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六十章

往事

装修工转过转角,因为走得太急,和迎面走来的一个年轻人撞了个满怀,两人各自退了两步,年轻人刚想责备他两句,定神一看,年轻人愣住了:“你,你不是徐师傅么?”

装修工定睛看了看他,有些眼熟,一时想不起是谁,开口问道:“你是?”

年轻人哈哈一笑,指了指自己:“我,秦武啊,上次我家还是您帮忙装修的呢。”

装修工猛然想起:“对对,是你啊,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秦武笑着捎了捎头,见他一脸紧张,疑惑道:“你怎么了?”

装修工用袖子擦了擦鼻子,惊魂未定地看了看身后:“有人追我,你能帮我挡一下吗?”

秦武朝他身后看了看:“谁追你?”

汉子没再解释:“不认识,我要先走了,拜托了。”说完匆匆忙忙地跑了。

正在秦武疑惑之际,阿良从转角追了出来,秦武抬眼一看,刚想问点什么,看清楚来人的模样后,他又愣住了,同时阿良也把他认了出来。

“怎么是你?”两人异口同声道。

秦武指了指装修工逃跑的方向:“是你在追他?”

阿良点了点头,怕他跑了,没说多余的话,抬脚要追,秦武伸手拦住了他:“你为什么追他?”

阿良皱了皱眉:“跟你没关系。”说完要走,秦武又挡住了他。

阿良眼中放出两道寒光,心道再拦我一下,别怪我不客气!秦武被阿良的眼神震慑住了,往后退了一步,阿良欲走,秦武道:“我认识他,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如果你真有理,我可以带你去找他。”

阿良止住了脚步,转头看着他道:“你说真的?”

“嗯。”秦武挑了挑眉:“要找个地方喝两杯吗?”

阿良沉思了几秒,摇了摇头,他想跟秦武说王婉彤坠楼的真相,想来人越少越好,这个地方就挺清静,阿良重新点了一支烟,递了一支给秦武,秦武罢手说不会抽,阿良淡淡笑了笑,看着秦武胸前的单反,他笑着问道:“现在生意还好吧?”

秦武点了点头,把单反从脖子上取了下来,抓了抓脖子上那条被单反带子勒出来的印痕:“还算过得去。”

“那就好。”阿良顿了顿,“接下来要跟你说的事,都是真的,你听好了。”

秦武一愣,你说你和他的事,怎么还跟我扯上关系了?心中疑惑,见阿良一脸认真,没有多问,阿良吸了口烟,缓缓道:“王婉彤,其实并不是自杀……”

听了这话,秦武脸色一变,眼睛瞪得像个铜铃,阿良继续道:“她是被一个叫陈柏鸣的给逼下去的。”

当阿良说出“陈柏鸣”这个名字,秦武手中的单反掉到了地上,镜头摔个稀碎:“你,你说,陈柏鸣?!”秦武显得异常激动。

见他这么激动,阿良一愣:“怎么?你认识他?”

陈柏鸣没有回答他,眼中带着些许怨恨沉声道:“你继续说!”

阿良看了他一眼,把王婉彤坠楼的经过详细跟他说了一遍,说完再看秦武,他的眼睛红红的,浑身都在颤抖,突然腿一软秦武跪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脸哭了起来,阿良更加疑惑了,只听秦武抽泣着,嘴里不断地重复一句话:“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都是我害了她……”

听他话中有话,阿良蹲在他身边抓着他的肩膀问道:“你说清楚,怎么回事?什么你害了她?”

秦武泣不成声,过了很久,秦武稍稍稳了稳情绪,向阿良说起他和王婉彤之间的事。

正如阿良先前所想,秦武到现在还深爱着王婉彤,他的房间里珍藏着不少和王婉彤在一起时的留影,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两人和陈柏鸣相遇,从那一天起,陈柏鸣便时不时来找王婉彤,而此时的秦武,已经和王婉彤确认了男女朋友关系,有碍于陈柏鸣的身份,秦武也是忍气吞声,好在王婉彤对秦武十分钟情,陈柏鸣多次追求,送了不少珍贵的礼物,王婉彤不为所动。

陈柏鸣开始把目标转向了秦武,逼着秦武和王婉彤分手,秦武当然不愿意,不管陈柏鸣如何威逼利诱,秦武就是不放手,在他心中,早已认定王婉彤就是那个能和他一起白头到老的人。直到后来的某一天,那天晚上,秦武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说他母亲被车撞了,伤得比较重,司机逃逸了,让他赶快来医院。

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医院,父亲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着,几个小时后,医生推门走了出来,父子两连忙上前询问手术的具体情况,主刀医生叹了口气,说情况不容乐观,命是保住了,什么时候能醒,他们也说不准。

秦武的老父亲瘫倒在了地上,从这一天起,秦武的妈妈就一直住在医院,刚开始还好,家里还负担得起,时间一久,父子两的压力就重了。秦武的爸妈都是普通工人,半辈子也没存什么钱,出了这次事故,家里的积蓄都花得差不多了。父子两开始向亲朋好友借钱,可借钱也只能应急,解决不了长久的问题,病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每天产生的医疗费用让这父子两接近崩溃。

就在秦武走投无路之时,陈柏鸣又找上了秦武,还和以往一样,这次给出的条件更为诱人,前几次是五十万,这次又加了五十万,天台上,陈柏鸣把卡递给了秦武:“离开婉彤,这笔钱就是你的。”

秦武心中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最终,秦武颤颤巍巍地接过了那张卡,陈柏鸣笑了,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转身离开。看着手中的卡,秦武哭了,事情已经逼到了这一步,他没有任何办法。最后,他还是和王婉彤分手了,甚至分手后的一个星期,王婉彤还以为他在跟她开玩笑,那一个星期,不仅仅是王婉彤从小到大最难熬的一个星期,同时也是将秦武折磨得死去活来的一个星期。

一个月后,秦武的妈妈终于醒了,而秦武和王婉彤,谁也没再主动联系过彼此。至于分手的理由,王婉彤到现在都不知道,虽然秦武知道,就算告诉王婉彤实情,以她的性格,她肯定会谅解自己,但是那样对她太残忍了,秦武不忍让她再承受多一份伤害。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六十章 往事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