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永夜君王
永夜君王
烟雨江南
异世大陆 494.2万字12618.2万人读过
书架
千夜自困苦中崛起,在背叛中坠落。
自此一个人,一把枪,行在永夜与黎明之间,却走出一段传奇。
若永夜注定是他的命运,那他也要成为主宰的王。
千夜 古武 枪械 血族 异世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纵横APP免费看
终章 美丽新世界 2019-01-10 00:21:46

目录(共 1534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试读作品圈子
发布评论

章一 绯色之夜

永夜大陆大部分时间都是暮色昏昏,特别到了暗季,上层大陆的运行轨道遮挡住阳光,白昼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

今夜双子阿尔法星转入近地轨道,是个难得有月亮的晚上。

一轮巨大圆月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天空,仿佛下一刻就会砸到头上,就算是没有能力的普通人,也能清晰看到月面上的巨大盆地和雄伟山脉。

但是还没有入睡的人们却惶恐不安。

圆月竟是猩红色的,月光如薄纱般从天空垂落大地,宛若活物,在起伏而崎岖的大地上蔓延。把一大片一大片灰黑色剪影,渲染上浓郁的红,就像一道道巨大的疤痕和伤口,其上还不时闪烁出金属的寒光。

远方不时传来长长的狼嗥和不知名的兽吼,彼此回荡,充满暴虐气息。

在永夜大陆的传说中,绯月是不祥之兆,十分罕见,可是一旦出现就意味着混乱和痛苦。每当月亮被血色浸透的时候,黑暗世界的大君们就会打开灾祸之门,把狂暴和灾难撒向大地。

传说并不是没有来由,因为在血色月光下,所有的生物都会不由自主的更加暴躁嗜血,也更加好斗。

绯红的夜幕下,忽然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它从天外飞来,缓缓横移过天空,变得越来越大。赫然是一艘长达数千米的浮空飞艇!

它已经极为破旧,巨大气囊上打满了补丁,金属构件则是锈迹斑斑,拼接的地方多处翘起,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断裂。

仿佛在印证着人们的担忧,飞艇突然剧烈震动几下,上面居然崩落了不少零件,还包括一个十余米的大型金属构件。

金属构件坠向大地,激起一声轰鸣。

浮空飞艇艰难地挣扎着,外壁那些成排的铜管都在震颤,从尾部机械舱中喷出大团蒸汽。艇身后方合计八组螺旋浆发出生涩的吱嘎声,疯狂地旋转着,才勉强把艇身稳住。

飞艇下方凌乱地挂下来数十根粗大缆绳,吊着同样锈迹斑斑的巨大货舱,透过没有关严的舱门,可以看到里面都装满了垃圾。

锈蚀老旧的浮空飞艇如垂暮巨兽,艰难挪过最后一段路程,终于飞到了目的地。在下方数百米的大地上,赫然是一个极为广大的飞艇坟场!

此时有数以万计的人正从各个藏身处蜂拥而出,他们早就把对绯月的恐惧抛在脑后,对着浮空艇使劲挥手,不断发出亢奋的欢呼!

即使在这片几乎被帝国遗忘的大地上,他们也是整个世界最底层的蝼蚁,每天都在为了生存而挣扎。

这里是那些曾经辉煌过的庞然大物的埋骨之所,从上层大陆飞来的报废浮空艇通常会携带大量垃圾,时间长了就变成一个什么都有的垃圾场。而寄居在飞艇坟场上的人们,就依靠上层大陆抛下来的这些垃圾生存。

一旦长时间没有运送垃圾的浮空艇到来,这里就会有大量人饿死。对他们来说,上层大陆的垃圾就是全部希望。

而明天......明天在这里是一个太过奢侈的词,没有人会去想明天。

已经对准了坐标的浮空艇发出痛苦的呻吟,螺旋桨一一停止转动。庞大的艇身突然剧烈一震,在空中上下弹跳了足有数十米的落差,然后左前方外壁裂开,分离出一艘小型飞艇。

小飞艇的外表看起来光洁得多,它绕着垃圾场飞了一圈,就转头爬升,逐渐向天外飞去。

而空中的浮空艇则失去了动力,开始不断震动,突然一歪,缓缓向大地坠落!

它越坠越快,终于撞击大地,在轰鸣声中解体。无数垃圾、废料和金属构件四下纷飞,在飞艇坟场上空下起了一场垃圾雨。

狂欢开始了!

寄居者们号叫着冲向飞艇坠落的地方,有些人甚至象野兽般四肢着地奔行。

空中不时有巨大金属构件坠落,许多正处落点下方的人躲闪不及,直接被数吨重的构件砸成肉酱。可是他们身边的同伴却对危险视而不见,依旧拼着命向前冲,只求先一步奔到能够争抢到垃圾的地方。

人们中有男人,也有女人,还有老人孩子。但是年龄和性别在这里毫无意义,每群人都是以体形和力量区分的,这是坟场划分地盘的惟一标准。

能够冲到飞艇残骸下的都是整个坟场中最强壮有力的男人,然后是弱些的男人和强壮的女人,再然后是弱些的女人,最外圈则是老人和孩子。

人们就这样以坠落的浮空艇为圆心,构成了一个个同心圆。每层之间都有着无形却不容逾越的界线。

在一层层同心圆的最外缘,则是小孩子们的活动区域。数以百计的孩子在这一片的垃圾堆中不断翻找,寻找着那些几乎不存在的食物。

其中有一个瘦小的男孩,也在努力翻找。

他大约七八岁,小脸黑乎乎的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身上的衣服原本应该是一件成人的衬衣,包裹在他身上就象是一件长袍。而且衬衣早已破得不成样子,根本就是用布条缠在身上的几片大点的破布。

他用双手使劲扒着冰冷的垃圾,小手上全是割破的伤口,许多伤口还在溃烂。可是他好象感觉不到疼痛,拼命扒着眼前大堆分辨不出形状的垃圾。

他已经三天没吃过东西了,如果今天还不能找到些吃的,那他绝对坚持不到下一次浮空艇到来。

但是无论小男孩如何努力,却始终一无所获。

这片区域早已经被人翻过了无数遍,然后才会留给这群十岁以下的孩子。这些孩子就是这片垃圾场上最弱的人。而当强壮的人们实在找不到吃食的时候,他们饥饿的目光就会......盯上老人和孩子。

这里是遗弃之地,这里是飞艇坟场。这里的人们只要活着,己与野兽无异。就连强大的野兽都活得比他们有尊严!

生存的渴望让小男孩不肯放弃,他不断翻着垃圾,身上许多伤口也因为过于用力而再次裂开,渗出血水。可是他却浑然不觉。

空中又是一片垃圾雨洒落,其中一个大点的垃圾包落在小男孩身边。

垃圾包外壳破碎,各种无用垃圾中滚出一个油纸包,一下牢牢吸引住了小男孩的全部目光。在纸包上竟然渗着油花!

他忽然以野猫般的敏捷扑了上去,把油纸包紧紧抓在手里。他根本不打开确认里面的东西,一把掖进衣服里,同时警惕万分地转头看看左右,然后就小心翼翼地向外围爬去。

在这群孩子中间,也同样存在着竞争和抢夺,甚至还有杀戮!残酷程度一点也不下于大人的世界。

小男孩很瘦小,在这片垃圾场中属于偏弱的,一旦被强壮的大孩子发现他找到了能吃的东西而想私藏,那么挨一顿毒打是最轻的。

很幸运,小男孩避开了所有大孩子的视线,成功逃离了这片区域。他似乎有着与生俱来的敏锐,总能先一步避过那些比猛兽还要可怕的大孩子们。

远离浮空艇残骸后,小男孩撒腿狂奔,一路跑到另一座垃圾山后,钻进一个空的铁桶里。

这里就是他的小窝,是躲避风雨的栖息地。在小男孩心目中,这块才一个多平方米的小空间就是人间乐土。

他小心翼翼地拿出油纸包,屏住呼吸,带着朝圣般的神情,缓缓打开。

纸包里居然是一个面包!一个仅仅咬了一口的面包!

小男孩看到它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个东西叫面包。他在垃圾场上从未见过这么完整的食物,但是却完全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知道面包这种东西的。

实际上,那只是一块普通的圆面包,在上层大陆就连最底层的草芥之民都有可能咬一口就扔掉,就象小男孩手上的这块一样。但是在这片垃圾场中,它却可以值好几条人命。

凑得近些,可以闻到淡淡的属于谷物的气味,小男孩只觉得全身的伤疼都已不翼而飞。他小心翼翼地捧着这块面包,难以置信自己竟然能够找到这样的宝藏。

这是梦吗?

一滴血珠从他手上的伤口中渗出,滚落在面包上。小男孩失声叫了起来,急忙把手在身上用力擦着,把所有血渍和汗渍都擦干。他哭丧着小脸,再回头看着这块面包时,难过得就象心中的圣物被亵渎了一样。

这时小男孩肚子里突然咕咕叫了起来,他的胃用抽搐般的剧痛表达着自己的渴望。于是他把面包上染血的那块地方撕下来,鼓足了全部决心,准备放到自己嘴里去。

可是他的手忽然停在半空。

就在铁桶外,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小女孩。

她才四五岁的样子,小脸上黑一道灰一道的,完全淹没了本来肤色,但是轮廓分明的线条却勾勒出了一个未来绝色少女的稚形。而她那双闪亮的大眼睛异常的美丽,神采流转,正直直地盯着小男孩手中的面包,再也挪不开。

小男孩腾地坐起,左手悄悄抓住了一根一端磨尖的铁棒。这是垃圾场里生活的人最本能的反应,当一个人手中的吃的被另一个人看到后,往往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

小女孩没有逃,她两只眼睛都黏在了面包上,一动都不动。

小男孩慢慢放下手中的铁棍,犹豫着,许久许久才下定决心,慢慢把面包撕成两半,然后把其中半个递向小女孩。

小男孩的动作很慢,手也在颤抖,额头更是密密的都是汗珠。他的胃和身上全部的伤口都在用最激烈的痛苦表达着抗议。

可是面包还是到了小女孩手上。

小女孩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一手牢牢抓着面包,用力擦了擦自己的眼睛,这才确认不是在做梦。

她忽然拼命把面包往嘴里塞去,半个比她拳头还大一圈的圆面包居然几下就消失在那张小小的嘴里,或许还没有超过三秒!

小女孩吃光面包,舔干净双手上的残渣,这才抬起眼睛,第一次把目光集中到小男孩脸上,仔细地看了看,就飞一样地跑掉了。

小男孩此刻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只能颓然坐下。或许是小女孩那纯净的眼睛触动了他心底深处的某个情绪?

但是,情绪又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小男孩靠在桶壁上,小心翼翼地撕下指甲盖大小的一片面包,放进嘴里,没有马上下咽,只是含着,用舌尖感受谷物的清香。

就在这时,从他的小窝外忽然传来一个稚嫩的小女孩声音:“他手上有好吃的!你们答应了要分我一半的!”

男孩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他看到,外面站了好几个大孩子。

PS:新人新书,求收藏!求点击!求红票!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晔子果果

    册那,回头看一遍才发现这货是个萨满

    2024-02-21 09:04:37 ·来自安徽
    评论
  • 再来一杯梅酒

    人家青梅竹马,哪像你是个天上掉下来的兄弟

    2020-03-18 20:48:11 ·来自广东
    评论
  • 秋禾夕

    如果这是新世界后门直播吃100斤屎

    2018-01-24 00:40:01 ·来自浙江
    评论
  • 清风明月夜@百度

    呵呵

    二刷,原来是来刷尘缘的。。。记错了网址。。。其实这样最好

    2022-11-14 15:34:04 ·来自河南
    评论
  • a271995677

    直接喝树泽提纯不是直接天王?

    2020-12-25 03:13:19 ·来自广西
    评论
  • 伐木丁丁

    这种梗以及卖弄真让人恶心!

    2024-02-17 13:01:21 ·来自重庆
    评论
  • 书友62344393

    2024年,我祝愿世界和平,我发发财

    2024-02-15 06:32:26 ·来自江苏
    评论
  • 书友62344393

    新年快乐,我爱中国.

    2024-02-15 00:24:35 ·来自江苏
    评论
  • 杰克斯派洛船长

    他们家抢的原力?

    2019-07-28 01:59:30 ·来自新疆
    评论
  • KY_King

    有点装哦,两个名字都是日本那边的叫法,国内也很多忘记叫什么了,蛮普通的名字。

    2021-03-02 21:46:24 ·来自湖南
    评论
  • 格里高利之赵四丶

    你们觉得自己很有趣?

    2024-02-11 13:48:05 ·来自河南
    评论
  • 书友62358521

    这样的帝国

    2024-02-08 03:20:26 ·来自江苏
    评论
  • 书友62358521

    真的恶心

    2024-02-08 03:19:06 ·来自江苏
    评论
  • 三年三年

    净干s事

    2024-02-02 15:00:59 ·来自台湾
    评论
  • 三年三年

    心裡的悲涼.....

    2024-02-01 18:33:24 ·来自台湾
    评论
  • 於小留000

    烟大原来这么早就在书里留下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想法了,果然超前啊,时隔这么多年,第三遍刷的时候才看出来

    2024-01-30 09:39:50 ·来自浙江
    评论
  • 书友61284229

    意思是,不为千夜出手也行,反正得出一次手

    2023-04-21 20:29:52 ·来自辽宁
    评论
  • 书友56582200

    礼节性

    2022-09-10 08:03:37 ·来自北京
    评论
  • 书友61832385

    绝交是什么体位?有人懂吗

    2023-09-28 01:35:11 ·来自广东
    评论
  • 三年三年

    心酸不已!

    2024-01-21 17:14:40 ·来自台湾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