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开局和郑耀先结拜,我成了军统七哥!

谍战:开局和郑耀先结拜,我成了军统七哥!
谍战:开局和郑耀先结拜,我成了军统七哥!
武修文
谍战特工 154.2万字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4-07-26 00:49:57
叶少鸿穿越到危机四伏的谍战影综世界。
这里有风筝、暗算、叛逆者、伪装者、X女特工……。
看他从一个杀人嫌疑犯,靠着缜密思维、推理分析,智破谜案。
引得郑耀先感慨赞叹,称他是万里挑一的谍战天才。
从此,一个让敌人闻风丧胆的特工出现了,他的代号是”阎罗“!
烧脑 智商在线 谍战 都市 特工 影视衍生 民国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纵横App免费看
第七百零六章 不多的收获 2024-07-26 00:49:57

目录(共 707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第一章 地狱开局,我成了杀人嫌疑犯

第一章地狱开局,我成了杀人嫌疑犯

金陵。

叶少鸿刚一醒来,就嗅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还不等他睁开双眼呢,又有阵阵难以承受的痛楚,从他的胸口、指端侵袭上来。

然后就是数不清的记忆画面涌入脑海。

难以承受的痛楚,让叶少鸿有了自己又要死掉的错觉。

他抱着脑袋,疼得浑身发抖。

忍不住地发出了阵阵压抑的嘶吼。

直到融合完原主的记忆,叶少鸿才缓过劲来。

搞清楚了事情真相。

他穿越了。

魂穿到了1937年初,还附身成为了一名杀人嫌疑犯。

而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鸡鹅巷53号,后世闻名的特务处。

这阴暗潮湿的房间,则是行动科的羁押牢房。

至于他被抓捕过来的原因么,其实很简单。

前天晚上同学聚会散席后,他独自折返回家,途中经过三山街27号的时候,因为尿急的缘故,就跑到街角小巷去放了放水。

就是这一泡尿,把他卷进了杀人案件当中。

老话怎么说来着。

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

谁能想到,就在那天晚上,三山街27号发生了凶杀大案!

特务处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稽查室的副主任马韬,他们一家八口,除了马韬媳妇赵秀芬侥幸逃生外,其余人等尽皆惨死。

连五岁的孩子也没有放过。

第二天一大早,马韬媳妇衣衫染血的跑出家门,被早起巡警拦住去路,这起灭门惨案才暴露在世人眼中。

消息传到特务处,立刻就惊动了戴玉农。

他在洪公祠1号别墅的办公室里,亲自点将下令,要求限期破案,替特务处的遇难人员及其家属报仇雪恨。

大批的人手抛洒出去,很快就找到了目击证人。

马家隔壁的住户说,昨天入夜后,他们一家出外散心,夜半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身着军装的年轻人,鬼鬼祟祟的从27号庭院墙角出来。

当时的匆忙一瞥,让他看到了那人的身形相貌,应该是在附近租赁过房屋的黄埔学子。

就这样,因为一泡尿,叶少鸿被抓进了特务处行动科的大牢。

遭受了连番拷打。

非逼着他把同伙都招供出来。

这就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

原主的家境不错,军校三年,虽说在艰苦的训练中,已经洗去了一身的纨绔习性,可从小没有受过委屈的他,哪里能忍受得了这种憋屈啊。

更没有遭受过如此严峻的刑讯拷打。

几次在生死的边缘徘徊挣扎,昏死过去又被盐水泼醒过来,最后还被人如同死狗一样拖着,丢进了潮湿阴冷的地牢当中。

原主他一时想不开,就在黑夜无人的时候,撕开身上破烂的衣衫,拧成了麻绳挂在铁栅栏上,寻了短见。

最终让来自蓝星的叶少鸿捡了便宜。

弄清楚了前因后果之后,叶少鸿一屁股就跌坐在了地上,他仰首望天,差点掉下泪来。

地狱开局啊。

试想一下,就算他能侥幸逃过这一劫,保全住了性命,可从特务处走上这一遭,他还能安然无恙的出去吗?

不说缺胳膊断腿吧,恐怕也会脱层皮。

等事情传扬开来,让别人知道,他因为一泡尿差点丢掉自己的性命,以后他还有脸见人吗?

“不行,我必须要想个办法,在洗清杀人嫌疑的同时,还要从根源上将这件事彻底隐藏起来。”

“该怎么做呢?”

“对了,思维导向图!”

没穿越过来之前,叶少鸿就是刑侦悬疑推理剧的狂热爱好者。

别看他没有亲身参与过破获案情,可长年累月的研读探寻,也让他学到了不少破案技巧。

在上大学期间,他还曾经靠着这些浅显手段,帮助学校破获过两次盗窃案件。

甚至还参加过民间举办的侦探大赛。

最后还侥幸获得了冠军殊荣。

他的故事,最后传入到了某个网文作者耳中,经过网文作者的艺术加工,刻意渲染,最后居然火了。

还被改编成了网剧,引发了一时轰动。

想到这里,叶少鸿立刻行动起来。

他先是去牢房墙角,用手扣下来了一块碎裂的砖石,然后就以这砖石为笔,借着牢房内微弱的灯光,在墙壁上写写画画起来。

“别着急,一点一点来。”

“首先确认他们怀疑我的原因。”

“第一条,我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又因为特殊情况,被人错误的指认成了杀人凶手。”

“这个问题不难解答,当天同学聚会,有很多人参加,他们都是我的人证,我在席间喝了多少酒,当时的状况如何,他们也能帮我证明。”

“再结合酒楼地点和三山街之间的距离,还有我在路上遇到的那些人,综合估算一下时间,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动手杀人的机会。”

“至于指认我神色鬼祟的证人嘛,他的证词也有很明显的错漏之处。”

“夜半归家,匆忙一瞥,短暂刹那间留下的记忆印象,肯定是模糊不清的。再加上特务处的人员逼迫,心中惊恐惧怕,他的回答必然会融入很深的个人感官情绪。”

“这就有了诱供的可能,所以他的证词可信度不高,我完全可以借此反驳应对。”

“第二条,我和死者马韬之间的特殊关系。”

“这才是他们怀疑我的真正原因,我和死者马韬早就相识,他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稽查室的副主任,而我是受训的学员,还因为一些小矛盾,和他激烈争吵过。”

“这也不是什么私密信息,军校内有很多人看到或者听说过,所以他们才会怀疑我有挟私报复的嫌疑。”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啊……。”

“同校的身份、过往的经历、巧合的时间、充足的动机,证据链已经趋近闭合!”

“我根本就无法做出恰当的解释。”

呢喃的自语到此结束,书写的动作也停歇下来,看着那满满一墙的简述文字,叶少鸿皱紧了眉头。

麻烦了!

完整的证据链下,他已经陷入到了死局当中,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替自己洗脱罪名,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不对,或许还有机会。”

“我只要找到这起案件的漏洞点,就能以点破面,找到生路。”

“那漏洞点在哪?”

叶少鸿苦苦思索着,他不想放弃,只能在已知的线索中,竭尽全力的去找寻那可能存在的错漏之处。

这个过程注定是无比艰难的。

他想的越多,便越发专注,渐渐地他已经忘却了时间,忘却了周围的一切。

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影悄然出现在了他的牢房门口。

来人是一个上尉军官。

他显然已经在这牢房门外站了有段时间了,也听到了叶少鸿的呢喃自语,看到了墙上那凌乱而潦草的思维导向图。

熟悉案情的他,听到了叶少鸿的悲愤怒吼,知晓了他的不甘冤屈,对叶少鸿也渐渐的有了几分好奇心。

上尉军官想看看,这身陷绝境的少年,他会如何破局自救。

所以他没有出声呼喊。

只是静静的看着。

时间流逝,转瞬十几分钟就过去了。

就在那上尉军官耐心即将耗尽,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牢房里面一直沉默不曾作声地叶少鸿突然抬起了头。

他的眼中有光,好似是想到了什么。

在那上尉军官的注视下,叶少鸿重新走到了墙壁前面,他的手臂一扫,又是书写下了几行文字。

“我想到破局的方法了!”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书友73784103

    这特么不是穿越民国,是到了横店影视城

    ·来自四川
    评论
  • 书友73784103

    这就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来自四川
    评论
  • 书友73784103

    这是茅升副军长

    ·来自四川
    评论
  • wuil晨格格

    其实,应该叫(狼与猪)

    ·来自福建
    评论
  • 胡萝卜氵

    估计这货本来就是主谋之一

    ·来自江西
    评论
  • 书友73784103

    装瞎子那个。本来都快逃跑成功了,就为了他六哥

    ·来自四川
    评论
  • TypeAlien

    好家伙,站长变特派员了这其实还是升职了啊

    ·来自上海
    评论
  • TypeAlien

    不愧是老江湖!!

    ·来自上海
    评论
  • 书友62338243

    精彩

    ·来自浙江
    评论
  • 书友73697539

    狗血感情破鞋女主,看不下去了

    ·来自广东
    评论
  • 书友73697539

    又写一次这种狗血 刚开始不了说不要让她加入的吗 现在又莫名其妙领队了 作者是旗袍控吗?谍战剧这么多女人选这个破鞋还爱的死去活来😢

    ·来自广东
    评论
  • 零拒离

    小日子也没有这么矮吧

    ·来自重庆
    评论
  • o阿阿阿阿阿涛o

    燕双鹰[眯眼笑]

    ·来自安徽
    评论
  • 书友73697539

    有戴笠的军统才是军统

    ·来自广东
    评论
  • Cvecun

    我从来不信,贫穷是一件可悲是事情。但是当我有了女朋友之后。我才知道钱的重要。但我却没有赚钱的本领

    ·来自江苏
    评论
  • TypeAlien

    水越来越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来自上海
    评论
  • 书友60402246

    宫庶

    ·来自山西
    评论
  • 书友73654955

    这C.C系是哪个派系

    ·来自河南
    评论
  • 书友65337452

    打地主,分田地成分咋弄

    ·来自山东
    评论
  • 黑柳居士

    为什么要找孙家人?这里的逻辑关系是?

    ·来自山西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