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八十七章

重伤

来的正是阿良和刘备,刚离开的时候刘备总觉得什么东西没拿,但又想不起是什么,走到半路一摸口袋,这才想起手机还在柜台上,连忙打倒往回走。来到门口就看见里面站着个人,手里还举着把电锯。电锯声很大,看背影他们两也知道是谁了。情急之下刘备抄起一瓶水扔了过去。

电锯朝刘备飞了过来,刘备吓得差点尿了裤子,想躲已经来不及了。阿良虽然看到了,但这毕竟是电锯,而且是开着的,这要伸手去夺,恐怕当时手掌就得分家。一犹豫,电锯已经到了,所幸的是电锯后头比较重,飞过来的时候手把砸在刘备胸口上。两人吸了口凉气。刘备退了两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已经被吓懵了,阿良从车头翻过来把电锯关了。刘备长长吐了口气,心道好险,差点被截成两段。

神经一松,一阵剧痛传来,刘备捂着胸口蹲在了地上。

“没事吧?”阿良往下抹着他的后背,满脸担忧。

刘备把头埋在膝盖上,罢了罢手,指了指便利店。阿良朝店里看了一眼。那人还蹲在地上,小艾和姑妈正满脸惊恐地看着他这边。

“你先休息一点,一会我再过来。”

刘备点了点头。阿良站起了身,大步朝着店里走去:“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来作恶了。”

顾南安蹲在地上浑身颤抖着,听到阿良的声音,缓缓地抬起了头,龇了龇牙。看到他的面容,阿良吓了一跳。第一次看到他,那张脸只是比较狰狞,现在的话,可以说是非常的恐怖了。脸上几乎全是黑点,脖子上的伤口清晰可见,一动就有水从伤口流出。脖子上全是伤疤,阿良不由得皱了皱眉,那些被晶块浸泡过的水,竟然能给恶奴造成这么严重的伤害。

顾南安的脸抽搐了两下,眼睛往上翻着,满脸煞气地瞪着阿良:“你们四个,今晚都得死!”一声怒吼,朝阿良冲了过去。

两人拳脚相向,谁也没能占到便宜。相比于上次,阿良能感觉到,眼前这人的力气要小了很多,出手的速度也慢了不少。阿良暗自松了口气,幸亏他受伤了,不然就得像他说的那样,今晚全都得交代在这。

交手之际,顾南安一把抓住了阿良的手腕。阿良往后一拉,没挣脱开。顾南安顺势一个转身来到了阿良身后,阿良暗道不好。顾南安的手腕箍在了他脖子上。阿良顿时感觉呼吸困难。伸手往外推,顾南安箍得更紧了。

阿良憋得满脸通红,反手冲脑后一通乱抓。顾南安把头往后仰,手上的劲更大了,他决心要把阿良掐死。头一仰,脖子就露出来了,阿良抓到他脖子上,摸到一块小疙瘩,这才想起他脖子上有伤。伸手往疙瘩上按去,手指直接按进了伤口里,滑滑的,一股浓水流了出来。

顾南安疼得几近昏厥,闷声哼哼着,硬是咬牙挺着。眼看阿良的眼睛往上翻,一口气就要上不来。刘备踉踉跄跄地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饮料瓶。走到近前双手捏着瓶子用力一挤,清水顿时就喷了出来。

阿良倒没什么,身后的顾南安可就惨了,水喷到左半边脸上,顿时就冒起了一阵白烟。左眼球迅速被腐蚀,眼眶深陷。顾南安一声惨叫,顾不得阿良转头就跑。

阿良捂着脖子跪在地上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贪婪地呼吸着,脖子上一片通红。小艾连忙走了过来,蹲在阿良身边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阿良罢了罢手。缓了好久,长长吐了口气。

晚风吹过,夜色朦胧,月亮躲在云层里。

第二天早上,孤儿院。

一声尖叫打破了清晨的宁静,孩子们赶紧围了上去。还以为出了什么事,院长王秋萍连忙走了出来。当看到眼前的一幕时,心中狂跳了数下,捂住了身前一个孩子的眼睛,招呼着孩子们往里面走。

这会于清打着哈欠从屋里走了出来,孩子们当时就围了上去,七嘴八舌的说着。于清脸上抽搐了两下,半天也没听明白,见王秋萍站在门口,他疑惑地走了过去。

当看到看到眼前这一幕,他也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地上靠墙躺着的那个人,正是顾南安。脸上几乎没有一寸好肉,左半边脸全是伤疤,脖子上流着浓水。若非头上套着帽子,只怕现在会变成个瘌痢头。

王秋萍看着于清,似乎在问他怎么办。于清握着拳头咬了咬后槽牙,叹了口气。把顾南安抱了起来,走进了院内。

好半天,顾南安的手指动了一下。眼睛缓缓睁开,有些不适应,他的左半边眼睛已经瞎了。面前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顾南安有气无力地抬了抬手。

于清往前走了两步,搬凳子坐在他身边。顾南安舒了口气,看着于清,他的眼泪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救,救我……”顾南安按住了于清的手。

于清没有躲,沉默几秒摇了摇头:“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如今落个这样的下场,也是你罪有应得。”

顾南安把手抽了回来,仰头看着天花板,眼泪不停地从眼角流出,也不知道是疼还是悔恨。半天他嘶哑道:“真要这么绝情吗?认识这么久,哪怕是一条狗,也应该有感情了吧。”

于清看着他,冷冷地回了一句:“我无能为力。”

顾南安摇了摇头:“你可以,你可以……”

于清坐在那没有说话。

顾南安抬了抬手:“血,孩子……血,孩子……”念叨着咳嗽了起来。

于清一听这话,眼里都快喷出火来了,一把将顾南安揪了起来,阴沉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顾南安嘿嘿笑了起来。于清猛地推了他一把,重新躺到床上。

顾南安喉咙里发出一阵长长的打嗝声,喉结动了动,沙哑道:“可以不动孩子,那个女孩,帮我杀了她……”

于清脑海里浮现出小艾的身影,那次送货时和孩子们在一块玩耍时的场景。看了看顾南安,于清沉默了。世事无常,顾南安比他更狠,如今落得这个下场。自己要是帮他出头,一枪解决了倒还好,若是解决不了,不免节外生枝。现在顾南安这一闹,对面的警惕性肯定更高了。这些都是于清所顾虑的,更重要的是,于清现在最不放心的就是顾南安。假如自己要是帮他的话,以他现在这个状态,让他跟着去肯定是不可能。在于清心中,顾南安一直都是一个反复无常的人,把他留在孤儿院里,若是生出些事端,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于清沉默不语,顾南安满怀希望地看着他。于清嘴角动了动,站起了身:“帮不了,你好自为之吧。”

这么果断的拒绝,这是顾南安没有料到的,看着于清的背影,他皱了皱眉,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你可别后悔。”

这句话有着些许警告和威胁的意思。于清转过了头,顾南安眯着仅剩的右眼和他对视着,脸上带着桀骜,眼神中充满了挑衅。于清心中一寒,似乎在逃避顾南安一般,他轻轻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这几天于清一直守在孩子们身边,甚至都不敢走远。时不时站在房间门口看看顾南安,顾南安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给他送的东西还摆在那,好几天了,滴米未进滴水未沾。于清都怀疑他是不是就这么没了,好几次想叫醒他,走到床边,又犹豫着退了出来。

这天早上,于清下了决心,想看看顾南安到底是怎么回事。走到房门前,于清缓缓吐了口气,捏着门把手转了一下,房门打开于清愣住了。

昨晚还躺在床上的顾南安竟然不见了,于清大步走了进去。在房间的各个角落看了看,确实没有顾南安的身影,于清心中闪过一丝不安。转身走到门外,一群孩子在那嬉戏着,点了下人头,一个不少,于清这才把心放回了原来的地方。

红轮西坠,白天还是大晴天,这会忽然乌云密布。不一会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不过两三分钟,马上变成了倾盆大雨。顾南安脸朝地躺在路边,路上比较泥泞,黄色的雨水唰唰往下流。

远处响起一阵车鸣,五六辆黑色的小轿车朝这边开了过来。经过顾南安身边,最后那辆突然停了下来。后车门打开,撑出了一把黑伞,一只漆黑发亮的皮鞋踩在地上。下车的这人三十多岁,梳着大背头,满嘴胡渣,一身黑色西装。关上车门,他朝顾南安走了过去,抓着他的肩膀将他翻了个身。当看到顾南安脸上的伤疤时,他的眉毛动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却依然很平静。

转过头朝身后等待的车扬了扬手,司机点了下头,开车走了。

他伸手探了探顾南安的鼻息,又按了按他的脖子,已经没有了生命的特征。他将手中的黑伞仍在地上,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左手抓在匕首上,右手一拉,伤口冒出阵阵黑烟,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他捏住顾南安的脸颊,握着拳头把手伸到他唇边,血液流进了顾南安的嘴里。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八十七章 重伤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