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姓萧的都是天煞孤星

顾学东级别没有周康元高,但作为强势市直部门的副职,此时的地位还是超然的,生怕周康元听不出萧良最后一句的威胁,打着哈哈添油加醋的说道:

“我们过来调研,也是了解情况,企业有什么问题以及困难,市县都会尽可能帮忙解决。小萧同志你说这话,好像是我们赶过来喊打喊杀似的。周县长可没有要将你们赶出狮山的意思啊!”

萧良看着顾学东不掩杀机的笑脸,再看周康元的脸色越发阴沉,他却是平静的说道:

“周县长对环境保护的重视,是真真切切将对人民负责任的态度放在心里。这点,我是非常认同的,内心也是焦急,才更迫切想要解决果汁厂目前存在的这个问题。”

周康元脸色阴晴不定的看了萧良一眼,转头看向汪兴民说道:“肖裕军案我也有所了解,前任遗留下来的责任,确实不能都怪罪到继任者头上,只是问题还是要解决。果汁厂的污水排放问题要如何得到有效的整顿、整治,你们镇上先研究一个完善妥当的方案出来!”

周康元不管内心是怎么想的,还是将问题先丢给云社镇党委,让云社镇党委提方案,他作为县长才有主动权。

他既不可能轻易就被手下的内斗搞乱了阵脚,也不可能叫萧良三言两语就轻易拿捏住。

他接下来又对围观的群众说了一些政府不会放弃环境的话,就转身往果汁厂大门走去。

镇上原本安排了接待酒宴,但闹出这样的不欢局面,周康元在果汁厂大门口就直接钻进自己的专车,然后跟汪兴民、范春江、周健齐说道:“县里还有事情,我先拉顾主任回县里,夜里不麻烦云社招待了!”

看着周康元、顾学东等人所乘的车队扬长而去,汪兴民阴沉着脸,盯住范春江、周健齐,不客气的质问道:

“这下你们得意了?果汁厂的污水问题要怎么解决,你们要没有意见,明天下午就召开党政联席会议讨论,拿出方案,你们跟我一起到县里去汇报!”

虽说萧良这番话是将周康元惹恼了,但范春江这些人直奔宿云生物的命门而来,天下也没有摁住萧良的手,不允许他反击的道理。

范春江、周健齐没想到萧良的回应如此的强硬,一时间也看不清形势发展对他们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当下灰眉土脸,也只是同意明天下午召开党政联席会议讨论,没有说多余的话,就先离开了。

范春江、周健齐等人一走,没有外人在场,憋了一肚气的顾培军就先爆发起来,朝汪兴民诉苦:

“昨天夜里,有人鼓动二十六名员工从宿云生物及果汁厂集体跳槽。萧良为大局着想,一个都没有留难,今天上午将所有能直接办离职手续的,通通放走。没想到这些人还不甘心,今天又紧接着搞这么一出。他们纯粹就是想将宿云生物从云社逼走,现在却搞得像是萧良在威胁他们似的,天下就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果汁厂污水问题确实很严重,我们还是想着先解决眼下的问题吧,其他事没有什么好说的。”萧良说道。

“集体跳槽是怎么回事?”汪兴民蹙着眉头问道,他没想到今天这事竟然还有前因。

“在有些人的推动下,县里的嘉乐保健品公司也打算仿效宿云生物生产小瓶汤剂保健品,昨天夜里突然对我们发动袭击,一下子挖走我们二十六名销售、生产员工,”

顾培军气恼的将来龙去脉,一下子给汪兴民、梁朝斌倾吐出来,

“我们也了解到他们目前是借肖裕军在溪口镇的果汁厂进行代加工。且不说南亭湖果汁厂的污染问题肖裕军要承担绝大部分责任,我就不信肖裕军侵占南亭村的集体资产,在溪口镇新建的果汁厂,就有什么污水处理设备!这TM纯粹是欺负人!”

“你与周县长的秘书,是不是有什么矛盾?”汪兴民太清楚这种倾轧了,也没有显得特别义愤填膺。

他更关心的是萧良与袁桐之间,又或者说萧良的父亲萧长华在担任市委办副主任期间,跟袁唯山、顾学东这些人有没有什么尖锐的矛盾。

范春江以及周健齐、梁爱珍夫妇对萧良恨之入骨,他能理解,但顾学东这种级别的人物,却不是范春江、周健齐、梁爱珍能随随便便差遣出来当枪使唤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袁桐在背后出力,同时顾学东跟萧良家有矛盾,乐意站出来踩一脚。

九月底那次酒宴残局上,虽说袁桐也帮着上眼药水了,但他没有想太多,还以为袁桐是送顺水人情给梁爱珍。

今天这个情况,汪兴民则肯定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萧良很平静的看着汪兴民,轻描淡写的说道:“其他有什么矛盾,我也不清楚,但市经贸委今天随顾学东过来有个工作人员叫田文丽,此时是袁桐的未婚妻,在七月之前,却是我哥的未婚妻——”

听萧良一说,汪兴民后脑勺都觉得隐隐发寒,姓萧的都是天煞孤星吗?

夺妻之恨,可比普通的矛盾难化解多了!

虽说姓萧的才是被夺妻的,但姓袁的知道这种仇恨无法化解,有能力还不死命踩啊?

…………

…………

其他人不知道周康元秘书袁桐的背景跟来历,不清楚萧良父亲萧长华在陈富山案的牵涉,汪兴民还是清楚的。

当然,汪兴民再忧心忡忡,也很清楚官场没有“投降输一半”的说法,而同时只要他没有把柄被人抓住,也无非是坐一辈子的冷板凳而已。

他再懦弱无能,也不可能坐看宿云生物被袁桐、周斌、范春江、周健齐这些人不择手段硬生生逼走。

再说此时的萧家兄弟也不是任人拿捏的主了。

在全国上下高度一致强调经济发展、招商引资的当下,谁能在短短不到半年时间,就创办出一家有望年产值突破亿元的企业,放在任何地方,都不是基层官员能任意拿捏的了。

这也是萧良今天如此强硬回应的底气所在。

袁桐、范春江、周健齐他们将顾学东、周康元推出来挑果汁厂的毛病,是谁都没有办法否认的事实,但说到底污染是果汁厂的毛病,又不是宿云生物的毛病,果汁厂只是宿云生物的代加工厂而已。

周康元是今天可以直接勒令果汁厂停产整顿,能打乱掉宿云生物一时的阵脚,但宿云生物除了可以立刻到狮山之外寻找新的代工厂外,因为生产突然中止而导致的一切损失,理论上也是可以找果汁厂索赔的。

最终要扛下这一切的,除了南亭村与云社镇,还能有谁?

萧家兄弟这么年轻,就算打断宿云生物一时的发展,还能压制他们在别的地方出人头地?

有萧家兄弟这样的底气在,隐藏在背后,暂时还没有浮出水面的的萧长华,真就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

汪兴民突然想到宿云生物的注册地是锡江而非东洲,当初将宿云生物的实际总部放在云社,还是应他的要求所致……

汪兴民暗暗头痛:人家留了后手啊!

“果汁厂的污水问题,你有什么方案?”汪兴民这时候抛开其他有的没的,直接问萧良道。

“我对周县长说的那番话,并非意气用事,”萧良说道,“果汁厂的污染问题,我们确实不能视而不见。今天拖过去,人家还是会反复找市县乃至省环保部门举报,还不如我们痛痛快快,就这段时间利索的解决掉。”

“资金够不够?”汪兴民问道。

汪兴民怎么都不可能会忘了就在一个月之前,范春江、周健齐他们在暗中鼓噪宿云生物及果汁厂就剩不到五十万资金储备,怂恿云社大大小小的商户找宿云生物讨债,想要将宿云生物挤垮掉?

镇印刷厂也是那次转由张卫、顾雄承包。

也是那一次,袁桐、梁爱珍对他毫无尊重之意,借周康元的名义呼来喝去,中途将他叫到一个就剩残羹冷炙的酒局上施压,想迫使他放弃对宿云生物的支持。

想到这里,汪兴民也犹觉得这些人太可恨、太咄咄逼人了。

这才过去多久,又绞尽脑汁捅人家的命门?

汪兴民当然不可能随时关注宿云生物的资金储备情况。

在他看来,宿云生物虽然借国庆周的爆量销售回了一把血,现金储备一度上升到六百万,但问题是宿云生物及果汁厂这段时间生产一直在扩张,还额外拿出一百万提前支付给卫雄印务,支持印刷厂的发展。

他不禁担心宿云生物的资金链能不能撑得住,也不难猜测这就是范春江、袁桐这些人的目的。

毕竟镇上再软弱,也会争取不让果汁厂直接停产整顿的。

那样的话,方方面面的损失太大了。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新官路商途
加入书架
字体
A-
A+
夜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