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八十章

于清

那人舔了舔嘴唇,有点意犹未尽的意思,转头和大衣男对视,脸上带着邪笑。大衣男皱了皱眉,转身欲走。这时从前面的几个箱子后面跑出来几个人,看了看地上的死尸,心中涌上了一股寒意:“等,等一下。”那人壮着胆子跑到了大衣男身边:“我,我是常风的弟弟,我叫常泰。”

大衣男瞥了他一眼,冷冷地回了一句:“我不管你叫什么,明天早上我要看到钱。”

常泰连声答应:“这是自然,都是熟人,你也知道我哥的信誉。”说着朝地上死不瞑目那人看了一眼,打了个哆嗦,又看了看他旁边站着的那人。那人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朝他露出了一个深情的微笑。

他心底一凉,连忙避开了他的视线,大衣男带着身后两人走了,咬脖子那位一脸无趣地叹了口气,眼睛盯着常泰他们,似乎有意调戏他们一般,常泰他们却不敢和他对视。终于他也走了出去,常泰几人松了一口气,伸手把地上的武器搬到车上,一行人先后离开了砖厂。

“据报道,昨夜晚间P市环山岭的一个废弃砖厂里发现疑是黑社会火拼事件,目前伤亡人数正在统计,本直播间会跟进事件的后续报导……”

“P市?”阿良关掉电脑,不由得想起了昨天遇到的那三个人,起身走进了洗手间。

P市,孤儿院。

十几个小孩围着桌子坐下,其中小的不过三岁,大的十三岁,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食物。一个小孩因为太矮夹不到菜,起身站到了凳子上,大衣男从后面一把抱起了他:“天天,叔叔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吃饭不能站在凳子上吃。”

小孩四肢挣扎着哇哇大叫:“放我下来!我夹不到!都被他们吃光了!快放我下来!”

大衣男一脸无奈,轻轻把他放到座位上,拿过他手里的碗,帮他夹了满满的一碗,递给了他,那叫天天的小孩这才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身边坐着的那个十来岁的小姑娘一看,故作生气道:“还不谢谢于叔叔。”

那叫天天的小孩嘴里鼓鼓的,含糊不清地说道:“谢谢于猪猪……”

大衣男哈哈大笑起来,站在一旁看着一桌孩子大口吃着,心中很是惬意。

孤儿院的院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漂亮女人,名叫王秋萍,由于身体原因,一直没有孩子,丈夫和她离婚了。后来和大衣男相遇,大衣男让她当这个孤儿院的院长,她欣然同意了。

孤儿院的所在地比较偏僻,这块地是大衣男花钱买的,建孤儿院也没有任何手续,纯粹是他自己掏钱建起来的,平时很少有人上这来打扰他们,孩子们也生活的无忧无虑。

“晨晨。”大衣男弯腰抓住了一个孩子的手,“你又忘了,夹菜不要乱翻,夹到什么就吃什么。”

“诶?”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小胖墩,“你小子,是不是屁股又痒啦?筷子只能夹朝着自己这个方向的。不要伸到别人那边去啊。”

小胖墩一听朝他做了个鬼脸,大衣男左脸抽搐了两下:“小琴,以后叔叔不在,你要多教教他们,弟弟妹妹夹不到菜,你要帮他们夹。”

那个十二三岁的姑娘笑着点了点头:“知道啦,您没来的时候都还好好的,一来他们就这样了。”

“是吗?那我以后还是少来的好。”

“不行!”整桌孩子异口同声道。

大衣男爽朗的笑了几声,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王秋萍和大衣男那两兄弟站在一旁看着他们,脸上也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王秋萍坐在院外的一个石凳上,看着对面正抽着烟的大衣男,“他们跟你非亲非故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大衣男淡笑着自问了一句,脑海里不由回想起了一些往事。

大衣男叫于清,来自I市一个偏远的小村庄。于清的童年是不幸的,父亲在他乡矿上工作遇上塌方,剩下孤儿寡母拿着一笔微薄的赔偿款艰难度日。后来母亲改嫁,嫁给了村里一个四十来岁的光棍。前三年还好,这个男人对他们母子两也很关心,后来就慢慢的变了,这个男人开始嗜酒,嗜赌,常常夜不归宿。一回来就躺在屋里大睡,也不出去干活。

于清他母亲要是说他几句,难免遭到一顿暴打,母子两的畏惧,容忍,使得这个男人的脾气越来越大,以至于只要稍有不顺心的地方,就拿于清撒气。

这使于清的性格越来越内向,越来越孤僻。由于从小长着一对斗鸡眼,还有轻微的癫痫。他打小就自卑,也不敢跟同龄孩子玩。他越是这样,村里那群孩子就越拿他取乐,在外面受了欺负,不敢跟家里说。母亲无能为力,跟继父说,难免遭到一顿打骂。所以他只能忍着。

那年十月,于清已经二十五岁了,由于常帮家里干活,身材非常壮实,不过即使是这样。这么多年,懦弱的性格一点都没改变,对他继父还是很畏惧。和他一块长大的那些人,如今早已步入了社会,然而欺辱并没有因此终止。村里刚成长起来的那一代人,又对于清开始了新一轮捉弄。

那天于清正在河边洗衣服,突然有几个孩子走过来,说家里树上长了个马蜂窝,让他帮忙弄下来。于清虽然不善言谈,但是他并不傻,马蜂这种东西他也知道招惹不起。于是对他们挥了挥手,表示自己有衣服要洗,不去。

这下可把那群孩子得罪了,在河边捡石头往水里仍,往他身上砸。于清站起身就跑,那群孩子见状哈哈大笑,一拥而上,七八个十来岁的孩子,那劲就不小了。强拉着于清往马蜂窝下走。

来到树下,有个小孩递了一根细长的竹棍给他,于清不接。那小孩向是在哗众取宠一般,一脚踹在他腿肚子上,旁边的小孩哄堂大笑。一个劲在旁边怂恿,让他把马蜂窝戳下来。

没办法,于清畏畏缩缩地接过竹竿,颤抖着向那马蜂窝捅去,一下捅了个窟窿,马蜂嗡嗡叫着从窝内飞了出来。那几个小孩挺乐,让他加把劲。于清猛地往上捅了两下,马蜂窝掉了下来。一时间马蜂四起,“嗡”声震天。

树下的人落荒而逃。

半晚,于清带着一身伤湿漉漉地回到了家中,母亲在厨房忙活,继父坐在屋内喝酒,于清心里怦怦直跳,听到门外的脚步声,继父朝门外看了一眼,见他空手回来,不由得一愣,摇摇晃晃走过来问道:“衣服呢?”

于清畏畏缩缩说:“丢,丢了。”

这会继父的火一下就上来了,抬手就是一个嘴巴,嘴里说着这么大个人了,回来的这么晚,水没挑,还把衣服给丢了。越说越气,捞起旁边一根棍子就往于清身上打。

在厨房忙碌的母亲连忙出来劝阻,夫妻两在院里来回拉扯着,于清红着眼睛躲在母亲身后没敢吱声。

事情还没完,正在于清母亲劝解之际,那些孩子的家长带着他们上门了。一进屋就破口大骂,可把夫妻两吓坏了,一看领进来的那些小孩,个个脸肿的跟猪八戒似的。一问缘由,说是于清带着他们去捅马蜂窝,结果被马蜂蜇成这样,要夫妻两赔偿,不然就让他们家不得安宁。

没办法,夫妻两只得拿出家里最后那点积蓄,给那几家人赔了钱,说了不少好话,这才把他们送走。

那群人一走,于清又挨打了,并且这次,牵连到了她母亲。原因是把他喝酒的钱也给赔进去了,但是他却不想,这钱本来就不是他的,而是于清他爸的赔偿款。

事情闹了两个多小时,于清的继父也累了,回屋休息。母亲拉着他坐在院里,问怎么回事,于清把事情的经过一说,他妈一听儿子没错,当时就起身要为儿子去讨个公道。

想叫上自己的男人一块去,走了两步她又停了下来,转身往屋外走。

结果自然是不必多说,村里人本来就看他们家不起,到了手的钱哪能往回退。一通争吵,惊扰到了旁边的一条狗,大狗狂吠了几声,于妈怕了,也不敢要了,往门外走。大狗追了出来,于妈走,大狗就追。于妈心里害怕,越怕脚下越快,跑了起来。

她一跑狗子追的更紧了,连追带吠,竟然把其他几户人家的狗也给招了来,顿时狗叫声一片。

于妈在前面跑,几条狗在后面追,路过一个池塘,于妈一着急跳了进去,狗在岸边大声狂吠。这下可要了命了,池塘底下都是淤泥,另一边有阶梯的地方比较浅,于妈跳下来的这头是最深的,上下起伏了一阵,不到两分钟于妈沉了下去。

这么久没回来,于清也害怕出事,拿着手电筒出门去找。听见池塘边有狗叫,他走了过来,狗散开了。往池塘里照了照,似乎看到水里飘着一个人。于清一惊,心中涌上一丝不安,找了跟木棍往水里挑了挑,于妈背面朝天浮了上来。

于清只觉得五雷轰顶,一屁股坐在地上,她母亲这身衣裳已经穿了好几年了,哪能认不出。顿了几秒,忍住悲痛废了好大的劲才把母亲弄上岸,抱在怀中一看,早已死去多时。

于清安静地坐在地上,于妈躺在他怀中,就这么沉默着。于清没有哭,眼眶中连眼泪都没有,神情木讷地坐在那。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八十章 于清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