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芳华

大魏芳华
大魏芳华
西风紧
穿越历史 256.3万字1629.2万人读过
书架
三国后期,统一的晨曦下暗藏着阴霾。曹魏大权正被日渐架空,人皆能猜司马氏之心,谁又能猜天下之势?
三国 历史 权谋 穿越 争霸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纵横APP免费看
第九百一十八章 猎人眼睛 2024-02-21 20:30:45

目录(共 920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试读作品圈子
发布评论

第一章 平原隐士

大魏景初三年(公元239年)五月间,冀州平原郡阳光刺眼,天气炎热。

  一阵轻风掠过,金黄色的麦浪起伏,发出“沙沙”的声音。秦亮提着镰刀直起腰,用脸抓住这阵风,深吸了一口气,细微的芬芳、与叫人不适的尘土一起入鼻。

  他伸出左手掌,在身旁的麦穗上轻拂,磨出血泡的指掌立刻感受到了疼痛、以及麦芒的酥麻触觉,仿佛痛并快乐着。一如他此刻身体的感觉,劳累酸痛之余,却因为体力活动分泌了大量内酚酞、让人莫名感觉充实平静。

  秦亮的模样显然不是个农民,他身材挺拔、身体结实,长得一张俊朗的脸,眉峰上扬、颧骨稍高,颇有英气。皮肤却白,这会儿多晒晒太阳挺好,兴许能增添几分大丈夫气质。

  实际上这一片田地都是秦家庄园的财产,秦亮站在原地看自家土地,一眼都看不到边际。他回家守孝之前,还是太学的学生,乃正儿八经国家认可的文人士子。

  要干这种非必须的劳动,确实需要点心境。

  想起两年前,他刚刚从一个身患绝症的码农陈小强、变成这个古人秦亮,他是完全静不下心割麦的。那时他的心情很复杂,既有身在乱世的担心,又有点激动,浮躁之下他每天不想干任何事。

  很简单,因为成日里他心里都想着“大事”,觉得干农活的价值太低,没用。

  不过随着无聊时光的延长,一切都在改变。他在兄长的要求下服丧,穿着粗麻布、披着长头发在乡间一呆就是近两年,心境也渐渐沉淀下来,开始用心留意身边的事物。

  毕竟原先那现代繁华丰富的生活背后,同时也有房贷车贷、各种呗的压力,有快节奏的疲惫,朝不保夕的焦虑。

  而在这天下乱糟糟的古代,也不是所有地方都乱,很多大事根本影响不到魏国腹地的乡村。就像今年曹操的孙子魏明帝曹叡驾崩的时候,都城洛阳应该发生了激烈的权力争夺,可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四个月,冀州这边仍毫无波澜。

  秦亮适应环境之后,倒觉得,这样宁静的日子似乎也不错。

  以至于几天之前、朝中大官派人下来想礼聘他为幕僚,白送官儿当,他却以守孝为由婉拒。仿佛已经迷恋上隐居生活。

  当然,年纪轻轻的秦亮并未到达无欲无求的境界,更非想要三顾茅庐的待遇,他才十八九岁、端不起那样的架子。他拒绝出仕,只因朝中大臣不会平白拉拢一个少年郎。

  那位大官名叫何晏。何晏真正看中秦亮的原因,应该是他的身份。差点成了托孤大臣的秦朗,正是秦亮的族兄。

  个中曲折与利害,若非秦亮有前世的阅历和知识、恐怕根本理不顺。

不远处穿着犊鼻裤的庄客、附农们都正弯着腰割麦,并未跟着秦亮站起来休息,他们在主人跟前干得格外卖力。但秦亮没有心思监督他们干活,他此时注意到的、是远处土路上牵着马的青衣人。

  庄园上平常无故几乎没有陌生人,青衣人极可能又是何晏家的,不知为啥只是远远观望。秦亮便假装没看见。

  就在这时,忽见庄客附农们都纷纷直起了腰,面朝着同一个方向。秦亮不用看,就知道是董氏来送饭了。这片麦田正是董氏家种的地,因她的丈夫重病在床,缺了男丁干活,秦亮才叫上几个庄客、附农帮忙收割麦子。毕竟收成一半以上都是秦家所有。

  秦亮也转头看了一眼。董氏并非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若是在富庶的城里,她那样的姿色应该很寻常。但在这满是尘土的乡间麦田中,她仿佛变成了淤泥中的莲花,难免惹眼,旧布粗衣掩不住脖颈上的白净皮肤,倒让田野间也增添了几分鲜活的气息。

  立刻就有汉子笑道:“俺妻送饭来了。”

  她先把木框重重放下,直起腰呼出一口气,瞪目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汉子也不生气,笑道:“只等你守寡,俺便求秦君把你赏俺。”

  另一个汉子却道:“二郎这般厚待她,她不报答二郎,却要便宜你?”

  董氏脸上一红,一时说不出话来反驳。这些粗汉说话不分轻重,开几句粗俗的玩笑实在是太正常了。秦亮不想计较,因为在这里说什么守孝礼节之类的话并无作用,他只是侧目看了一下跟了秦家多年的庄客饶大山。

  饶大山愣了一下,似乎对秦亮的目光感到有点陌生,一时没回过神来。现在的秦亮已非原来那个十几岁的古代少年,眼神当然不太一样,必定多了几分阅历心态带来的从容。秦亮没有躲避饶大山异样的眼神,不动声色地继续看着对方。

  饶大山终于心领意会,立刻呵斥咒骂那个汉子。附农们意识到有人说错了话,纷纷埋头噤声。

  秦亮见状便若无其事地说道:“午饭之后,你带着大伙儿把这片田割完。”

  饶大山弯腰的姿态似乎比以前更恭敬了几分:“诺。”

  秦亮满意地点头,丢下手里的镰刀,回庄子吃饭去了。

  走进土夯高墙围成的庄子,没一会儿秦亮便回到家里。刚进院子,他就看见了一身素衣、头发上系着一块白布巾的嫂子张氏。张氏双手捧着一只热气腾腾的大碗,转头道:“回来啦。”

  张氏的脸饱满圆润,身材颇为丰腴,说话也挺大方,但不知怎地秦亮每次见到她,心里都不太放松。大概是因为张氏太精明,拐弯抹角的话里总有几分教训和埋怨的意思。

  秦亮应了一声,走进饭厅,听见两个孩子叫“叔父”,他摸了一下他们的脑瓜,又去捏大侄子的脸蛋。接着他便与坐在上座的长兄秦胜打招呼。母亲两年前已经去世,而今长兄俨然是一家之主。

  长兄的身材同样高大,长得是虎背熊腰,平素不拘言笑。他回家守孝之前做过平原郡的尉官属僚,倒有几分武夫的不羁与杀气。

  张氏端来菜饭,刚坐下来就问道:“先前在庄外有个穿着青衣的人,那是谁?”

  秦亮下意识就觉得,嫂子的话不是闲聊那么简单。他便先沉住气,简单地回答道:“不知。”

  “我以为二郎出去见他了。”张氏做出疑惑的表情,接着继续道,“又是何尚书派来的人么?我瞧何尚书心挺诚哩。二郎可告知何尚书,再过一月余,你便可出仕了。”(守孝三年,实际期限是两年零一月。)

  张氏一心想他入朝做官,从家族利益上看,似乎无可厚非。秦亮若再不解释,恐怕今后在家里看不到好脸色。

  他只好开口道:“虽然我曾在洛阳太学读书,但太学生有很多。官至吏部尚书、侍中的重臣何公为何独独看上我?”

  长兄秦胜帮腔道:“俺家为逃避胡人不时袭扰,从并州迁来此地,便已与族兄(秦朗)相认。族兄乃太祖继子,身份显贵,虽被罢官了,秦家名望仍在,二郎勿妄自菲薄。”

  秦亮听到这里,点了点头,暗示道 :“有一阵子听说族兄(秦朗)可能是顾命大臣之一,却忽然又被罢官了。洛阳城里波澜诡谲,我们家最好不要轻举妄动,随便攀附关系。”

  长兄听到这里,忽然看了秦亮一会儿,仿佛有点不可思议,又好像觉得有几分道理,便住嘴不再劝说。

  反倒是嫂子有些不甘心,“秦公(秦朗)与何尚书(何晏)本是异父异母的兄弟,有什么好担心的?!”

  秦亮听到“异父异母的兄弟”,心里感觉有点奇怪,不过回头一想,还真是!

  曹操那句“汝妻子吾养之,汝无虑也”在现代那是相当有名,曹操的爱好大家都知道。

  当年秦朗的母亲杜夫人,本来要许配给关羽,结果曹操看到杜夫人有美色,立刻就据为己有,纳入房中;杜夫人的儿子秦朗,就成了曹操的继子。而何晏的母亲尹夫人是寡妇,被曹操纳为妾,何晏也成了曹操继子。秦、何二人不就是异父异母的兄弟了么?

  然而秦朗和何晏能成为兄弟,关联主要是曹操。曹操是大魏太祖、所有魏国臣民的君主,所以秦朗与何晏几乎又不是兄弟关系。俩人的亲与疏简直是个玄学。

  因此才发生了这样的情况:秦朗被罢官,“兄弟”何晏却权势更甚。这俩人显然站在了不同的阵营。

  这才是秦亮不愿轻易投到何晏门下的理由:怕站|错队。

  然而秦亮也不好明说出来,只怕哥嫂对某些东西不太敏感,拿出去说漏了嘴,那不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秦亮无奈道:“太祖乃大魏之主,族兄与何公同为太祖继子,却不知彼此交情怎样。”

  张氏似乎铁了心想上进,又道:“听你阿兄说过,何公之子何骏,与二郎是太学同窗。二郎守孝在家不便走动探访,但何家人主动与你结交,你却拒人门外,我说你甚么好哩!”

  秦亮只得强辩道:“哪有拒之门外?数日前,我们一家人将何公属僚迎入大门,以礼相待。今日那青衣人身份未知,只在远处观望,未敢唐突,实乃情理之中。”

  “你是读书人,我说不过你!”张氏愤愤道。

  秦亮好言劝了两句,只得埋头吃饭,然后大家悻悻而散。

  午后他在一张木榻乘凉,本想小睡一会,却翻了多次身也睡不着。午饭时的话题,不禁让他反复思量。

  在家闲了这么久,本来就没多少正事干,秦亮对冀州这边、以及秦家相关的人事打听了不少;加上前世的知识,他对三国的大事也大致了解。所以他完全能确定两件事:何晏在先帝时期并不得势,如今入掌权柄全靠大将军曹爽;曹爽和司马懿是敌对的集团。

  而且眼下司马懿还活着。司马懿能和神机妙算的诸葛亮斗智斗勇,能在死人无数的乱世之中脱颖而出,显然不是什么凡品,而且是个狠人。

  在秦亮的直接印象里,他不仅不喜欢曹爽,也对司马家没有什么好感。可是以现在这种无权无势无实力的处境,他要说喜恶与理想,都太早了。别稀里糊涂做了炮灰,才是当务之急。

……

……

(上本书《大明春色》完本之后,写新书不太顺利,时间拖着拖着就长了,实在对不住大家。其实没写书的时间里,我感到十分空虚,很怀念与书友们的互动和共鸣。而码字的时候虽然有压力,却很快乐。我有不少老读者,多年以来都在陪着我,哪怕一两年没写,还是时不时问我何时开新书,一直不离不弃没有跑掉,让我非常感动。现在终于又开始新的故事了,我会尽力写好内容,带给大家快乐。希望不负你们的等待。)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书友58515883

    好了,直接pass

    2024-02-24 01:32:12 ·来自中国
    评论
  • 书友58515883

    能不能有点比格,对女主的要求高点

    2024-02-24 00:53:47 ·来自中国
    评论
  • 书友62389472

    谨慎才是真性情

    2024-02-24 00:03:31 ·来自山西
    评论
  • 我不是杜兰刚

    想起了天可汗里的董氏,白虎蝴蝶

    2022-03-17 23:46:35 ·来自浙江
    评论
  • 书友61144318

    要完结了么

    一天一更都没了

    2024-02-23 23:54:46 ·来自四川
    评论
  • ta1893

    不可能和主角啪啪过,要是卢氏结婚时不是处子估计这个何晏早爆炸了

    2024-02-23 17:29:41 ·来自湖北
    评论
  • ta1893

    但女人就是情绪动物,尤其是小女孩

    2024-02-23 23:37:59 ·来自湖北
    评论
  • 太上无极混元教主

    目前紧公的书看过三本。“十国千娇”、“大明春色”、“大魏芳华”。三本书里主角最爱的人是谁?目前只能确定大明里高煦最爱妙锦,大魏里是令君吗?十国里是谁?

    2024-02-22 11:38:57 ·来自河南
    评论
  • 怒海狂澜

    都不用机枪,甚后膛枪都用不到,只要能用上可以打实心弹、榴霰弹和霰弹的前装野战炮,以及带刺刀的燧发枪,草原民族一夜之间就会变得热情好客、能歌善舞起来,我是认真的……

    2024-02-23 20:36:27 ·来自北京
    评论
  • ta1893

    不吃肉的话不抗饿,运动量大了饿的肚子疼

    2024-02-23 23:20:59 ·来自湖北
    评论
  • ta1893

    共谱一曲笑傲江湖

    2024-02-23 23:18:49 ·来自湖北
    评论
  • ta1893

    我也喜欢大熊,就算长得一般,也很容易进入状态。反之小熊的就算清纯漂亮也有点提不起劲

    2024-02-23 23:17:15 ·来自湖北
    评论
  • 书友62389472

    所以香积寺才是绞肉机。必备提起

    2024-02-23 22:46:18 ·来自山西
    评论
  • ta1893

    这种性格容易得罪人

    2024-02-23 22:33:54 ·来自湖北
    评论
  • ta1893

    投笔从戎啊,前面不是说了吗

    2024-02-23 22:22:03 ·来自湖北
    评论
  • 天天向上的神

    今天不更新?

    2024-02-23 21:58:13 ·来自江苏
    评论
  • ta1893

    主要是实力不够,你看人家吕总

    2024-02-23 22:00:28 ·来自湖北
    评论
  • ta1893

    简单,单独给她也写首诗就行了

    2024-02-23 21:56:01 ·来自湖北
    评论
  • ta1893

    有这颜值学学祖师爷那一套

    2024-02-23 21:54:05 ·来自湖北
    评论
  • ta1893

    那时候没有沐浴露,也没有淋浴,说实话普通女子可能身上也是一股汗味儿

    2024-02-23 21:49:46 ·来自湖北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