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八十三章

顾南安

刚才还一起跑的同伴,转眼就没了。最后那个更怕了,边跑边叫。求救声传出去老远,路口突然照进一束灯光。逃命的小伙大喜,抬头一看,车顶红蓝灯交替,竟然还是一辆警车。这下小伙的心算是彻底放下了。

跑到警车前,警车停了下来。小伙撑着膝盖喘着粗气,车上下来两个警员,刚想问小伙怎么回事,突然一个黑影闪过,接着一只手从小伙的胸口伸了出来,血一滴滴掉到地上,一个暗红色的东西在那只粗糙的手爪中跳动着。

两警员吓得呆住了,其中一个咽了口吐沫,仔细一看,没错,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一个人,此时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的惊恐。而那只滴着鲜血的手里抓着的,正是他的心脏,还在跳动的心脏。

“我靠……”两警员往警车旁边靠了靠,掏出两支手枪对着男子连开了数枪,枪声一停,两人惊愕的发现。面前这人竟然不见了,两人慌乱地对视了一眼,突然警车上传来一阵响动。两人心里一凉,缓缓地转过头去。

那男子半蹲在车顶上,双眼通红地看着他们,两警员吸了口凉气,准备再举起枪。男子手一挥,把枪抢了过来。另一人拿枪的手举到一半,男子已经把枪对准了他的头。

冷汗从他的额头冒了出来,男子张嘴左右动了动下巴:“给你个机会。”

那持枪的警员惊恐地看着他:“杀了他。”指了指旁边那个被夺枪的警员,“杀了他你就能活。”

两警员对视了一眼,被夺枪的那个往后退了两步,那持枪的缓缓举起了手,把枪对准了他。突然手猛地一转,把枪对准了男子的方向。这一刻他愣住了,男子已经消失在了车顶。持枪的警员暗道不妙,朝左边一转头,看到了男子满是鲜血的脸。

“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男子低沉地说了一句,按住他的头,狠狠地撞在了车门上。玻璃应声而碎,那警员满脸鲜血,靠着车门缓缓倒在了地上。

男子拉开车门,把那警员塞进驾驶室,另一个警员退了两步,刚想跑。男子朝他的腿开了一枪,不慌不忙地走了过去。揪起他的衣服把他塞了进去,关上车门。一脚踹了过去,地上留下了两道黑色的横印,突然警车翻滚了起来。停下来的时候四轮朝天,油箱开始漏油。

男子舔了舔牙齿,一脸阴沉地转过了身。没走几步,身后燃起了一团火光……一声巨响……

一夜之间七人毙命,手段极其残忍,为了避免社会恐慌,警方把消息压了下去。

会议室,一段监控视频播放完,电脑前的两个老警员只觉得后脊发凉。虽然画面有些模糊,但是七人被杀的经过全被记录了下来。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其中一人将电脑里的画面定格,一个男子蹲在车上的画面被放大。

老警员一脸严肃,顿了几秒,沉声道:“在上面没有做出决策之前,加强周边巡逻,我会跟上头请示,晚上七点至凌晨三点这个时间段,派遣一支战卫队协助咱们,一定要确保民众安全。”

另一个听了轻轻应了一声。老警员的最后一句话深深触动了他。从警多年,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是有预谋的,还是……不。把画面的进度条往回拉了拉,出现了警车翻滚的画面。

“这一脚,绝非人类的力量所能达到,难道……”他双眼愣愣地盯着屏幕,心里直叨咕。作为一个警卫人员,他自然不相信什么牛鬼蛇神。但是监控里的画面却又不由得他不信。

一个星期后。

尽管警方的消息封锁的很严,但依旧有不少传言在街头巷尾传了开来,什么市里出现了一个变态杀人狂,专挑半夜独行的女性下手,一会又说某条小巷闹鬼,经常能听到有人在午夜哭泣。又有传言说,最近从深山老林里跑出来一头野兽,已经杀了很多人了,只是消息被警方封死了,常人不知道……

传言越来越多,加上最近战卫队的出现,那些传言听起来更加真实了。一到夜晚,出门的人要比从前少了不少。连很多巡逻的警员都信以为真,走在路灯下总觉得心里瘆得慌。全市笼罩在一片恐怖的乌云之下,不过幸运的是,这几天相安无事,并没有再发生人命案。

夜晚,某栋大厦的顶楼。男子呆呆的站在栏杆前,往下看去,城市里的一切尽收眼底。看着街道上不时穿过的警车,男子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这些天的传言他都听到了。人们讨论的话题,这种紧张的气氛,全都是他带来的。心底不自觉的涌上一股自豪感。

男子叫顾南安,一个从小到大没什么存在感的人。为了合群,小学的他包揽了所有伙伴的零食,钱不够了一伙人就怂恿他上家人那偷。他的大方并没有为他换来真心朋友和应有的尊重,因为平时的态度过于卑微,反而让他们觉得那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当有一天没有为那群伙伴买零食,甚至会遭到他们的漫骂和嫌弃。更可怕的是,那一切连他自己都觉得是理所当然,他怕孤独,为了能和他们在一块,为了不失去那些所谓的朋友,他委屈自己,盲目地附和别人,直到后来成为习惯……

到了中学高中,他的性格已经定型了,因为没什么主见,经常被同学孤立,看不起。但他的处理方式,还是从前的那套。无条件满足朋友的任何要求,他曾不止一次被朋友怂恿到便利店去偷东西,也不止一次被超市的保安抓到现行。他就像一个小丑,又像是厕所里的一根蜡烛,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

渐渐的,他的偷盗行为在学校传开了。谁也不愿再搭理他,曾和他“要好”的那些人也离他而去,教室里谁丢了东西,不管是真丢还是忘了放哪了,都是他的责任。一次次的指责,一声声的嘲笑,慢慢的,他的性格变了。变得胆小,孤僻,不敢和人对视。

在一年,晚自习放学回家,路过一条僻静的小路,迎面走过来三个社会青年。浑身酒气,其中一个看了他一眼,让他站住,推了他一把,把他逼到墙角,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在他脸上比划着,让他掏钱。

顾南安说没钱,那人借着酒劲不依不饶。旁边两人一看乐了,说他拿把修脚刀在那比比划划吓唬谁呢。那男子一听就不乐意了,阴沉沉道不给钱就在他脸上留到口子。顾南安吓坏了,但他口袋确实没钱。

旁边那人又激上了,让顾南安挺直腰板别怕,这小子耍酒疯,不敢真动刀。顾南安都快哭了,持刀的那位眉头一皱,转头骂了句娘。像是在证明他敢一般,手一横,在顾南安脸上划了道口子。血顿时就流了下来。那人愣住了,本来也就想吓唬吓唬他,没想到真划上了。愣了几秒,三人转头跑了。顾南安捂着脸,血从他指缝中流了出来,看着满手的鲜血。顾南安竟然感觉到无比的痛快。他伸着舌头舔了舔留到嘴角的血液,有点咸,带着淡淡的腥味。

他惊奇的发现,这种味道竟然能让他产生一种兴奋的感觉。很快,他便沉溺其中。因为伤的是脸,顾南安好久都没去学校。这个奇怪的癖好,让他的神经变得越来越敏感。在家这段时间,他查阅了大量资料,发现世界上真的有人喝人血。并且在一些影视里,有一种叫做吸血鬼的生物,它们就是靠喝人血生存的。

从那天起,顾南安似乎找到了信仰,他也知道嗜血的毛病不正常,但是他借着那些虚拟的角色来说服自己。那一切都是合理的,早先就有了“嗜血人”的存在。他开始学习那些吸血鬼的装扮,开始独来独往,话也少了,不过他并不认为这是一种病态,反而觉得那是一种气质,一种贵族才会有的气质。

当脸上那道刀疤不是那么明显了,他终于重新踏上了教室的大门。在家觉得自己是贵族,但是出了家门,脸上那道刀疤让他产生了深深的自卑感。

下课时他和往常一样一个人坐在那个角落,偶然间抬头,发现不少人在看着他。但是他看向他们的时候,那群人又转头看向别处,顾南安一愣,从前都是他躲避别人的目光,今天怎么了,他们眼中好像还带着些许畏惧的神色。难道是因为自己脸上这道疤?想来也只有这个原因了,看来他们还不知道我是怎么受的伤,肯定以为我和别人打架斗殴弄的。既然如此,我何不活成他们想象中的人呢。想到这,顾南安暗自下了决心,他开始尝试着变得蛮横,变得不讲道理起来。

原来他还有所担忧,但是很快他就惊奇的发现,自己这一改变,在人群中的威望一下就高了起来。

顾南安更加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把在家穿的那套吸血鬼的服饰穿到了学校。走在校园里,不少人对他指指点点,但他一看过去,那群人马上就闭嘴了。他很享受那种感觉,更加沉迷于吸血鬼扮演,他一直觉得,是自己的气质征服了他们。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八十三章 顾南安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