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八十一章

过往

良久,于清把她母亲背回了家,继父还在熟睡。于清给他母亲换了身衣服,让他安静地躺在自己床上,轻轻把被子盖上,仿佛母亲只是睡着了一般。

走到院内,找了一把锐利的斧子,大步走出了家门。

半个小时后,于清浑身是血的回到了家。换了身衣服,在门窗上浇了些油。继父正在里屋大睡,于清悄悄把门上了锁,划了根火柴,拿在手里顿了几秒,朝着大门扔了过去。屋里屋外基本都是木制品,碰上就着,大火一下就烧了起来。此刻于清的继父喝得大醉根本不知道外面所发生的事。

在火光在照耀下,于清背着他母亲走了出来。在山上选了快空地,用铁锹挖了个坑,就这么简单的把他母亲给埋了,没有墓碑,于清愣愣地坐在那推小土前,这会他的眼泪下来了。

直到天亮,于清踉跄着站了起来,看了看母亲的坟头,转身朝着山下走去。

来到小县城,于清身无分文。睡在天桥下,渴了饿了就翻垃圾桶,好心人看他可怜也会给他点吃的,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月。连日风雨,这天早上醒来,只觉得头晕眼花。想出去找点吃的,没走多远头一沉摔倒在了地上没了知觉。

等他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身上暖暖的,抬眼一看,身上盖着一床破棉被,一群孩子正一脸关切地看着他。

“他醒了。”一个脸上脏兮兮的七八岁小孩欣喜道。

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朝这边看了一眼,左手拿着杯子,右手握着几片药走了过来。于清接过药吞下,那男孩又拿过几个包子,一碗红豆粥递给了他,于清狼吐虎咽吃下。那群孩子瞪着天真的眼睛看着他,于清边吃边扫视着他们,有几个怕羞的小女孩笑着躲到了男孩的身后。

在孩子们的照料下,没几天于清的病好了。这时他才知道这边的情况,现在他身在的地方是一个烂尾楼,眼前这群孩子和他一样缺少亲人陪伴。有的是被遗弃的,有的是因为家庭原因父母不愿管,或外出打工,跟着家里的老人生活在一起的孩子。

当中最大的就是那个叫单秋生的男孩,今年十五岁,父母离婚,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因为没有上学,他就负责照顾这些弟弟妹妹,偶尔打点临工,好在父母经常寄钱回来,填饱肚子不成问题。

相处了一段时间,于清和大伙也混熟了,这群小孩很喜欢他。因为岁数比他们大,单秋生对他也比较尊重,并没有因为多一个“闲人”吃饭而对他冷嘲热讽。此时的于清却想了很多。

自己不可能永远呆在这,这群孩子也一样,应该找个更加稳定的地方。虽然无时无刻都在这么想,但现实的状况却让他无能为力。

直到一天,几个中年男人打破了平静。起初于清还以为他们是这栋烂尾楼的管理人员,正想带着孩子们往楼外走,那几个中年人相互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突然一把抓住从身边走过的两个女孩,往腰间一夹,拖着她们往楼外走。两个小女孩吓了一跳,挣扎着惊慌失措地哭喊了起来。

于清一惊,另外几人也把手伸向了其他几个孩子,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你们干嘛?!”于清挡在他们身前大声质问道。

为首那壮汉看了他一眼,二话没说一脚踹在他肚子上,于清一阵腹绞痛,感觉呼吸都上不来了。

楼外停着两辆面包车,中年男子把小女孩拖到面包车前,硬推了进去,关上门。两孩子在车上哭喊着,拍打着车窗。中年男子无动于衷,又去帮其他几个人。

一切来的很突然,单秋生和于清都懵了。其他孩子更不用说,吓得哇哇大哭。单秋生力气比较大,那中年男子见他不老实,给了他两巴掌,扯着他的衣服硬往外拽,单秋生坐在地上使劲拖延着。

回头的男子看不下去了,上去抓住了他的双腿,先前那人从他腋下叉过把他抱了起来,两人抬着他朝着面包车走去,尽管单秋生拼命挣扎,却还是没能从两人手中挣脱出来。

于清呆呆地看着这一切,混乱的场面使他又想起了继父打骂自己时母亲劝架的画面,母子两一块挨打的场景,从小到大受欺负的场景,那时的他不也是如现在一般,愤怒且无奈么,泪水从眼眶里涌了出来。渐渐的,周围暗了下来。

抬眼一看,于清一惊,一个牛头悬浮在半空,它的眼睛就和自己的拳头一般大,双眼冒着红光。嘴巴一张一合,雾气不时从它嘴里冒出。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于清脑海中响起:“给我吧,你那卑微的灵魂,看看那些人。多可恶啊,你母亲已经死了,你没能保护好她……”

于清心中一颤。

“如今那群可爱的孩子也要离你而去,多无奈啊。顺从我吧,这样,你就有和他们抗衡的力量了……”

于清低下了头,双拳紧握,身子微微颤抖着。牛头怪身后涌出无数条暗红的触手将于清包裹在其中。突然于清眼睛一睁,双瞳变得通红。那群孩子已经被他们抓上了包面车,正欲启动,于清一个箭步窜了上去,一拳朝着车窗打了过去,玻璃应声而碎。

坐在外边那汉子吓了一跳,于清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他,抓住车筐往外一拉,直接把整个车门都扯了下来,车子严重变形,副驾驶那壮汉已经吓蒙了。于清一把将他拉了下来,转头看那司机,那司机打了个哆嗦。惊恐地叫了一声,开车门就跑,没跑几步裤子就湿了。

另一辆车上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下车一看,一阵风吹来。于清已经到了他跟前,抓着他的胸口往前一扔,那人飞出去了十几米,躺在地上不动弹了。

其他几个壮汉吓傻了,哪还管什么孩子车子,跳下车落荒而逃。

他们一走,车上的孩子哭着扑到了于清怀中,听到孩子们的哭声,于清的双瞳慢慢变得清澈了起来。

几天后,有人找上了于清,于清一看,来人正是那天逃跑的几个壮汉中的一个。这次他对于清很客气,说自己大哥想要见见他,有请他当保镖的意思,问他怎么想。

于清看了看不远处玩耍的孩子,开口拒绝了。那人轻咳了一声,也看了看那群正在嬉戏的孩子,想借他们来说服于清,脑子一转开口道:“小孩成长离不开钱,只要他答应下来,以他的身手不愁没钱花,一旦有了钱,孩子的生活也就有了保障,也会比现在更加安全。”

听了他的话于清沉默了,思索了片刻,觉得他说的不无道理,点头答应了下来。从那天起,先是当保镖,后来发现帮人杀人来钱快,于是就干起了杀手的行当。起先是一个人干,后来遇见两人。一个叫盛乃河,另一个叫易不言,两人都是流浪汉,于清看他们可怜就让他们跟着自己,这么多年过来,两人没少见杀人的场面,胆子也越来越大。如今是于清的得力助手。

手中夹着烟头,烟早已燃尽,于清从回忆中醒悟过来,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这卡你先拿着。”

王秋萍一愣:“现在账上的钱还很充裕,过个七年八年应该不成问题。这钱,还是你收着吧。”

于清淡笑着摇了摇头,把卡推了过去,他不愿再多说,也没法说。这些钱上沾满了鲜血,更重要的是,现在的生活身不由己,明天会怎样他也说不准。或许,或许明天就不在了,他想尽可能的为这些孩子多存些钱:“如果非要问为什么,可能是因为爱吧。”于清柔和地说了一句。

如果没有单秋生,恐怕自己早就病死了,更重要的是,于清在那群孩子当中感受到了温暖,感受到了爱,那种和家人在一起时才会产生的情感,和那群小孩相处时,他感受到了。

便利店。

小艾和姑妈正站在柜台摆货,突然电话响了,姑妈接起电话,客气的谈笑了一阵,然后在柜台拿出本子和笔:“好,你说。杯子一箱,早餐奶二十件,纯牛奶二十件……”小艾看了她姑妈一眼,又继续摆货。

说了近十分钟,姑妈笑着答应:“那我现在就给你送过去,到时候你照单点一下。”说完挂断了电话。

小艾笑着走了过来,问道:“谁呀,要这么多东西。”

“几年前认识的一个朋友,现在好像在开幼儿园。”姑妈看着本子上的东西,头也不抬的说道。

“现在你在家,省得我关门了,你替我跑一趟吧。”

“啊!”小艾一脸不情愿。

“啊什么啊,这么大个人了,送点东西总不是难事吧?过去点下数量,结完帐就回来,不用你出力。”

“我也没说不去啊。”小艾小声嘀咕了一句。

姑妈抬头看了她一眼,哼笑了一声:“一会你去批发部,等他们装车,好了你就跟司机过去。”说着姑妈打了个电话,照着本子上的东西数量报了一遍,挂断电话,姑妈把本子递给小艾,“喏,东西都在本上,基本都是批发价,总价在后面。到地方般多少你就点多少,搬完的在后面打钩,可千万别弄错了。如果数量都对,把钱收回来就行了。”

“哦。”小艾接过本子看了看,从柜台拿了几根棒棒糖揣在兜里,转身出了门。

“路上小心。”姑妈叮嘱了一句。

“知道了。”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八十一章 过往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