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八章:让你死个明白

“咳,咳咳咳……”

注视着赵平面无表情的脸,又接触到男人那波澜不惊的眼神目光,对面,陈逍遥嘴唇微动很想说话,可他却说不出来,每次开口都是咳血,很显然,由于伤势过重即将死亡,他现在别说动了,就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唯一能做的也只是看着赵平,看着赵平的冷漠脸孔,盯着对方的平静淡然,以及男人那难以理解的过分冷静!

是的,赵平很冷静,堪称过分的理智镇定,明明陈逍遥胸膛被穿快要死了,陈逍遥一死接下来便百分之百轮到自己,可眼镜男却没有显露出半点恐惧害怕,就好像一个看透生死的高僧般对眼前场景毫不在意,继而在明知自己下场如何的情况下面无表情全程沉默,只是漠然看着事态发展,和旁边因恐惧而又叫又嚷的李宏川形成鲜明对比,然后和陈逍遥互相对视,对视期间,不知是不是错觉,陈逍遥似乎看到了什么,就在刚刚的某个瞬间,他从赵平眼中发现一抹异样色彩,一抹虽快到转瞬即逝不易察觉但终究被陈逍遥察觉捕捉的异样目光。

(唔?)

没有人知道为何向来怕死的赵平会在死到临头时出奇冷静,但这些都不重要了,至少对胜券在握的东瀛队众人而言无关紧要,先不说他们本就不了解赵平,就算了解,在这种已注定稳赢的情况下,他们也不会在意这些细微小事,说是如此,事实同样如此,待确认威胁最大的陈逍遥已被安倍红衣用手穿胸,甚至连心脏都被安倍红衣捏在手里时,石田宿虎顿时大喜,当场哈哈大笑起来,同样目睹此景的青木佐美和佐藤近久也双双露出了得意微笑,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安倍红衣,唯一不同的是,相比于青木三人的得意洋洋,安倍红衣更显恶毒,具体则表现在实际行为上,明明已紧紧握住了陈逍遥心脏,可他却没有立刻动手将其捏碎,反而在察觉陈逍遥极其痛苦后故意施虐,手指微微发力挤压心脏,而每挤一次,陈逍遥就总会身体痉挛狂吐鲜血,赫然正在折磨青年!

“呵呵,帅哥,你的心脏好温暖哦,心跳虽说已经微弱,但跳动的还算有些规律,我都有点不忍下手了哎。”

“噗!咳咳咳!”

就好比现在,见陈逍遥不断痉挛频繁咳血,身后,安倍红衣美目微弯,漂亮的脸庞全是狞笑,同时在青年耳旁轻声细语,不断调侃着已经濒死的陈逍遥,嘴里倒是自称不忍了,可手指却一直来回用力,故意挤压!见安倍红衣似乎不打算立刻捏碎青年心脏,刚刚差点被陈逍遥轰爆脑袋的石田宿虎却笑着更加开心了,忙咧着嘴巴凶狠笑道:“哈哈,对,对对对!就这样,不要立刻弄死他,要让这该死的支那人活活痛死!哈哈哈哈哈!”

石田宿虎大笑之际,维持着恶毒狞笑,青木佐美随后动了,走到已完全动弹不得的陈逍遥身边,然后伸出手掌迎面扇来,狠狠抽了陈逍遥一记耳光,由于用力太大,陈逍遥牙齿都被打落数颗!诚然这种殴打对即将死去的陈逍遥而言已不存在任何意义,可青木佐美还是动手了,就这么尽情殴打着陈逍遥,这是在泄愤,摆明是在发泄报复,泄愤之余狞笑说道:“你之前不是想杀我吗?怎么了?怎么现在不动了?”

正如青木佐美说的那样,因陈逍遥之前曾疯狂追杀过青木佐美,和石田宿虎类似,女队长对陈逍遥也同样恨到骨子里,此刻,见陈逍遥心脏被捏动弹不得,青木佐美开始泄愤,打算在青年死前尽情侮辱,尽情泄愤,毕竟在刚刚2楼的战斗中,她也不算毫发无损,因陈逍遥太过强悍,期间她就曾被青年凶狠击中过,打的她五脏六腑集体翻涌,俨然受了不轻内伤,幸亏现场还有安倍红衣这名实力强大的阴阳师,否则单凭她和佐藤近久两人还真不一定能拿下此人,哪怕陈逍当时已被削弱到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