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皇

符皇
符皇
萧瑾瑜
东方玄幻 692.8万字1199.8万人读过
书架
制神符,炼体魄,修无上剑道,悟法则奥义……陈汐凭借过人的胆识和逆天的机缘,在这神魔纵横的大世界中,最终踏上无尽大道的巅峰,掌控天下!
金鱼的微信公众号:搜索【萧瑾瑜】添加即可!
扮猪吃虎 爽文 升级 技术流 神箓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纵横App免费看
新书《天骄战纪》已经首发纵横! 2016-02-24 11:31:57

目录(共 2234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第一章 陈汐

南疆,松烟城。

暮色沉沉,夕阳如火。

像往常一样,陈汐推门走进了张氏杂货店。

张氏杂货店只是松烟城内一家普通的商铺,规模不大,靠自制自售一些修者日常所需的符箓维持买卖,买卖最多的是一品、二品的符箓,这也是张氏杂货店的生存之本,买卖不大,胜在细水长流,勉强能在松烟城立足。

“制符,符纸、符笔、墨汁缺一不可,看似简单,其中的门道却是复杂的很,从今天开始,你们便先学习符纸的辨别、符笔的运用、以及墨汁的构成,等基础扎实了,我再教授你们制符。”

陈汐这才发现,店里又招了七八个面孔稚嫩的制符学徒。老板张大永正在训话,干瘪的声音在杂货店内回荡。

“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若不能令我满意,那就还回家玩泥巴去吧。最后,你们要记住,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符师,勤学苦练是你们唯一的途径,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

新招来的七八个符徒工目光中充满兴奋和渴望,跃跃欲试。

“唔,陈汐来了。”

张大永扭头看见陈汐,笑眯眯打了个招呼。

“张大叔,这是今天的三十张火云符。“陈汐摸出一沓浅青色符箓,递了过去。

张大永摆摆手:“不急,既然你来了,就先帮我教教这些小家伙,工钱另算,唔,就按一个时辰三块元石的价钱,咋样?”

思索片刻,陈汐点点头:“好!”

三十张火云符能卖出十块元石,却花费他近五个时辰去制作,这么算的话,这个价钱的确够丰厚了。

张大永笑了笑,转身望向那群新招来的符徒工,神色一肃,沉声道:“制符一道,博大精深,为了更好地让你们入门,你们的前辈陈汐,会给您们演示一遍如何制作一品火云符。别的我不敢说,但若说制符基本功之扎实,整个松烟城没有人比陈汐更出色,这方面连我也自愧不如,你们要好好看,好好学,千万莫错失了这个机会。”

刷!

七八道目光齐齐落在陈汐身上,可是当看到对方只是一个面色瘦削苍白的少年,甚至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时,少年们眼眸中不由浮起一丝狐疑,这家伙真有张大叔说的那么厉害?

陈汐神色不变,仿似没有察觉周围气氛的微妙,径直来到制符桌前,拿起桌旁的浅青色符纸平展桌面,而后拎笔蘸墨,挥毫而下。

动作娴熟流畅,如同信手拈来。

少年们见此,连忙围拢过来。

手执符笔,陈汐的气质为之一变,目光沉凝澄澈,手腕摆动如蛇,笔尖轻灵活泼,沙沙沙……纤细曼妙的殷红弧线在符纸上蔓延而开,仿似缕缕炊烟袅袅而生,宛如行云流水,舒畅自然。

新招来的符徒工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陈汐的手腕、符笔、以及浅青色符纸上渐露雏形的符纹,心头渐渐涌起一抹震惊。

符箓九品,一品火云符仅仅只是最基础的符箓之一,自然地,它也是最低阶的符箓。少年们原本对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陈汐并不如何看重,然而,当亲眼看到陈汐制符,虽然也只是那么几个动作,但是却充满了曼妙灵动的美感和精准的掌控力,他们的心瞬间便被征服了。

陈汐神色专注,浑然忘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周围目光的变化,一旦制符,他便沉浸在一种玄妙宁静的状态,眼中只有符纸上那一条条纤细繁密的符线。

看着少年们脸色的吃惊之色,张大永不禁会心一笑,别说这些新人了,就是他自己每一次亲眼目睹,心头也忍不住浮起惊艳之色,正如他所说那样,在基础符箓的造诣上,陈汐的确已达到了超凡的水准。

笔锋点、拨、勾、划、旋,力道锋利精准,薄薄一张浅青色松纹符纸,在陈汐符笔挥洒下,渐渐形成一个繁密精致的图案。

一炷香之后。

呼!

符纸骤然一亮,仿似一呼一吸,旋即恢复如初。

陈汐搁下符笔,浑身像散了架一般,酸胀难当,那张削瘦清隽的脸颊苍白几欲透明。

来杂货店之前,他已制作了三十张一品张火云符,真元早已耗掉七七八八不说,心力也消耗极大,此时完成这张符箓,彻底把他的真元榨干,心力憔悴。

新招来的少年符徒工却没有注意这些,见陈汐如此流畅地完成一道符箓,瞬间炸开了锅。

“好厉害!运笔的速度、灵活度和精准度可真吓人啊!”

“哇,陈汐前辈一次性制符成功,这样的成功率只能用完美来形容了!”

“以后一定要跟陈汐前辈好好讨教,如此娴熟的笔法,我一定也要练会!”

……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在店门口突兀响起。

“哼,制作一品的基础符箓有什么了不起,给你们五年的时间,也能像面瘫陈一样,把基础符箓玩出花来。你们怎么不问问面瘫陈,什么时候能制作出二品符箓?就他的水准,也只能唬一唬你们这些菜鸟。”

杂货店门口,不知何时立着一个吊儿郎当的青年,他面颊狭长,双臂抱胸,一对金鱼眼尽是不屑之色。

闻言,所有的赞叹声瞬间消失无影无踪,少年们原本火热崇敬的目光里,多了一丝狐疑、怪异之色。

五年的时间才只掌握了一品基础符箓?

这样的资质该有多烂啊!

面瘫陈,哈,好形象的绰号……

等等,原来是他!

新来的符徒工终于想起陈汐是谁,目光齐齐流露出怪异之色。

在松烟城,面瘫陈之名家喻户晓,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扫把星。

他出生那天,原本跻身一流家族的陈氏家族,却在一夜之间被仇家毁去,只剩下他的爷爷、父亲、母亲。

一岁时,爷爷病重卧床,修为尽失,成了废人一个,一家四口也被迫搬进了松烟城平民区。

两岁时,他的弟弟陈昊出生,母亲左丘雪不知所踪,传闻是嫌弃陈家没落,忍受不了这种清贫生活,跟着一个年轻英俊的公子哥私奔了。

三岁时,他的父亲陈钧离家而走,至今未归。

四岁时,原本跟他指腹为亲的南疆苏家,派遣黄庭境高手十余名,立于天空之上,当着松烟城所有人的面,撕毁婚契,飘然而去。

连续五年,发生在陈汐身上的倒霉事情,一件挨着一件,一件比一件轰动,松烟城本就不大,很快,陈汐扫把星之名便像长了翅膀一般,传遍松烟城,妇孺皆知。

由于陈汐自幼不苟言笑,神色冷漠,谁都没见他笑过,再加上一些好事之徒的宣传,面瘫陈这个绰号,彻底响亮松烟城。

“张大叔,我明天再来。”

气氛很怪异,陈汐能够感受到,换句话说,他这些年就是在这种目光中长大的,早已习之以常,朝张大叔点点头,神色平静地转身离开。

“哼!”

在陈汐离开不久,张大永狠狠瞪了门口青年一眼,呵斥道:“云鸿,你跟我来!”

“姑父,我……”

叫云鸿的青年一怔,张嘴想要辩解,却见姑父早已走进后堂,连忙小跑跟了过去,嘴中兀自悻悻嘀咕道:”莫名其妙,不就说了点面瘫陈的实话嘛,何必那么认真呢。”

二人甫一离开,一众新招来的符徒工就忍不住讨论起来。

“唉,原来是面瘫陈,早知道就不来了,跟他学习制符,也不知道会不会沾上霉运。”

“啊!糟糕了,刚才面瘫陈制符时,我不小心碰了他一下……不行,我得赶紧回家洗澡。”

“哈哈,瞧把你们吓得,我听父亲说,面瘫陈这个扫把星只祸害他们陈家人,跟咱们可没有关系的。”

……

夜色如墨,繁星点点。

凛冽风中,陈汐默默松开攥得指节发白的拳头,紧了紧身上单薄的衣衫,快步朝家走去。

临近家门时,他猛地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坐在门前,借着星光,他依稀能辨清楚,那正是自己的弟弟陈昊。

“哥,你回来了。”才只十二岁的陈昊站起身子,欢快地喊了一声,然后他似乎察觉不妥,赶忙低下了头。

“抬起头。”陈汐走上前,声音中带着一丝冷厉。

陈昊像犯错的孩子,却是倔犟地不抬头,嗫嚅道:“爷爷在等你吃饭呢,咱们先进去吧。”说着,他转身就要进屋,却被陈汐从背后伸手一把拽住。

“又跟人打架了?”

陈汐伸手抬起陈昊的下巴,看着弟弟小脸上的一块块红肿伤痕,眉头不由微微一蹙。

陈昊猛地挣开陈汐的手,抬起头,眼神倔犟如故,大声道:“他们骂我是野种,骂哥哥是扫把星,骂咱们一家早晚都得死光,我当然要揍他们。”

陈汐怔了怔,看着倔强的弟弟,看着他稚嫩小脸上的愤怒不甘之色,心头蓦地涌出一抹无法言喻的疼痛。

————

新书上传,求收藏、红票、点击!拜谢各位了先。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书友60930260

    符皇里面关于剑客的地方是不是删掉了,我看完也没找到剑客在哪里呀

    ·来自四川
    评论
  • 书友56903234

    老房脊上仙人骑兽就是这个样子

    ·来自山东
    评论
  • 刀剑错19

    练出月经了

    ·来自辽宁
    评论
  • 书友59466251

    这老家伙不但狡猾,而且是个财迷。

    ·来自广东
    评论
  • 唯有宋昕冉

    除了我

    ·来自四川
    评论
  • spring_yyq

    确实很无语,这段描写看起来就很尬

    ·来自四川
    评论
  • spring_yyq

    外挂到账了

    ·来自四川
    评论
  • 执着着罪

    感觉逻辑很混乱,读起来很难受╯﹏╰

    ·来自福建
    评论
  • 书友61430180

    逻辑是不是有问题,这里说除了灵石丹药别无他法,那为什么要带灵厨师,带丹药灵石就好了呀,难道就贪图那一点点口味,生死试炼还带个累赘,毫无逻辑。

    ·来自广东
    评论
  • 书友61430180

    关于灵厨师的剧情还是跳过看吧,没意思。希望后面少点

    ·来自广东
    评论
  • 书友61430180

    我觉得很扯淡,丹药即可解决一切,无论是辟谷还是灵气还是之间,灵厨师这个设定多此一举。

    ·来自广东
    评论
  • 非酋劈叉老咸鱼

    从第一仙来看看“巅峰”时期

    ·来自上海
    评论
  • 九月好雨

    ·来自浙江
    评论
  • 书友73614347

    到头来还只是黄粱一梦矣

    ·来自山东
    评论
  • 书友73614347

    陈璞不就是陈匹夫吗?

    ·来自山东
    评论
  • 九月好雨

    忍不住还是要吐槽一下,1000人,左丘氏76人,占比大约1/13。诺大仙界,连南梁这种中庸的仙洲入围都有5人,左丘氏估计是一骑绝尘了才可能有这个比例。改成1万人,才勉强说得通。金鱼的数学肯定不是体育老师教的,一定是体育老师的师娘教的。

    ·来自浙江
    评论
  • 书友59978783

    神仙也这么玩儿?

    ·来自内蒙古
    评论
  • 书友59978783

    又要收塔了

    ·来自中国
    评论
  • 沙漠鹰0609

    这儿媳妇,等老公公死了才露面,什么意思啊?

    ·来自陕西
    评论
  • 书友59978783

    也许就是白姨

    ·来自内蒙古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