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把我当弃子,我当帝师又后悔了?

全家把我当弃子,我当帝师又后悔了?
全家把我当弃子,我当帝师又后悔了?
不吃硬饭
架空历史 48.3万字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4-07-25 18:43:04
穿越成一个无权无势的庶子也就算了,身在世家大族中,竟然连温饱都成问题?
秦清河直接开摆。
什么,竟让他去崔家给傻子嫡女当赘婿?
这对别人来说可能是羞辱,但是对秦清河来说那就是富婆,饿饿,饭饭。
只是穿越一场,他脑子里带着那么多现代的智慧结晶到这陌生的异世,若是不大展一番拳脚,那岂不是对不起他这新的人生?
美人?他要!
权势?他也要!
赘婿 先婚后爱 架空 爽文 正剧 虐渣 古武 废柴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纵横App免费看
第两百三十三章:暴躁的秦淮先 2024-07-25 18:43:04

目录(共 233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第一章:婚事

大夏王朝。

腊月二十八,鹅毛大雪自天际倾泄而下,覆盖人间一片,经过一夜的蛰伏,形成了小腿深的厚厚积雪。

“太湿的话,会感染和发炎吧?”

望着破烂小木窗上挂着的少女亵裤,秦清河陷入一抹沉思。

这是整个秦国公府最偏僻的地方,夏热冬凉。

不仅仅是因为秦清河庶子的身份,更因为他的母亲不过是一个被接回来的外室,一个无名无份的女人哪怕父亲是当朝国公,秦清河的待遇也没好到哪里去。

可以说整个国公府路过的狗都能对他踹上两脚。

家丁们更是狗眼看人低,一口一个野种那般称呼。

不过,身为穿越者的秦清河倒没什么怨恨的地方,如今的他只是在想:

要是小蝉继续穿这湿润亵裤,肯定会生病的……

小蝉是秦清河唯一的丫鬟,自从前身的母亲一年前去世之后,两人便一直相依为命。

在这个仆从主活的时代,她不离不弃,从来没有因为家丁们的排挤而离去,只是因为前身的母亲给过她一饭之恩。

恰巧这时,小蝉慌慌张张地跑到这边厢房,那张因为被风雪刮的粗糙的小脸仍能看得出来俏丽可爱,她神色兴奋而激动:

“少爷少爷,有个天大的好消息!”

秦清河将视线从亵裤上离开,有些好奇地问道:

“什么好消息?”

难不成是府里内务大发仁心发炭了?

女儿家的身体到底是和男人不同,这几日偏房夜晚总是会响起小蝉的咳嗽声……听得他怪心疼的。

“刚才我在后院洗衣服的时候,看见老爷去找大夫人谈事,说是有客人来临,又提到这位客人来订婚的,老爷和夫人说,少爷您还没有成亲,把这门婚事定给您呢!”

小蝉手舞足蹈,眉宇之间带着憧憬和激动。

秦清河却皱着眉头:“定亲?”

他可不认为什么好事情能落到他头上!

这府里上上下下可不只是把他当空气那么简单,身为一个外室子,被所有人瞧不起,府里的大夫人默认内务克扣他的粮食、衣物、生活用品。

要是能给他定一门好亲事的话,难道大夫人就不怕他报复自己?

其次。

前身的母亲不过三十来岁,正值壮年,虽日子清贫,但身体康健。

怎会突发疫病而亡?

没过多久,前身身死,自己穿越过来。

其中说是巧合,没人会信!

大家族里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的各种手段,那可比电视剧里的污糟得多了。

这里面,恐怕大有文章啊……

而小蝉却觉得终于要苦尽甘来了,她眼含热泪道:

“少爷,等您成了亲,就再也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了,以后我一定会孝敬未来主母,好好照顾小少爷的……”

她喋喋不休地说着,无数次梦想逃离这个魔窟,现在终于可以实现了。

秦清河不动声色,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了府中大管家的声音。

“四少爷,老爷和夫人让你去前厅。”

大管家周福是大夫人的人,往日里没少表露出自己对秦清河的瞧不起,然而今天却一改之前的趾高气昂,神色当中带了几分客气。

秦清河不动声色地应了一声。

事到如今,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迟疑片刻,他一边走,还是对着小蝉吩咐了一句:

“你的亵裤……额,我屋里还有些柴火,你赶紧烘干吧……穿湿的,不好。”

小蝉一愣,直到秦清河离开,她才反应过来方才他说了什么,顿时脸色爆红。

怪不得先前她进门一看少爷正望着窗口的方向发呆呢!没想到……没想到……少爷可真是!

穿过游廊,前院的气氛略显正式和严肃,鸟儿留过枝头轻颤两下,其中凝重不言而喻。

正要走到门口,周福回过头忽然看了秦清河一眼,眼中带着藏不掉的鄙夷。

“前厅有贵客,四少爷穿成这样未免有些不成体统,你赶紧去后院换身衣服吧。”

身上这件,全是小蝉打的补丁,对待他,大夫人向来是一点面子功夫也不爱做的,前身的厢房中已经一年多没有送来新布料了。

不过秦清河并没有多说什么,跟着一旁的婢女便去了偏方换好衣服。

柔软的布料服服帖帖地穿在身上,深蓝色的云纹长袍衬得人儒雅贵气。

周福严肃道:

“这衣服乃是大少爷的衣服,四少爷,你可千万别弄脏了。”

“嗯。”

来到正厅。

气压低得仿佛能凝出水滴。

偌大的正厅,在这样的氛围下显得有些窄小。

——上方坐着魏国公秦淮先,身旁站着的是大夫人周氏、二夫人张氏。

左边站着一排秦家各旁系子弟、重要幕僚,而右边的太师椅上,坐着几个身穿锦袍,气度不凡的士族中人。

秦清河方一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向了他。

或是审视或是轻蔑,总之都不安好心,不怀好意。

大夫人周氏露出了一个客套的笑容,朝着那边的士族中年人介绍道:

“崔大人,这便是我们魏国公府上的四少爷,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秦清河心中疑惑。

只是大夫人的话还在滔滔不绝,就像是在推销着最好、最贵的商品。

“虽我们家老四现在还没有功名,但他自幼聪慧,先生也说他勤恳好学,想比假以时日便会剥离白身……”

她话还没有说完,为首的一个中年人狠狠一拍桌子,勃然大怒。

只是大人物向来注意威仪,他只是冷冷道:

“看来你们国公府是要悔婚了?”

对方气势汹汹,魏国公秦淮先不开口也必须要开口了,他缓缓开口道:

“哎,崔兄,你这就说得不对了……”

“我们两家人可是指过娃娃亲,怎么可能反悔?如今不是在相看嘛……”

中年人不怒反笑:

“相看?当初定亲的可是我家嫡长女相如和你们家次子秦清正,这个庶子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也配和我们家嫡长女定亲?”

“难不成是看我崔家如今落寞,就想狸猫换太子?”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书友62540399

    挺好看的

    ·来自黑龙江
    评论
  • 绵画糖

    我先看看

    怎么没人看,还一直更新着

    ·来自四川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