哥为了表现出自己的强大,便施展玄力。他的哥哥直接让火焰笼罩着自己的白皙手掌,随着一声暴喝,他的哥哥直接一拳将一棵百年的凤兰树给击的直接倒地,扬起无数的花瓣。那一刻武鹤是悲哀的。

但是武鹤的哥哥也死了,还有很多兄弟姐妹都离他而去,死在了一场刀光剑雨中,只留下他一个人苟延残喘。

武鹤并不恨他的亲兄弟们,他们死的很是惨烈,那个平日里最爱欺负他的那个哥哥,在那场战役之中,为了保护他而死在一只三叉戟的主人的手里。他的哥哥是脑袋被刺穿而死,红色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落得满地都是。

临终前他的哥哥说:“武鹤,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以前哥哥很坏,老是欺负你,希望你能够不要放在心上。”

“不……”武鹤的眼睛与脸上满是泪水,这是一副他至死都不会忘记的画面,当他回首自己的国土时,那里烽烟四起,到处都是倒地的死尸。

从回忆中醒来,他听见了周围参军人的冷嘲热讽,那种声音与曾经的流言蜚语,何其的相似。

“没有想到居然在堂堂的仓岚国也能够遇见这样的废物,像这样的人就应该老老实实去当一个农民。”

“我们仓岚国不收这样的白痴。”

“这个少年真是恬不知耻,明明玄力为零,还敢在这个地方造次。”

……

“因为武鹤没有玄力,所以不能够参加仓岚国的军营。”那个白发黑衣的老人冷漠的说道,直接无情的宣判了武鹤的命运。

这令武鹤痛恨的咬牙切齿,他恨的那个人是自己,没有想到他居然连个普通的士兵都当不了,又何谈复国大业。

不知觉间武鹤的牙齿咬着嘴唇,一抹鲜血从他的嘴角溢出,慢慢的流淌在地上,他不甘心这样的命运。

武鹤伤心的离开了军营的门口,他的心很疼,看着自己亲朋好友一个个逝去的无力感,让他恨不得立刻变强。

看着身着紫色华服的武鹤渐渐远去,那落寞的背影与夕阳相衬托,其中一个叫做付强的少年,眼眸之中目露凶光。

当武鹤骑着那匹显瘦的马儿来到距离军营五里处,付强和他的同伴李悠然阻挡住了武鹤的去路,两人的表情得意洋洋的,显然没有把武鹤放在眼里。

付强和李悠然都是想要埋伏去谋夺武鹤的钱财,因为武鹤的紫衣价值连城,所以他们发现武鹤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武鹤皱着眉头漠然的说道:“两位兄弟,我跟你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们为什么要拦住我的去路?”

付强一副仙人般的傲然,好像他能够主宰一切一样,他道:“这里是我们的山脉,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一旁的李悠然也非常的冷酷,他充满鄙视的看着武鹤,好像在看一只蚂蚁一样,随手可以毁灭掉。

武鹤记得这两个人的名字,因为他们的玄力经过测试都在七级的样子,被那个黑袍老人欣喜若狂的收入了军营之内,是当作种子来培养的人物。

“那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武鹤有些疑惑的问道,其实他的心里已经了然于胸,多半两个人是为了劫财而来。

付强露出贪婪的眼神,这种眼光武鹤见的实在太多了,乃至于已经麻木。看着付强流着口水,舔了舔舌头的看着武鹤。武鹤的手上就狂起鸡皮疙瘩。

“你一个连玄力都难以开启的废物,却穿着一件瑰丽的华服,我都替宝衣而鸣不平。”

“就是,武鹤,你不过是一个废柴而已,会浪费掉这件宝衣的价值的。”

“你一个废物,见自己没法进入军营,就用钱贿赂那个黑衣老人玄术师,可惜人家是何等的仙风道骨,有怎么会被凡俗的钱财所吸引呢?”

武鹤知道对方来者不善,恐怕今日要死在这个地方了,知道两人见财起意,早已经对他起了杀心了。

“能够说一说你们来此的目的吗?”武鹤有些无奈,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自然是想要打劫你。”付强说这话时斩钉截铁,很显然已经将那武鹤的钱财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他见武鹤没有攻击力,自然也不需要隐瞒什么。

武鹤有些苦涩的一笑,他刚刚遭受了人生的大剧变,身负血海深仇,没有想到居然被这一群品质恶劣的小小的玄术师所惦记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付强一个闪身,快的犹如鬼魅一般,一把掐住了武鹤的脖子,冷笑连连的看着武鹤,此时的武鹤已经被一只大力的手所掐的气息薄弱了起来。

武鹤的双眼通红,浑身都在颤抖着,他用尽全力去挣扎,但是徒劳无功。

“你赶快……放手。”武鹤此时说话越来越不利索,他感觉很疼很压抑,周围的空气越加的稀薄了。

付强露出残酷的笑容,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画面,决定先不杀武鹤,想要慢慢的折磨死武鹤。

付强如铁一般的手指渐渐的伸展开来,令在原地的武鹤松了一口气,连连的咳嗽不已,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死亡是那么的接近。

“武鹤,只要你从我胯下钻过去,并且送上你所有的财物,我就大发慈悲的放过你。”付强说着作势将右腿踩在一块大岩石面,想要让武鹤爬过去,这就是付强的恶趣味,总以为他们这些人可以支配别人的生死荣辱。

“你做梦。”武鹤怒不可遏的瞪着付强,他情愿死也不愿意做这样有失尊严的事情,他从小就高高在上,俯瞰整个国家的百姓们,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

“是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付强勃然大怒,他没有想到今天遇见了一块硬骨头,但是这也激起了他的征服欲,想要武鹤像是一个仆人一一样卑躬屈膝。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暂无评论,点击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