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

一品
一品
奕辰辰
古典仙侠 130.9万字42.2万人读过
书架
世家少年入江湖,一刀将这天下捅了个通透。
热血 全能 玄幻 仙侠 少年 扮猪吃虎 高武 爽文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纵横App免费看
第三百三十二章 来历 2024-05-26 18:30:00

目录(共 332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第一章 最美的老板娘

阳关虽然带个关字,却是一座城。

城外没有山。

也没有河。

只有几百里一望无际的戈壁滩。

夕阳西下。

把这座城衬的更是孤单。

好似天地一弃子,惨兮兮的立在无人问津之处。

事实上,阳关却是背靠大威北境,面抵西域三十六国的咽喉之地。

这里有最烈的酒,最狂的风,最厚的沙尘。

还有最风骚的老板娘。

赵让在长街上溜达了个来回,终于推开一家酒肆半掩的门,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宽敞的大厅里坐的满满当当,赵让环视了一圈,才看到柜台旁有张空余的小桌子。

还未坐稳,就听到一声娇嗔般的招呼:

“哎呀!又来客人了!”

老板娘扭动着腰肢从柜台后走了出来,冲着赵让笑着眨了眨眼睛。

她的眼角处有一块小疤。

非但不丑,反而让她显得更俏!

不过这双眼虽然好看,但却通透的过分。

似是能隔着赵让身外披着的罩衣,就把他的身子看个精光。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赵让目不斜视的回道:

“吃东西。”

老板娘伸过脸来,双肩前耸,把胸前的沟壑衬托的更加深刻。

“那就是打尖了?”

“西域的烤羊肉、大盘鸡,大威北境的卷饼菜,南地沿海的干鲍鱼翅,咱家什么都有!”

老板娘的声音很是好听,就像一只猫在玩弄风铃。

虽然她说的赵让都不吃,但他也没有打断老板娘的话,而是极其享受的从头听到尾。

直到老板娘说完,赵让才缓缓抬起右手,伸出一根指头,说道:

“一碗素面。”

老板娘愣了愣,追问道:

“客官,您要什么?”

“一碗素面!”

赵让重复道。

老板娘立马敛起面容,挺直了腰,淡淡的回了句:

“知道了。”

说罢便转身朝后堂走去。

“我还没有说完!”

赵让冲着她的背影叫道。

老板娘有些不耐烦的扭过头:

“你还要什么?”

她不觉得点一碗素面的人能带来什么惊喜。

“我还要一壶‘西域春’。”

赵让话音一落。

热闹的大厅骤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去。

“卖完了!”

老板娘轻轻飘飘的说道。

身影闪进后堂里,又嘟哝了一句:

“点碗素面还想喝‘西域春’……这穷样估计连老娘的洗脚水都买不起!”。

话音传出,大厅里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哄笑!

“西域春”乃是西域最负盛名的佳酿。

经阳关运到大威北境,即便卖到“百两银子一杯酒”的地步也往往有价无市,供不应求,是达官显贵们彰显特权与财力的象征。

赵让心里十分清楚老板娘所说“卖完了”的真正含义,无非也是和大厅中的这群乌合之众一样,觉得自己付不起钱罢了。

其实,这些人的感觉都没错。

赵让的确没有钱买一整壶西域春喝。

不仅如此,他甚至连买一碗素面的钱都没有。

他的口袋里只有一个破洞。

好在老板娘没来查验他究竟能不能吃得起素面,兴许是觉得连一碗素面都吃不起的人,根本不敢走进这扇门里来,还大大方方的坐下。

对于这些嘲讽,赵让却毫不在意,因为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能买得起了。索性掸了掸罩衣上的沙土,专心等着素面。

素面落桌,热气蒸腾。

赵让从桌上的筷笼里抽出一双筷子,插进碗里,挑起一筷子面,轻轻吹了吹就送入了口中。

如此一口一口,毫无停顿,颇有些行云流水之意。

站在柜台后的老板娘,看赵让吃的这么香,心想这穷鬼倒也坦荡!

不把旁人的讥讽当回事不说,还练出了能把一碗素面吃出鲍翅席的本事。

赵让刚吃了半碗,门突然被一脚踢开。

风沙倒灌近来,像刀子似的割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接连涌进来十几个壮汉,簇拥着中间一名二十多岁,相貌堂堂,穿着华贵的年轻人。

这位富家公子哥嘴角挂着一抹邪笑,环视了一番大厅中的众人。

身旁之人立马心领神会踏步向前,抽出腰间的马刀,照晃了几下,大声说道:

“识相点的赶紧滚蛋!别搅扰了郑公子的好心情!”

胆小的人总是多数,看了眼那马刀森寒的刀锋,咽下最后一口东西,便悄摸贴着墙根从溜了出去。

这般场景让那位郑公子很是受用,但嘴里却说道:

“不必如此,大家坐在一起岂不是更热闹?”

但他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大厅中那几个包括赵让在内,仍旧纹丝不动的。

老板娘见状,刚想上前劝阻,却被灌进来的风沙呛的剧烈咳嗽,连眼泪都咳了出来。

她再睁开眼,抬起头时,空气中已经弥漫着浓厚的血腥。

先前那几个死硬的汉子,已是一个不存。

大厅的地上,横七竖八的摆着几条胳膊。

现在就剩下赵让一人还好端端的坐在那里。

郑公子侧头看了一眼,满是戏谑的说道:

“呵呵,把他拿筷子的胳膊砍了,给素面里加点荤腥!”

那名壮汉一脸狞笑的向赵让走来,在他身旁站定,高高举起手中的马刀。

刀光一闪。

壮汉只觉得虎口痛麻,嘴里泛起一丝腥甜。

那把被他握的很紧的西域马刀,突然就到了赵让的手里,刀锋已经割破他的咽喉。

郑公子眼神一凝,招了招手,身旁又蹿出二人,持刀从左右两边朝赵让攻来。

赵让弯腰捡起掉在那人掉在地上的马刀。

刀身狭长,极为轻薄,森寒之意震慑人心,真是把好刀!

不及多感慨,那两人刀锋已至。

三道身影交织在一起,形成一股强劲的风浪!

赵让向左右各辟出数刀,一刀比一刀更快,一刀比刀更凌厉,在他的身形的两侧,形成了一片密布的刀网。

只一瞬的功夫,这两人双肩处被齐刷刷的砍断,胳膊飞了出去,落在离身子半丈远的地方。

两人翻滚在地,痛苦的扭动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不要乱!”

郑公子见身边之人各个脸上都浮现了惊惧之色,立马大吼道。

“他只有一个人!”

双拳难敌四手。

这话一出,的确有几分作用,起码让剩下的人不再那么恐惧。

赵让没有丝毫迟疑。

他稍微蹲低了些许,让整个身子重心下沉,身前闪过一道淡淡的刀光。

随即,整个身子骤然拔地而起,每一束刀芒都精准的落在每一个人的胸膛上。

凄厉的惨叫顿时此起彼伏。

剩下的十几名壮汉,转眼间便倒下去大半。

其余的也都不敢再死命相护。

因为他们已经看出来,赵让的目标好像不是他们,而是郑公子!

“你还想杀我不成?”

郑公子也发现了赵让似是冲着自己而来,不由得出言恐吓。

“我可是北境郑家嫡……”

话还没说完。

一道血光冲天而起!

伴着阳光城内最后的落日余晖,给人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

郑公子的大好头颅,掉落在一旁桌上的海碗里。

好巧不巧,那也是一碗素面。

赵让将马刀夹在臂弯处,反复抽拉了几次,用罩衣擦干净了刀身上的血迹。

至于那剩下的几个狗腿子,早在郑公子的脑袋还未落定时就已狼奔豸突的四散奔逃。

大厅里一下子变得寂静无声,只剩下赵让和老板娘两个人。

他提着刀,朝柜台走去。

老板娘瑟缩在柜台后,见赵让靠近,眼神中的惊恐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赵让敲了敲柜台,白了她一眼,却没有说什么,而是选择耐心等待。

过了片刻,老板娘觉得赵让对她似是没有杀心,慢慢平静了下来,颤声啜泣道:

“你可知他是谁?有什么仇怨为啥非要在我的店里动手?我一个弱女子……在阳关这种地方做点营生容易吗?你倒是可以一走了之,那我呢?我只能等死!”

老板娘越说越动情,到最后已是近乎于嘶吼。

赵让默不作声的听老板娘说完。

即便是嘶吼,她的声音也还是很好听。

尤其是满含着的泪滴的双眼,梨花带雨,任凭谁看了都想把她揽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直到老板娘的情绪全部发泄出来,只剩下幽幽的哭声,赵让才缓缓开口说道:

“碗里那颗脑袋,足够买一碗素面和一壶‘西域春’了吧?”

老板娘听罢,啜泣声稍稍弱了几分,但还是一言不发,恍如没听懂似的。

“我就要一壶,多的银钱就算是我在你店里动手的赔礼了。怎么样,叶三娘!”

赵让最后三个字一出口,老板娘瞬间静默下来。

抹了把眼角处挂着的待出未流的泪滴,不自觉后退了两步,将身子抵靠在柜台后的墙壁上,双眸死死地盯着赵让的面庞,质问道:

“你到底是谁?”

赵让没有回答,只是朝着她身旁的柜子看了一眼,他觉得这应该是存放“西域春”的地方。

老板娘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说道:

“弟弟你有这本事和胆量,走遍天下也不怕没酒喝!”

赵让却摇摇头说道:

“最近总是在想喝的时候没有。”

老板娘听后接着说道:

“那我有个法子,能让你一辈子想喝酒的时候就有酒,你可要试试?”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书友62186408

    坏了!竟然还有不欺负小娘子的?

    ·来自广西
    评论
  • 书友73635805

    作者逻辑有问题,前面的杀的郑公子身上没钱么

    ·来自江苏
    评论
  • 花木呀

    谁家炒饭放大蒜啊

    ·来自上海
    评论
  • 老成持更重

    梅青老是大智慧!点播的正是赵让丞需深化之处!

    ·来自新疆
    评论
  • 二八石瓦

    二八石瓦给《一品》捧场了100000 纵横币!且为本书投了220张月票!

    《一品》写的太棒了!希望可以再接再厉!

    ·属地未知
    评论
  • 一画倾城

    这个错别字

    ·来自中国
    评论
  • 书友58266188

    书友58266188给《一品》捧场了100000 纵横币!且为本书投了220张月票!

    《一品》写的太棒了!希望可以再接再厉!

    ·属地未知
    评论
  • 老成持更重

    哈哈,终于更了,先睹为快!

    ·来自新疆
    评论
  • 书友62378584

    灌的是洗面筋后洗出来的浆水

    ·来自浙江
    评论
  • 中日缺东河

    红海棠要见血

    ·来自上海
    评论
  • 老成持更重

    神秘的红手要收拾赵让吗?!那赵让就惨啦

    ·来自新疆
    评论
  • 老成持更重

    真是网中网,谍中谍!!!

    ·来自新疆
    评论
  • 书友61100454

    看了不少网文,这个作者文笔真心不赖,比很多口水文好多了,人物刻画简洁明了,逻辑条理清晰,一看就是有写作功底的。

    ·来自中国
    评论
  • 老成持更重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来自新疆
    评论
  • 中日缺东河

    一口气看完

    ·来自新疆
    评论
  • 凌十八叶

    妈耶

    ·来自北京
    评论
  • 凌十八叶

    谁啊

    ·来自北京
    评论
  • Jeffthebird

    自知者明

    ·来自香港
    评论
  • Jeffthebird

    是滴⋯

    ·来自香港
    评论
  • 老成持更重

    生死厮杀中,谁把赵让弄这来了,是哪个诡异之手?

    ·来自新疆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