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火红年代小地主

四合院:火红年代小地主
四合院:火红年代小地主
白字
都市生活 55.9万字9840人读过
书架
▲▲▲这本书算是一种新的尝试,主角的日常是由四合院和乡下生活两部分组成的,内容也相对丰富一些,但四合院的内容肯定比乡下多,无法接受的朋友可以提前绕路,感谢大家的支持!!!
四九城,四合院,火红年代。
拥有桃源空间的易云平虽然穿到四九城……附近的刘家垣村,但却是四合院一大爷易忠海的亲侄子。
易云平人在乡下,城里的亲叔叔给钱给票给粮,还给盖房子?
叔叔是挺好,但是他的邻居……尤其是老贾家,怎么总是阴阳怪气的?
没关系,身为社会主义接班人的易云平,有的是手段,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年代 同人 爽文 少年 四合院 日常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纵横APP免费看
第二百三十一章你看不起谁呢? 2024-05-25 08:31:00

目录(共 231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试读作品圈子
发布评论

第一章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1959年,大雪。

易云平是被冻醒来的,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破旧灰败的屋子里。

头疼得就跟针扎一样,他下意识地伸手揉了揉脑袋,混乱的记忆开始一点点填充他荒芜的大脑。

半个小时之后,易云平确定了一件事情,他穿越了!

“砰”的一声,那扇破旧的木门差点就光荣下岗了,寒风卷着雪沫子吹进屋子里,易云平不由打了个哆嗦。

屋子里进来三个中年人,为首一人一见易云平醒了,快走两步来到炕头:

“云平,你醒了?”

这人叫刘原,是刘家垣村的大队长,相当于村长,六十来岁的模样,这会儿也冻得缩手缩脚的。

他说话的时候,语气中明显带着浓浓的意外。

易云平不是本村的,而是49年以前跟着他老娘逃难来的。不过,老娘两年前走了。

易云平今年十六岁,跟着大队干活,吃大锅饭,虽然没混上一顿饱的,但也没饿死。

半个月前,他生了一场病,刚开始的时候没当回事,等严重了又没钱去医院,只能在家熬着。

这几天眼瞅着不行了,刘原这才隐隐想起易云平老娘以前说过孩子在四九城有个叔叔。

当年兄弟之间闹得很不愉快,所以落脚刘家垣之后,她们娘俩儿就断了去投奔孩子叔叔的念头。

如今,眼见易云平不行了,刘原只能托人去城里打听易云平的叔叔。

还别说,真让他打听到人了,人家现在可是轧钢厂的高级工人,吃着商品粮,住着公家分的房子,日子不是一般的舒坦。

本来,村子里是想让这位易师傅给自己侄子处理后事的,结果没成想人竟然醒过来了?

易云平也有些意外,看着屋子里的三人,除了大队长刘原和一队队长刘树,最后一个不是四合院里的“道德天尊”易中海,还能是谁?

“哎,六大爷,刘叔,你们来了?”

易云平勉强扯出一点笑容跟两人打招呼,余光扫了易忠海一眼,挣扎着想要从炕上坐起来。

刘原在村子里辈分大,上头一个大姐,四个哥哥,他排行老六,所以村子里的小辈都喊他一声六大爷。

刘原一把按住了他,脸上多了几分笑容:“云平,你能醒来真是太好了,好好躺着。”

说着话,指了指身后凑上来的易忠海给易云平介绍:

“云平,这是你叔叔易忠海,大爷还以为你挺不过这道侃儿了,你可别怪你大爷擅自做主把人请来了。”

易忠海赶忙上前看着眼前的易云平,那眼神火辣辣的:

“云平,我是你小叔啊,当年我离家的时候你才刚出生,没想到如今都长这么大了。”

一句话说完,易忠海眼眶就红了,接着又赶紧从裤兜掏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两粒白色的药片直接喂到易云平嘴里:

“这是退烧的药,你吃两片,等精神好了叔再带着你上医院检查。”

易云平皱了皱眉头,只感觉一股苦涩在嘴里泛开,他下意识地想要吐出来。

但是,嘴里干得厉害,连一点唾沫都没有,药片贴在舌头上吐不出来也吞不下去。

刘树赶紧跑到灶台提着暖壶倒了半茶缸子热水递给易云平,易云平喝了几口,把药片吞下去,这才感觉到了一丝热气。

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最近这十来天,他烧得厉害,躺在炕上下不来,一直都是村子里几个中年妇女轮流照顾的。

要不然,暖壶里也不可能有热水。

“易师傅,云平,你们叔侄儿好好说说话,我让刘树给你送点儿吃的过来。”

刘原是个很有眼力见的人,知道人家叔侄见面肯定有话要说,也不当这个电灯泡,赶紧拉着刘树走了。

易云平从炕上坐起来,这才打量了一眼自己住的屋子:

门窗糊着蜡黄的窗户纸,窗户纸上大大小小的破洞多得就跟地里的蚂蚁窝似的,风一吹呼呼啦啦响个不停。

一张丈五宽的火炕紧贴着玻璃窗,火炕后面就是灶台,往后摆了一个瘸腿桌子就到头了。

火炕对面从前到后依次放着一个大水缸,两个粮食缸,再有就是一个破破烂烂掉漆的樟木箱子。

易忠海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侄子,说不高兴那是假的。

他现在是轧钢厂的八级工,一个月工资九十九,要什么有什么,就是无儿无女少个给自己养老送终的。

为了养老,他收了院子里寡妇的儿子当徒弟,受一肚子憋屈气不能说,月月还要贴钱补粮食,给这便宜徒弟擦屁股。

如今突然多了个血脉相连的侄子,不亚于是天上突然掉下了个香碰碰的馅饼儿。

当然,虽然是自己亲侄子,但也要再考察考察,可不能一上来就交底儿。

易云平自然也高兴,有了这么一位“道德天尊”的亲叔叔当靠山,那他以后的日子简直不要太滋润。

至于说养老,他一个没了爹妈的亲侄子给自己亲叔叔养老,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不过,他看过《情满四合院》这部电视剧,知道自己这位道德天尊的亲叔叔戒备心很强,所以自然知道该如何表现。

“叔儿……”

易云平抬头看向易忠海,嘴唇一动,刚刚叫出这两个字,心里头就涌出一股莫名的情绪,控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不是他爱飙戏,也不是感情丰富,就是这具身体见到易忠海时的本能反应。

想想也是,原主和老娘在刘家垣呆了十来年,刘家垣的人虽然大部分挺好,但她们孤儿寡母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这突然见到自己亲叔叔,要说没几分真情流露,那才不正常!

易忠海刚刚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结果又被一声“叔儿”整破防了。

挺大个老爷们,眼眶一红,差点又落下眼泪来。赶紧坐在炕沿上握着易云平的手:

“孩子,好孩子,这几年你受苦了。你说说,你说说你在这村子里住了十来年,怎么就不去城里找我呢?”

易云平眼眶红的厉害,眼泪“哗哗”地往下落,那感觉就跟做了十多年孤儿,突然找到自己亲身父母差不多。

饶是易忠海这个铁石心肠的老家伙,见到哭的真情流露,稀里哗啦的易云平也是心疼的厉害。

这可是他的亲侄子,与他血脉相连的亲侄子啊!

易云平心说他不想哭,他对这位“道德天尊”没有这么深厚的感情。

但是,此时此刻,他控制不住自己。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朝阳清风

    我如果没记错,开篇章节应该是给了两元钱。何故?

    ·来自浙江
    评论
  • 朝阳清风

    什么长辈?同宗同族年高者,辈分高者为长辈。或先生等尊者为长辈。余年高者皆称长者。但中华民族为礼仪之邦,百姓贯抱团取暖,才有模糊客气的称呼。但您看高门大户大族有吗?

    ·来自浙江
    评论
  • 朝阳清风

    可以理解

    ·来自浙江
    评论
  • 马屁山主

    烟酒是好东西,热的时候凉快凉快。冷的时候热乎热乎。累的时候解解乏。闲的时候解解闷。

    ·来自山东
    评论
  • 马屁山主

    大冬天有野鸡蛋就有点扯了啊,下次注意点

    ·来自山东
    评论
  • 李文炫

    拜读大作

    ·来自吉林
    评论
  • 书友66453016

    新书《四合院:火红年代小地主》终于跟大家见面了,喜欢小白的老爷夫人公子小姐们,还请一如既往的继续支持小白,没有您们的支持,就没有小白的今天。 点击收藏评论以及各种票票打赏,来者不拒哈。。。 小白在此给大家献上十二万分的感谢!!! 另外,提前祝各位老爷夫人公子小姐们,龙年大吉,富得流油!!!

    ·来自广东
    评论
  • 书友67136522

    有空间还需要分季节吗?

    ·来自广西
    评论
  • 书友67199518

    女主 娄小鹅或者于莉

    ·来自河南
    评论
  • 书友64276713

    老天爷啊,这真是开了眼了,鲫鱼一尺多长,那不得40厘米啊

    ·来自山东
    评论
  • 书友67774364

    作者厉害,心理剖析的太厉害,阅历丰富!

    ·来自马来西亚
    评论
  • 书友67774364

    ##Y7yEIstq1##

    ·来自马来西亚
    评论
  • 嘉茜嘉诺12345

    明明是娄比秦漂亮

    ·来自河南
    评论
  • 劉毓超

    等了三天,就看了六章废话

    ·来自广东
    评论
  • 劉毓超

    还是这样,只能弃坑了

    ·来自广东
    评论
  • 劉毓超

    这几章,有点废话

    ·来自广东
    评论
  • 坐等加更真菌

    五九年还没有槐花里,贾东旭六一六二走的吧。

    ·来自广东
    评论
  • 坐等加更真菌

    大冬天的有啥活?就算吃大锅饭剩下一个人肯定早没人管了,半个月那,又不是粮食分到家里自己做的时候,五九年已经开始自然灾害了,这会粮食那么金贵,而且还是大锅饭,你一个外地逃荒的,又没有别的亲人了谁会管你的死活,主角真死了也会觉得省了一口了,怎么可能有人管你,除非你家里还有人,要不就是你城里的亲戚有本事的,作者的开头不太好。

    ·来自广东
    评论
  • 坐等加更真菌

    不要说农村就是城里工厂你上班才有工资吧?不上就没有吧,为什么还要倒贴?

    ·来自广东
    评论
  • 书友67211234

    加油,快点更新,加油,

    ·来自黑龙江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