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道秘闻:逆天,我体内有个蛇珠子

诡道秘闻:逆天,我体内有个蛇珠子
诡道秘闻:逆天,我体内有个蛇珠子
左眼
都市怪谈 44.6万字5882人读过
书架
良人憎命达,魑魅喜人过。
一切都是从我臭名昭著的舅舅托梦开始的,舅舅迁坟,姨夫耍刀,老鼠拜月……追踪着有迹可循的邪梦,让我一路根本停不下来。
悬疑 偏执 都市 近代 恐怖 性转 金手指 异能 怪谈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纵横APP免费看
第204章 完本 2024-01-31 15:09:18

目录(共 204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试读作品圈子
发布评论

第001章 舅舅托梦

我叫许二林,今年24岁,在家医疗器械公司做销售代表。

最近两月烦心事特别多,先是体检查出胃里长了个脂肪瘤有癌变的可能,然后是女朋友跟我要房子结婚,还有就是隔三岔五总是梦见死了十多年的舅舅。

我舅在梦里哭得稀里哗啦,说他在那边被欺负了,还被赶出了家,让我一定要帮帮他。

每次从梦中惊醒我都一身大汗,白天上班也没精神工作接连出错,为此领导对我拍了好几次桌子,差点让我滚蛋。

我这人有点迷信,想到24岁是本命年容易犯太岁,就买了红腰带,红裤衩,红袜子,红鞋垫……从上到下整了一身红。

不过周易解梦说:梦见死人,不用害怕,不一定是坏事。

为此,我还特意研究了好几天周易解梦,比如梦见舅舅是什么意思,梦见亲人哭是什么意思,梦见有人向自己求助是什么意思等等,诸如此类。

就在我对周易解梦的诸多说法半信半疑时,我接到了我爸的电话,我爸在电话里喊:“二蛋,快回家,咱家有好事啦!”

二蛋是我的小名。

“啥好事?”我问。

“和你舅舅有关,电话里一两句话说不清,你他娘的赶紧回来!”

听和舅舅有关,再联想到最近的梦,我赶紧向公司请了假,抱着一脑袋官司连夜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我舅叫孙满财,虽然已经死了十多年了,但只要提起他的名字十里八乡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因为他的死总是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趣事。

关于我舅的死有很多版本,其中有一个版本是这样的:

在一个阴雨连绵的下午,三十八岁的孙满财在喝了半斤马尿后,溜溜达达到了村里学校的墙外,孙满财站在墙外边就听到了墙里边传来了女人拉屎撒尿的声音,于是他撅起屁股,欲火熊熊把头从墙外的粪坑里探进了,结果“咔嚓”一声,搭在粪坑上的木板断了,他一头栽了下去……

当人们把我舅拔萝卜似的从粪坑里拔出来时,可怜我那打了半辈子光棍的舅舅已经一命呜呼了。

当然这只是我舅死因众多版本之一,但无论哪个版本,我舅掉进厕所淹死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经过三天的旅途颠簸,我终于回到了家。

一进院门,就看到我爸正蹲在台阶上抽烟。

我爸立刻从台阶上蹿了起来,大步走过来说:“儿子,你可算回来了。”

“到底是咋回事?我舅咋了?”我迫不及待地问。

我爸喜笑颜开地说:“你姥爷要给你那臭名昭著的舅舅迁坟。”

“迁坟算啥好事?”

我爸激动地说:“你姥爷家发财了,发大财了,一下子有了三百万哩,你还记得不,你姥爷家有个腌咸菜疙瘩的菜缸,是古董,被个香港人花三百万给买走了。你姥爷现在是穷人乍富挺胸叠肚,钱多得都不知道怎么花啦!”

我不由地咂舌,自从我妈没了之后,我爸和姥爷家就闹了些矛盾,因此我也就很少去姥爷家走动,不过两家村子相邻,也经常听到一些相关的消息。

所有关于我姥爷家的消息,总结成一个字就是“穷”,而且叮当乱响的穷,用我爸的一句话说,老鼠去了都得含着眼泪走。

“我姥爷家有钱,你激动个什么劲?”我说。

“哎吆,我的傻儿子,你咋不明白呢,你姥爷家不是绝户嘛。”我爸边说边搓手,就好像钱有他一份似的。

“你可别这么说,我还有个姨呢。”我提醒说。

“你姨不也没儿子啊。”我爸戏谑地说。

我姥爷家的情况有些复杂,一共有三个孩子,我妈是老大,除了舅舅外,还有一个女儿,也就是我小姨。我舅死后姥爷为了延续老孙家香火,就让小姨从外地招了个脑袋不太灵光的上门女婿。

结果,我小姨肚子不争气,一连生了四个丫头也没要到儿子。

与之相比,我爸却有两个儿子,我上面还有个哥,虽说我哥常年在监狱的时间比在家还长,可在重男轻女的农村,我爸从来不掩饰对姥爷家的优越感。

所以没孙子一直是我姥爷的一块心病。

据说,我姥爷还想让小姨再生一个。

现在好了,姥爷家一下有了三百万,只要小姨身体条件允许,再生两个也不成问题。

但显然,我爸不是这么想的。

吃晚饭的时候,我爸开始给我做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我吃完饭去姥爷家走一趟,我知道我爸是咋想的,无非是去哄姥爷开心,来个雨露均沾弄点钱回来。

对我爸来说,不占便宜就是吃亏。

“不去!我有手有脚,不占这个便宜!”

“你敢……”

见软得不行,我爸马上瞪起眼珠子来硬的,大嗓门吼我的脑仁直疼,还差点掀了桌子,无奈为了耳根清净也只好答应了下来。

吃完晚饭,我蹬上自行车出了家门。

姥爷家在西苟村,我家在东苟村,两个村中间只隔着一条大沟,一个在大沟西边,一个在大沟东边。据村里老人说,两个村子历史悠久有上千年的历史,原先两个村子不叫“苟”村,而是叫“沟”村,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变成了“苟”村,一直沿用到现在。

蹬着自行车出了村子,我直奔两村间的大沟。

这条沟有一百多米宽,五六米深,隔着大沟就能看到对面的村子,下沟的坡又陡又长,还有很多石子,自行车颠得“噔噔”响,坚硬的座椅频繁而剧烈地撞击着我的屁股,让我居然有了一股莫名的冲动。

于是我只好抬起屁股,单手扶把,另一只手用电筒照路,快到沟底时忽然瞧见沟底路中间站着一个人。

“让开,让开!”

我急得大叫,可那人却直不愣登的站在路中间不动,我眯眼细瞧,顿时心里咯噔一下。

我艹!

居然是我舅!

慌乱间,车把一歪,我连人带车摔了出去……

这一跤摔得着实不轻,让我趴在地上半天没起来,忍着疼摸到手电筒往坑底路中间照,路中间根本没有人,四下瞧也没发现我舅踪影。

见鬼了?

嗷咕,嗷咕……

突然,身后传来了夜猫子的叫声,这叫声和我以前听到的不同,不仅起伏有度,而且又长又响。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夜猫子笑?

在我们这山沟沟里有一种说法,叫“不怕夜猫子叫,就怕夜猫子笑”,如果夜猫子笑,那就意味着要死人了。

我心里突突直跳,头皮也一阵阵发麻,赶紧爬起来蹬上自行车继续往姥爷家赶。

终于,有惊无险地到了姥爷家,刚进院叫了声姥爷,还没来得及把自行车支好,从屋里就跑出来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

因为很少来姥爷家,我也不知道她是小姨家第几个女儿,不过她却认得我。

小姑娘带着哭腔说:“哥,我爸拿着刀要杀人啦,你快去看看吧。”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道锋天扇子

    剑随身业传千古,刀逢乱世劈乾坤。枪如点墨走纵横,棍扫伏魔荡八方。降妖钢鞭震五岳,戟开双月万人敌。斧如旋风扫天下,钩断无常百业消。钺撼八方平九洲,锤天轰地鸣惊雷。天涯从此无人幸,百世武者入江湖本人携拙作《四宇天际》、《侠锋战影》、《寰宇乱劫》、《寰宇乱劫之网游骗局》前来拜访。本人文字功底略显单薄,尚有许多不足之处,希望各位大神莅临指导、互访互助、不吝赐教,在下感激不尽……

    2023-11-21 21:36:18 ·来自安徽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