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首辅

布衣首辅
布衣首辅
霁雪斋
架空历史 121.9万字33.7万人读过
书架
草原上万军皆溃,大厦破败之际,朝臣权相眼里只有自己,没人理会皇权的威严和皇家的延续。一个曾获罪逃亡的庶子,他出手了。
宫廷斗争 青梅竹马 兄弟阋墙 时代穿越 倾心之恋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纵横APP免费看
第二百七十章 科举大考 2023-09-21 00:03:00

目录(共 270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试读作品圈子
发布评论

第一章 缇骑纵马蹄

靖武八年暮春。

“闪开、快闪开!”

官道上,两名红衣黑斗篷的骑士策马狂奔,马蹄踩在坑洼处泥水四溅,吓得道旁摆摊的、看货的、行路的、交谈的避之不迭,引起惊叫连连。

“两个死鬼,这是做啥哩?路上有人也不顾,急着去投胎么?”有人愤愤道。

“非也,非也。此乃缇骑,来捉人的。”一个穷秀才摇头道:“尔等不知?去岁十一月太皇太后驾崩,国丧期间应天府竟有士子携妓宴饮,被人告发下狱。

那应天提学陈大人就住在本县机杼巷。他有管教不严之责已被罢免关押,想必这二位是往余干县里索拿陈大人家眷的!”

“莫胡说!”旁人对他的卖弄付之一嘁:“前日村里念告示,还在说太皇太后仁慈,叫皇上免了大水过后受灾各县的农税……。”

“想你等乡野村夫如何知道?”秀才脑袋摇得更夸张,故作神秘道:“重阳节后太皇太后旧疾复发便未再参与朝会,我京中亲戚来信说太医院日日进宫请脉,迁延一月终于崩去了。”

“啊?”众人大惊:“才一月便……?怎么这样快就……?”

“轰隆隆”地一阵雷声响过,众人猛地缩了脖子。有人轻声告诫:“都小声点吧,老天听见,要不高兴喽。”

人们轻声议论着太皇太后驾崩和陈家大祸临头的“新闻”,一面担忧地抬头看天。眼见那云幕黑压压地过来,远处透亮的地方打着闪,连原本冰凉的风也忽而变得潮湿了。

“唉,回家吧,看来今日的买卖做不成喽!”卖竹编的小老儿收起物事,回身瞧瞧天色,双手合十地叹着气念叨:

“但愿明日艳阳高照,不然咱们小百姓还不知该上哪里换油钱呢。这世道才稳当了多久呵,可千万别再变喽!”

说完,他匆匆系好蓑衣,挑起扁担,踩着道沿颤巍巍地往家去了。刚才还热闹的官道忽地静无人响,只有风头卷起落叶,渐渐地被乌云罩进无边的黑暗。

春已暮、夏将至,往年这季节大的雷雨很少见。大粒的冰雹先行而至,人们措手不及,地面被砸得“噼噼啪啪”响。

这时,余干县城西北角的一座宅子里,丫头婆子老妈妈们正扎手跳脚地忙着关窗闭户,四下里跑得如受惊的鸭群般。

若在平时,家主早气昂昂地在廊下高声呵斥:“慌什么?我李家好歹出过一位礼部老爷的,这样子成何体统?”不过今天,老爷太太们显然有更重要的话题,有些顾不上她们了。

“三弟这消息……,肯定?”问话的女人声音颤抖,手里绞着月色的丝帕,保养良好的手指关节有些发白。

“二嫂,衙门书办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该是没跑的。”她右前方坐着的微胖男子习惯性地摸摸下巴上的短须点点头。

“既如此,怎生是好?硕儿离成婚只有两月,那陈家大姑娘一看就是块种瓜得瓜的好田地……。这门亲事在县里又传扬得人尽皆知。

如今她娘家出了此等事,连休书都不得写(见注释一),若落下口实碍着五郎的运数,可怎么好!”二奶奶高氏急得跺脚,伸手拿手帕子揩眼角便骂:

“那害眼疾的劳媒婆子,做的什么好生意,我早说不该找她!”

“弟妹且莫慌,好歹我李家还是出过一位礼部主事的!”坐在上手的长房大老爷李肃见她口不择言心中不悦(见注释二),咳了声开口安慰:

“纵然缇骑来拿,值此国丧期间,遇上陛下开恩降等也有的。”他见妇人眼中露出些轻松,又一转道:

“不过陈老爷想躲过此灾怕是不能。太皇太后故去,要么皇帝亲政,要么太后出来主政。但无论如何这等案子不可能推翻,总不能让陛下背个不孝之名吧?”

“啊?照大伯如此说,这……。”高二奶奶的脸顿时又苦下来。

“此事咱们急不得,先要看陈家自己造化。”大老爷摇头道:“我李肃当年也见识过魏尚书的案子,牵连的人家不更多?

相比下陈家算不得本案主谋,不过牵涉其中,被人咬住一时脱不开身。依我看即便南京刑部定案,遇国丧大理寺判决多少要拖后。

陈家当下最多是受拘束,这期间兴许有缓,不至于一竿子打死。不过,他人事归他人管,咱们自家切不可自乱阵脚。”他稍思索对两人道:

“三弟寻个机会打点县里和府城,听听他们那边都有些什么消息风声。我去趟省城布政使司托关系。毕竟孩子们是娃娃亲,当时哪里知道后来的事?

能用银子遮过去不沾到一点儿油腥最好。不过,这打点是需要银子的,弟妹你看……?”

高二奶奶楞了下,心想果然说到银子了。可她个女人家,这样抛头露面的事情少不得靠伯子、小叔帮忙。想到这里牙关一咬:“大伯你只管说,这事……要打点多少才好?”

三老爷李严和兄长交换下眼色,故作沉吟片刻:“县里、府君那里各五百,布政使司那边……最好一千。”

“好,就如此。奴明日让李财送过去!”

李肃见她应得果决,冬瓜脸上浮现出满意神色。忽又想起,嘱咐道:“哦,还有,陈家大小姐惶急下来家虽情有可原,但避到这里既不方便,也不应该。

临到事头送女成亲,急吼吼明日便要拜堂,亏陈家大娘子想得出!这事不可操之过急。五郎与大姐儿毕竟还未成亲,相处一院多有不便,先引她去找个空院落安置。

还有,弟妹要告诉五郎莫去陈家张望,要避嫌!更重要的,你家那猢狲要看好。

他和陈家二丫头感情甚笃,这事情五郎知晓还无所谓,他若知道了,谁知会给大家惹甚麻烦?二弟当初定下两家的娃娃亲也不同我商议,如今他不在了,倒要我来费心!”

“好、好!”高二奶奶想起自己那个庶长子就头疼,不由得叹气发狠:“那小孽畜,奴叫钱氏好生拘束着,看他敢胡来!”

二房的庶长子名唤李丹,今年十五岁了。其父李穆在李府三兄弟中排行第二,原在山东做地方官。李丹生母钱氏,是父亲(李穆)在庐江任知县时纳的妾。

钱家在当地是有名的富商,外祖父相中这位年轻的知县,认为为人、学识都很不错,故而主动与他结亲。李丹三岁那年母亲去世,不久后李穆即转迁东昌知府。

他上任前回庐江安葬了钱氏,又奉岳父之命继娶了其次女,即被家里上下如今称为小钱氏的钱姨娘。李穆将她携到东昌任上,并把李丹交她抚养。

不料两人还未来得及再有子嗣,李穆在山东东昌府知府任上去世。他从做县丞到知府,积累了丰厚的宦囊。

小钱氏护着丈夫的灵柩和财产,带着李丹回到故乡,将丈夫的家产和彩礼如数奉还李家,因此被家族称道。

虽然她是李二爷在任上时收房,并未来得及拜先人、敬主母茶,但盛誉之下高氏也不得不容留她,并同意由她继续抚养李丹。

李丹晓得这“钱姨娘”不是自己生母,那位是她姐姐,这点小钱氏自己也从不避讳,她把李丹当作亲生般抚养,为的是保全姐姐与丈夫唯一的血脉。

李丹每每闯祸或做出匪夷所思之举,高二奶奶便归罪于小钱氏,抱怨是钱姨娘教养不力。

小钱氏唯唯而已,实际她清楚高氏既以此强调她的权威,同时在打以分家名义逼自己交出姐姐嫁妆的主意。

这会儿,李府后宅内,“小孽畜”推开窗看看天上。

天水骤落后还是阴云密布,四周昏暗,雨还未下透。

但他等不及了,从大厨房(给下人们备饭食的)后窗户钻出去跳进后院,这里是洒扫和花匠们住的地方,他观察四周无人,背着手若无其事穿过院子,来到旁边另一个院落。

这院是车夫、轿夫的住处,一侧便是李府的西墙。

他助跑几步,脚尖点地胸中提气,跳起来用左脚在柴房侧墙的凹陷处一蹬,借着劲拧腰发力,“蹭”地右脚已经踏上墙头。

身形稍晃找到平衡,转身轻轻提气,沿着墙脊跑了二十几步,墙外便是株有年头的栗树。他攀枝过墙,抱着树干跳下地,来到街角。

四五个正在别人屋檐下躲雨,身上落汤鸡般。身材干瘦、衣衫破烂的乞丐见到他忙都站起来。

“来来,人人有份。”那少年说着从鼓鼓囊囊的怀里抓出个麻布包,打开看时却是七八个冷馍。

众乞丐每人接一个,拿了便咬。为首的年长者不好意思,忙作揖道:“谢公子赏。您别见怪,大伙儿都饿狠了。”

“无妨。”少年抬手摆摆,将包裹重新系好,递过去,手指指天上道:

“老苏,雨又要来了你们赶紧避避吧。这几个带回去给女人、娃娃吃。”他叹口气:“你们穿过县城往南走,白马寺那边就有朝廷赈济的粥场了,到那边你们就能……。”

“丹哥儿,你怎么在这里,让我好找!”一个额角淌血珠的青年从巷口大叫着跑来,用衣袖遮在头上,气喘吁吁道:“兄弟们遭人欺负了,等你来撑场子呢!”

“杨乙?你这是怎么了?”李丹上下打量他那惨兮兮的模样吃了一惊。

“城南赵老三那厮不知发什么神经,跑到咱城北来疯。”杨乙回过一口气来道:“他在春香楼请人吃酒,这也罢了,无端地非要唱曲的幺姐儿陪酒。

姐儿说如今时节不对只能唱个曲不肯,他便要手下拿了人回府,说要替妈妈调教。苏大娘吓得叫了我们去,谁知兄弟们刚进门那厮便大喊‘动手’。

弟兄们措手不及,我跑来寻你时已经被打伤四五个,张金刚的胳膊都折了……。”

“别说了!”李丹吼道,他眼里已经喷出火来,人冲到巷口,口里还在问:“可有衙门公差到场?”

杨乙忙在后头答:“不曾。”跟着追了出来。

余干县城夹在信江和余水之间,南北狭长。城北原有群青皮,号称十八虎,却互相争地盘,不能抱团,曾被南城的势力压了多年。

不想两年前冒出这李丹镇住北城诸人,并收拾了南城一顿,名声大噪。因他身高修长,生有蛮力,又恰姓李,故而被送了个名号“小元霸”(即唐高祖李渊第三子李玄霸,民间讹传其名为李元霸,以勇力著称)。

名号叫响了,无人敢做那等欺行霸市的勾当。西市在城北,主要经营牲畜、食材、调味料这类。东市在城南,主要经营首饰、丝绸、棉布、瓷器等高档货。

北城因李丹等人的维护环境安定,逐渐商业氛围盛过东市,这让杨乙口中的南城赵老三满是羡慕嫉妒恨。

赵老三官名赵煊,莫看诨名,其实是个皇族末裔的纨绔子弟。他仗着老爹袭爵昭毅将军勋位,整日游手好闲,豢养青皮无赖,干些欺男霸女、侵扰商户的坏事。

自李丹狠狠收拾了他手下,南城气焰顿消,形成了如今互不相侵的格局。

两边各有势力范围,若必要到对方地面上去须得提前打招呼,免生误会,是以赵老三今日贸然闯入,实在是件无理的事。

想到这里李丹放慢了脚步,抬头看春香楼已经在前,发觉自己两手空空。雨水倾倒下来,泼到街面立时没了脚面。

李丹抹把额发上滴落的雨水,瞥见酱铺门口支撑雨蓬的挑棒,伸手抓过一根,叫声:“楚老倌儿,回头赔你!”磕在腿上一撅两截。

那楚老倌儿篷子倒了半边,吓得缩了脖子半个字也说不出。李丹双手背后大步流星走进春香楼。

春香楼原是本城有名的花楼,后来在李丹扶持下转为高档餐饮,但在外人眼里它还是有些夹缠不清。

掌柜(妈妈)苏大娘其实还不到三十岁年纪,按说来此的哥儿都是寻欢的,被砸楼她可是头遭亲历。

国丧期间又遇阴雨生意指定好不了,不想进来几位爷,竟还是拿着闹事的主意!苏大娘见转眼满屋哀嚎、一地破碎,早吓得花容失色,往日的态度早已不见。

她钗环凌乱,身上的宝色苏绣褙子不知何时被泼上了各色菜汤酒水,显得狼狈至极。

李丹大踏步进门,她便如见到青天大老爷降临般“哇”地哭了出来,叫道:“丹哥儿,你看这好端端的……叫什么事,你可得帮奴家做主呀!”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码字的猫二

    自己把江山折腾完了

    2023-09-21 01:06:14 ·来自北京
    评论
  • 家杰平安喜乐

    九张推荐票走一走

    2023-09-20 22:38:14 ·来自天津
    评论
  • 云中塔楼

    ……丫头婆子老妈妈们正扎手跳脚忙乱着关窗闭户……

    2023-09-18 17:54:22 ·来自河南
    评论
  • 长歌行2023

    普通载重货车设计总质量不超过一百吨,但很多违规车辆能拉到120吨以上!如果以体积考虑,带挂货车拉小麦一次在30吨到40吨左右,用不了几十辆,几辆就够了

    2023-09-20 03:01:01 ·来自陕西
    评论
  • 码字的猫二

    青年官员的不同啊

    2023-09-18 23:58:49 ·来自北京
    评论
  • 胖虎是大厨

    胖虎是大厨给《布衣首辅》捧场了150000 纵横币!且为本书投了660张月票!

    《布衣首辅》写的太棒了!希望可以再接再厉!

    2023-09-18 23:54:02 ·属地未知
    评论
  • 家杰平安喜乐

    八张推荐票走一走

    2023-09-18 23:19:43 ·来自天津
    评论
  • 胖虎是大厨

    胖虎是大厨给《布衣首辅》捧场了100000 纵横币!且为本书投了440张月票!

    《布衣首辅》写的太棒了!希望可以再接再厉!

    2023-09-18 22:32:28 ·属地未知
    评论
  • 胖虎是大厨

    胖虎是大厨给《布衣首辅》捧场了100000 纵横币!且为本书投了440张月票!

    《布衣首辅》写的太棒了!希望可以再接再厉!

    2023-09-18 18:47:27 ·属地未知
    评论
  • 云中塔楼

    大大文笔甚妙,祝愿更妙些

    2023-09-18 17:57:00 ·来自河南
    评论
  • 云中塔楼

    得罪了

    2023-09-18 17:55:24 ·来自河南
    评论
  • 云中塔楼

    ……当人们措手不及之余……

    2023-09-18 17:50:34 ·来自河南
    评论
  • 云中塔楼

    卖竹编的小老儿收起物事,回身瞧瞧天色……

    2023-09-18 17:48:18 ·来自河南
    评论
  • 胖虎是大厨

    这孙侍郎是个谨言愖行的

    2023-09-18 11:11:58 ·来自北京
    评论
  • 胖虎是大厨

    胖虎是大厨给《布衣首辅》捧场了100000 纵横币!且为本书投了440张月票!

    《布衣首辅》写的太棒了!希望可以再接再厉!

    2023-09-18 10:20:59 ·属地未知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