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有妖气

此地有妖气
此地有妖气
步履无声
都市异能 507.0万字352.0万人读过
书架
大夏国,妖魔入侵,武道昌盛。
因为失恋而开始一场毕业旅行的顾渊,登上了一列火车。
他不知道的是,火车的尽头,是深渊!
“我从不相信黑暗将至,因为火把就在我的手中。”——大夏国,镇妖司,人族第一祭师顾渊,请诸君归墟!
热血 爽文 搞笑 升级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纵横App免费看
第2185章生怕跑了 2024-06-16 20:27:53

目录(共 2185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第一章 火车上

“抱歉,借过一下。”

顾渊抱紧怀里的包,耳朵里塞着单只耳机,另外一只耳机则自然垂落在胸口晃悠着。

耳机的另一头连接着口袋里破旧的MP3,这种落后时代的产物还是出发前在储物柜里找出来的,他尝试着充上电,惊喜地发现竟然还能用,虽然音质欠佳还伴随着“滋滋”低噪,却很适合旅途上打发时间。

对照着手中的火车票,穿过拥挤的人潮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靠窗,正好可以看看沿途的风景,这也是顾渊选择“火车”来结束这一场毕业旅行的初衷。

关掉手机,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享受生活中的宁静。

靠过道的座位,坐着一个女孩,模样倒是好看,明亮的眸子,脸上不施粉黛,穿着一条有些复古的裙子,亚麻色,露出一小节小腿,腿肚饱满,脚上是一双干净的小白鞋,扎着两个很有年代感的麻花辫,看上去稍微有那么点土气。

可结合女孩精致的面庞,他又觉得这完全是可以原谅的。

女孩抬起头,看了眼顾渊,眼神中闪过一抹异色,不过还是微笑着挪了一下腿,她的身形比较纤细,顾渊挤一挤就进去了。

“谢谢。”他低声说了一句。

对方没有给予回应,面色淡漠地翻看着手中那本竖版线装书,封面上是《梦溪笔谈》四个字,纸张微微泛黄,似乎有些年头了。

顾渊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喝了小一半,随手放在了面前的餐桌上,将包塞进脚下缝隙中。

车厢里的环境有些嘈杂,掺杂着各个地方的方言,坐在顾渊后面的似乎是一对中年夫妻,正在为生活中的一些琐碎而拌嘴。

“你不该上车的。”一个淡漠的声音突然传来。

顾渊微微一怔,转脸看着身边的麻花辫女孩。

“什么?”

对方纤细的手指翻看着手中的书页,让顾渊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

见对方不予回答,他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继续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火车缓缓而动,带着“哼哧哼哧”的声音。

他缓缓闭上眼睛,想要休息一会。

“砰”的一声。

顾渊睁开眼睛,腿上一阵凉意,这才发现餐桌上的矿泉水瓶已经倒了,裤子湿了一块。

“小伙,对不起啊!”坐在对面的老妪,满脸沧桑,老年斑在黝黑的脸颊上显得反倒没那么显眼,她怀里抱着一个大概六七岁的小丫头,穿着一件红色的袄子,袖口还带着一层白绒毛边,抱着一个破水壶,有些怯生生的。

“哥哥,对不起嗷!我不小心踢到桌子了……”小女孩小声说道。

顾渊微笑着摇摇头,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简单擦拭一下。

“没事的。”

小女孩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嘴抿在一起,老妪还在说着道歉的话,顾渊已经将裤子擦干净,顺带着从包里摸出一根棒棒糖,递给了面前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

“请你吃糖。”

“咦?”小女孩眼睛亮了一下,一脸好奇看着顾渊手中的棒棒糖。

“这怎么好意思呢。”老妪笑起来的时候脸上的皱纹都挤在了一起,像是一块老树皮。

顾渊还是将棒棒糖塞到了小女孩的手中,顺带着轻轻摸了摸她的额头。

小女孩将棒棒糖塞进嘴里,牙齿咬着上面的塑料纸,然后又“呸呸呸”几下,有些嫌弃的小表情。

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疑惑。

顾渊觉得不可思议,忙道:“不是这么吃的。”接着伸出手将棒棒糖拿过来,撕开上面的包装,重新递过去。

小女孩重新伸手接过,看着粉色的糖果,这一次只是轻轻用舌头舔了一下,便开心地眯起眼睛。

“好甜呀!”

老妪眯起眼睛笑着抚摸着她的头发,眼神中满是宠溺:“还不谢谢哥哥。”

“谢谢哥哥!”小女孩将棒棒糖塞进嘴里,咬得咯嘣咯嘣响。

顾渊觉得奇怪。

还有没吃过棒棒糖的孩子吗?

“哥哥,你耳朵里的是什么呀?”小女孩又伸出手指着顾渊的耳机。

“这是放音乐的,你听听。”顾渊将一只耳机轻轻塞进小女孩的耳朵里。

“哎呀!”小女孩反倒被吓了一跳,一脸的惊恐,赶紧晃了晃脑袋,不安地看着老妪,“奶奶,我脑子里有小人说话!”

顾渊有些惊愕。

这个小女孩,还真是奇特,一副没吃过棒棒糖的样子,现在又因为一个MP3感到害怕。

刚想解释一下,但是小女孩已经重新将耳机塞进耳朵里。

“嘻嘻!好好玩呀!”

顾渊哑然失笑。

这大概就是孩子的天性,天真,纯粹。

他转过脸,看了眼旁边的麻花辫女孩,对方正一脸冷漠,他也放弃了搭话的意图。

只是身后的那对夫妇,从起先的拌嘴变成了争吵,可能是考虑到在火车上,还刻意压低了声音。

顾渊并没有觉得太过吵闹,反而觉得挺有意思,这本就是旅行的一部分,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一个穿着灰色夹克的男人坐在了老人孩子旁边的位置上,老妪看了他一眼,挪了挪脚底下的蛇皮袋子。

对方看上去大概四十多岁,鬓角银白,一脸沧桑,放在餐桌上的手有些粗糙,应该是经常做些体力活。

过了一会,老妪找顾渊搭着话。

“小伙,你是哪里人啊?”

“星城。”顾渊倒是没有太重的防备心。

“哎哟!那可挺远啊!”

顾渊笑了笑。

“星城?那地方我去过!”旁边的夹克男人笑呵呵接过话道,“早些年,跟着一个朋友窜过去的,结果遇到点麻烦,我那朋友还死在那呢。”

顾渊有些吃惊。

这是个非常健谈的男人,拉着顾渊聊了一下星城的地理人文,多少有点显摆的意思,生活中常常会遇见这类人,顾渊习以为常。

老妪时不时插两句话,倒是顾渊身边的麻花辫女孩,没有说过话,一如既往的冷漠。

只是身后的中年夫妻,越吵越大声,甚至已经到了嘶吼的地步,也没人站出来劝和一下。

清官难断家务事,顾渊想了想,也没说些什么。

“小顾,咱们去前面抽根烟啊!”夹克男人突然起身问道。

顾渊摆了摆手。

“我不抽烟。”

“哦……不抽烟好。”夹克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离开。

顾渊余光一瞥,微微一怔。

那个包装……

好像是十几年前停产的同星牌香烟?

他虽然不抽烟,但是小时候会经常帮着二叔买烟,二叔最喜欢抽的牌子就是同星牌,停产的时候,二叔还长吁短叹许久,他印象颇为深刻。

“没想到现在还能看到这个牌子的烟。”他心里想着,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保存下来的。

还是说有小作坊在偷偷生产?

顾渊拿起桌子上的矿泉水瓶,虽然之前撒了一些,还剩下一小半,仰着脖子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声咆哮声。

“妈的!婊.子!你这个婊.子!”是那对中年夫妻。

吵架升级了,变成了咒骂。

顾渊扭过脸,看着那个男人涨红了脸,一副暴怒的状态,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把砍刀,狠狠砍在了女人的脑袋上,刀刃卡在头骨,鲜血飞溅,染红了大片车窗玻璃。

猩红的液体,沿着玻璃蔓延。

男人摇了摇手臂,将刀刃从头骨里拔出来,又抬起胳膊,狠狠一刀剁了下去。

一刀接着一刀。

“婊.子!我砍死你!该死的婊.子!”他嘶吼着,咆哮着,像是疯魔了般。

女人的头骨,血肉连带着一撮撮头发掉落,鲜血染红了整张脸,却带着狰狞的笑。

“你这个废物!砍死我啊!废物!哈哈哈哈!”

顾渊只觉得后背发凉,这一刻,仿佛呼吸都已经停滞。

抱着孩子的老妪,起身咒骂着:“畜生!没羞没臊的畜生,都该死!该死!”

她死死勒住怀里的孩子,另外一只手不停拍砸小女孩的脑袋。

小女孩尖锐地笑着,不停拍打着手掌。

“好玩!好玩!嘻嘻……”

终于。

坐在旁边的麻花辫女孩,扭过脸带着笑,却用冰冷的眼神看向他。

“小帅哥,你还记得……你是怎么上这列火车的吗?”

顾渊的心脏猛地抽搐了下,他转脸,错愕地看着脸上带着戏谑笑容的女孩,刹那间,一阵恍惚。

是啊……

自己是怎么上这辆车的……

这一刻,前面的记忆,突然模糊起来。

他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记忆不停闪烁。

“我……因为失恋,所以出来毕业旅行,散散心……”

他努力回想着。

“然后,我现在是在海城,沿着铁轨散步,拍照片……”

“我发现了一列二十年前报废的火车,野草都长进了车厢里,我走了进来,靠在椅子上,想要在这里过夜……明天回家……”

突然,整个世界安静下来。

他看着周围。

所有“人”,都在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脸上带着狰狞戏谑的笑。

“哎呀……他好像发现了。”一个声音在窃窃私语。

“轰”的一声。

顾渊的头皮炸开了。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书友59882131

    “原来我都没机会了”

    ·来自英国
    评论
  • 书友73657175

    问我怎么办,马上用亮甲

    ·来自江苏
    评论
  • 书友73554226

    拼命塞技能给顾渊,乘浑晶核不是能吸收对方发出的气机攻击化为自身元炁吗?与陈维苍第一次交手已提过了,详见2056-2057,前十天写过的东西,现在就忘记了,还写什么书,不觉得丢人吗?还有在鲛人族宝藏学的神识传音,作者也是忘了,否则很多时候都不用挤眉弄眼,摇头示意,反正作者每塞一项技术能顾渊就是之后用一两次就忘了,写几千章的小说不是有手就行。

    ·来自广东
    评论
  • 书友73554226

    红色线是错字或是无法理解的句子,绿色线是太上长老请太上长老吗?没划线的是比喻,逛商场这些小学生都懂的事,作者也可以在两个地都写一次,是否每一个情节都要打个比方,真是替那些付费读者……。还有什么高中生到初中生找存在感,建王拿把剑也要用劳斯莱斯的钥匙来比喻一番,水得太离谱,写不出来就真接无限期停止更新,幸好我一直在七猫有时间才看一下,否则真的是傻子。

    ·来自广东
    评论
  • 书友73554226

    这不是前言不对后语吗?在顾渊在拔山宗曹宗主决战时说池希真在乔长老二人联手才能对负曹宗主,现在又来个池希真己无限接近仙体境,比曹宗主强了不知多小倍,写得乱七八糟。还有2170章,池希真说想寻找进入仙体境路径,说顾渊也没说过,但在2135章时,池希真想请顾渊加入其仙宗时,顾渊己第一时间问池希真的仙宗有没有进入仙体境的途径,真不行就烂尾草草完结,都写的什么东西

    ·来自广东
    评论
  • 墨迹zsl

    白昼向各位问好

    ·来自北京
    评论
  • 小呆喵QK

    这样问确实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解释不清楚,因果吧...只能是自己做的孽,自己来承受,弱,是原罪...

    ·属地未知
    评论
  • 书友61072756

    酷酷卡可

    ·来自山西
    评论
  • 清心微澜75

    程序猿?

    ·来自安徽
    评论
  • 书友61687519

    ·来自河南
    评论
  • 大大啦大大

    这个团的人不是都死光了吗?

    ·来自山东
    评论
  • zty123321

    6。

    ·来自湖北
    评论
  • zty123321

    6

    ·来自湖北
    评论
  • 书友62137291

    有些小说写妖族通灵就算,不通灵就是野兽。有部小说我就看了几张,当时主角穿越成小草,然后大佬的童子用脚踩他,大佬很生气,如果是普通小草你踩,已通灵就不能这样做。我个人觉得我现实每天打鸟,有一天被鸟用石头从天空砸死也对。古时候打野猪吃天经地义,被野猪反杀只能怪命不好。我吃它对,它反杀我在它的角度它也是对的。这斩妖师说的一句话,他们存在是保护人,他就算当地斩杀我觉得也没毛病。职责所在。没有外人主角偷偷算了这事我也赞成。

    ·来自中国
    评论
  • 书友59882131

    好小子,那是灵气

    ·来自英国
    评论
  • 书友59882131

    太过分了

    ·来自英国
    评论
  • 书友60304092

    估计是个飞机✈

    ·来自浙江
    评论
  • 格非GF

    我焯!蒸!

    ·来自河北
    评论
  • lyg路过影子

    这不得拼到此世魔族尽灭也得灭主角。毕竟被灭掉还能复活,被主角献祭活都活不了啦

    ·来自北京
    评论
  • 书友59882131

    6

    ·来自英国
    评论
查看更多