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子

朝天子
朝天子
风尘落雨
架空历史 103.3万字21.4万人读过
书架
初为边关郎,披坚锐、执戈枪,血战沙场两茫茫。
后入天子堂,左尚书、右侍郎,青云路上皆豺狼。
文韬满胸膛,武略定边疆。
边关郎、边关郎,叫人心慌慌。
前朝权贵泪沾裳,百官齐贺新朝皇!
且看穿越大凉朝的公务员是如何从一介囚犯步步为营,与权贵相斗;运筹帷幄,与外敌厮杀,最终位列中枢、权倾天下的。
热血 穿越 一统天下 架空 少年 权谋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纵横APP免费看
第339章楚家楚九殇 2024-05-25 15:00:00

目录(共 339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试读作品圈子
发布评论

第1章大凉朝

几缕残阳顺着巴掌大点的木窗照进了牢房,昏暗的光线让人倍感压抑。

残破的泥墙凹凸不平,墙角接地处既潮湿又带着丝丝恶臭,几只蟑螂忙碌的爬来爬去,它们的日子远比关在这里的犯人要充实。

东侧墙边,脸上带着泥垢的少年郎目光茫然,怔怔的看着脚下肮脏的地面,貌似傻不愣登,实际上他的脑海中早已翻江倒海。

少年姓顾名思年,种花家孜孜不倦的考公党一枚,只因去考场之前吃了一块不熟的瓜就拉肚子拉到晕厥,再度醒来时已经身处腌臜不堪的囚牢之中。

莫名其妙的穿越~

莫名其妙的人生也从此刻开始拉开了帷幕。

少年低头看了看自己全身,一件布料很是不舒服的灰色麻衣,又脏又破,大腿处还有两块明显的破洞,莫非是这个朝代流行的最新款式?

略显瘦弱的身躯下,还有另一股情绪在极力挣扎,那就是宿主的灵魂。

巧了,宿主和他同名同姓。

在顾思年发呆的这小半天里,他只搞明白了一件事。

他穿越到了一个异世,这朝代从未在历史上出现过。

“小子,你终于醒了。”

“哎,问你话呢,清醒点!”

旁边突然有人踢了踢顾思年蜷曲着的双腿,语气中带着一丝调侃,但没有恶意。

顾思年目光微偏,说话那人同样年轻,也就二十左右的模样,手腕处带着镣铐,斜靠起着墙角,脸上带着一丝放荡不羁,男子的相貌倒颇为清秀,白皙的手掌与昏暗的牢房显得格格不入。

“这是,这是哪朝哪代?”

“咋了,早上摔那一跤给你摔傻了?现在是大凉朝,正隆三年啊!”

年轻人带着些许不耐烦的回答了一句。

“大凉朝~正隆~”

顾思年念叨了几遍,自己熟读史书,酷爱文学,可以断定这是一片异世,或者说平行时空?

顺带着顾思年扫视了一眼四周,牢房中除了他们俩还有两个犯人,正靠着泥墙发呆,浑身污秽,瞧不出半分人样,一人的嘴角还带着些许青肿,就像挨了几拳。

不知这间牢房送走了多少冤魂,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味道,让顾思年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我怎么在这?”

“怎么在这?废话,你不是被发配充军到这琅州的吗!真糊涂了不成?”

年轻男子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你小子不是真傻了吧?”

顾思年心头一紧,发配,充军?

不对啊,按照常理,穿越不应该是什么落魄的皇子、大家族的废柴少爷吗、再次也得是跟在太祖身边的小乞丐吧,然后靠着一只破碗发家致富。

自己这一落地就是个贼配军?

“哎,小子,问你个事。”

年轻男子顺着墙角挪到了顾思年身边,压低声音道:

“听说你是从平陵王府出来的伴读书童?

那你肯定见过平陵王吧?

平陵王不是朝廷栋梁、沙场悍将吗,怎么一夜之间就造反了?

唉,最后落得个满门被杀,家丁流配的结局,全天下的老百姓都没料到啊。”

这家伙就像是个话痨,一连串的问了一大堆,唾沫横飞。

男子话音刚落,顾思年的脑袋就是一阵剧痛,只觉得天旋地转。

体内的另一个灵魂正带着无尽的怨念和不甘在疯狂的挣扎,想要冲破束缚。

满脑子只有两个字在回荡:

冤枉、冤枉~

“呼~”

片刻之后,顾思年才从宿主那些记忆碎片中醒过来。

这宿主哪里是什么王府的伴读书童啊,分明就是那位平陵王藏在府中的私生子,至于为何掩藏身份暂时还不得而知。

也正因为如此,年轻的顾思年才在满门尽诛的圣旨下逃过一劫,落了个流徙千里的结局。比起那些早已身首异处的府中亲眷,他的结局算是顶好的了。

“问你话呢,怎么愣住了!”年轻男子又戳了戳他:

“没睡醒呢还?”

顾思年双手一摊:

“我一个小小书童,能知道啥?”

“也是。”年轻人有些无趣的靠在墙边:

“看你这样子,估摸着读书读傻了,一问三不知。”

顾思年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他几眼,屋中其他囚犯都是一声不吭,面色沮丧,这家伙下了大牢怎么这么精神?

“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我观公子相貌堂堂、眉清目秀,怎么看都是良家子啊,怎得也在这牢房中?”

“哎,你总算是说了句中听的话。”

年轻男子一拍大腿,一挽长发,心情颇佳,咧着嘴笑道:

“在下江玉风,你称呼我一声江公子就行。

至于下狱吗,呵呵,本公子自然是被冤枉的。”

江玉风的脸皮倒真是厚,开口就让人叫他公子,不过看他言谈举止,肯定是大户人家出身,与另外两名囚犯截然不同。

“嗤~”

不等顾思年答话,边上一位胡子拉渣的囚犯就鄙夷一笑:

“江大公子,进了这牢房的,十个有九个半说自己是冤枉的。

端的都是好人啊~”

“好人”这两个字被拖长了好些,满是嘲讽的味道。

江玉风眉头一皱,指着那人鼻子骂道:

“闭上你的臭嘴,本公子我是不是好人不提,像你这种拐卖幼童的货色,放在外面我见一次打一次。

我看你是茅厕里点烛灯,找死!”

顾思年无比错愕,没想到这位看着文质彬彬的江公子骂起人来如此彪悍。

那囚犯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被骂了一通就红了红脸,愣是没敢回骂。

“砰砰砰!”

江玉风的大骂声召来了牢房外的狱卒,凶神恶煞的狱卒恶狠狠的敲了敲牢房们,瞪着眼睛骂道:

“直娘贼,都给老子闭嘴!”

“一群贼配军,抄家充军的货,到了这还嚎!

死到临头尚不自知!”

几人同时缩了缩脖子,把头扭到了一边,不敢答话。

狱卒刚走,江玉风紧跟着又开腔了:

“小子,还不知道你叫啥名字呢?”

“顾思年~”

“唔~名字倒是不错,有几分读书人的样子。”江玉风轻声问道:

“口袋里有银子吗?”

“额,没有~”

顾思年眉头微皱,难不成这家伙是狱中恶霸,还要收保护费?

自己穿越而来,身上半个大子也没,真要收保护费就只能问他是某信还是某宝了,实在不行就某呗。

“唉,没银子可就麻烦了。”

江玉风叹了口气:“看你也没见过啥世面,本公子好心告诉你。

今晚会有差头挨个提审问话,说白了就是看你有没有油水,给点银子孝敬孝敬,啥事没有,若是荷包鼓鼓以后还能在牢房中照应你一下。

要是分文也无,那就先打三十杀威棒,再给你脑门上烫金刺字,刺字一旦印上去,这辈子就算毁了。

而且你这小身板,三十杀威棒就能要你的命,跟你一起来的几个王府下人,昨天都被打死了,尸体估摸着已经喂狗了。

再有,万幸你没死,等下了死囚犯的牢房,那些憋疯了的汉子看到你这种小白脸,还不得两眼放光?

他们怕是得拿你好好寻一番快活了~”

江玉风一边说一边打量着

顾思年,诡异的目光让顾思年头皮发麻。

寻快活?

顾思年顿时某处一紧,脸成了猪肝色。

要么落地成盒,要么被玩弄一番?

老天爷,玩我呢!

顾思年突然觉得大腿被戳了戳,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江玉风在私下塞过来一个小小硬硬的东西。

银子?

顾思年诧异的看了江玉风一眼,萍水相逢,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大方?

一道细弱游丝的声音飘进了他的耳朵:

“我带的不多,只能给你这么点了,少挨几棍保条命吧。

平陵王不是坏人,你更不是,当我做善事了。

莫做声~”

顾思年会意点头,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目光。

萍水相逢还能帮自己一把,顾思年对这个江玉风升起了不少好感。

再有,他的语气中好像默认这位平陵王是个好人,那满门被抄说不定真是有天大的冤情。

随着江玉风闭嘴,牢房中重归寂静,再无半丝声响。

太阳一点点落下山头,牢房中的光线越发昏暗,偶尔还能听到外面走廊里隐隐约约传来的哀嚎声。

估摸着又是哪位倒霉催的囚犯挨了揍。

正如江玉风所说,几名囚犯被接二连三的提走了,生死就在这一遭。

江玉风走的时候倒是全无慌乱,口袋里的银子足够他逃过一劫,甚至还有闲情逸致朝着顾思年眨眨眼。

“唉~刺字啊。

我可不想刚来就刺字。”

独自一人的顾思年叹了口气,摸了摸脑门,惴惴不安的等待着。

“砰!”

“兀那贼配军,到你了!”

两名凶神恶煞的狱卒走了进来,不由分说的就架起顾思年往外走。

手脚都带着镣铐的顾思年就这么出了牢房,他还看到一具尸体被人拖着往外扔,血淋淋的,一阵反胃。

这不就是刚刚和自己一间牢房,拐卖幼童的那家伙吗?

不过死了就死了吧,顾思年打心底鄙夷这种人,放在现代拐卖人口可是天大的罪。

两名狱卒边走边聊,浑然当顾思年是个死人,在牢房中这么多年,犯人口袋里有没有银子,他们一眼就瞧得出。

“今天小差头怎么回事,下手这么狠,十棒子就打死了人。”

“害,你还不知道吧?

小差头的老岳丈前些天过世了,家里那婆娘哭着闹着让差头去弄一副上的了台面的挽联。

可把差头愁坏了。”

“嚯,挽联?

县里那几位老先生出手可不便宜,字迹好些的没个十两八两打不住。”

“可不是吗,那些家伙一开口就是漫天要价,读书人挣钱真是轻松。

所以这些个配军算是喝西北风堵了嗓子眼,倒霉透了。”

“哎,但愿差头别把气撒到我们头上就行~”

听到这,顾思年的目光亮了亮:

挽联?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道長青

    游康应该是没有叛变,应该是里应外合,因为之前去到对方阵营的时候,中间没有解释,应该是顾的一枚棋子

    ·来自上海
    评论
  • 道長青

    此役过后,恐怕哪位侍郎要被调回去了!主角逐渐掌控琅雍二地,重心一半朝关外发展,一部份朝堂开始慢慢失控,主角逐渐大权在握,慢慢积蓄实力,感觉我有点在说从军行,又感觉期待作者如此写,可能上部结尾的不圆满吧!希望这部能够圆满

    ·来自上海
    评论
  • 道長青

    飘都给你投完了!

    ·来自上海
    评论
  • 书友62384829

    常家男儿,死马背,死马旁

    ·来自广东
    评论
  • 赤焰起落花

    坟墓

    ·来自河南
    评论
  • 赤焰起落花

    惨白

    ·来自河南
    评论
  • 赤焰起落花

    每次都是这样的戏码

    ·来自河南
    评论
  • 赤焰起落花

    战争年代人命如草芥

    ·来自河南
    评论
  • 赤焰起落花

    ·来自河南
    评论
  • 赤焰起落花

    9个小时?

    ·来自河南
    评论
  • 诸葛没有亮

    加更加更

    ·来自江苏
    评论
  • 睡不出来的成功

    请把第字去掉

    ·来自湖南
    评论
  • 赤焰起落花

    大军将

    ·来自河南
    评论
  • 道長青

    作为正四品的将军,难道没有权利递折进京,像坐皇位的陈述始末,或者兵部尚书也行啊!不是总说是自己的靠山?眼睁睁看着不为所动,让自己处于被动,最起码得把这个兵部侍郎赶下台,才不能影响对敌作战,发展实力吧!

    ·来自上海
    评论
  • 小朱要努力

    匹夫速更

    ·来自海南
    评论
  • 书友62408225

    作者,下午加更吗?

    ·来自广东
    评论
  • 书友62408225

    下午加更

    ·来自广东
    评论
  • 诸葛没有亮

    加更加更

    ·来自江苏
    评论
  • 书友73500798

    更新,月票都给你

    ·来自广东
    评论
  • 书友73506512

    让游康战死吧

    ·来自上海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